大周小知县 第五章 挖坟

“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有看见。”“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有看见。”“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有看见。”“......”身穿破烂衣服的乞丐抱蹲缩在一个墙角,不停地往墙角的里边用力地挤,似乎是要挤进墙体中才能让他稍微安心上些许,嘴中不断地叨念着同一句话。神态与动作都无疑在证明着他看到过什么恐怖的东西,以至于到现在还没有缓过神来,仍然心胆俱裂!瞧见乞丐这般模样,李渝眉头忍不住锁了起来,这样根本不能问出什么东西来。于是,便转过头看向程登,吩咐道:“程登,让他清醒一些!”“是!大人!”程登恭敬地道,然后走向了乞丐,做为捕头,他自然有他一套的方法。......大约两刻钟过后,乞丐双眼之中虽然还有着浓浓的恐惧,但起码整个人已经回过了神来,不再叨念着‘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有看见’这一句话。“说!昨晚你到底看见了什么?都给本官一一道来!”李渝摆起了知县该有的架子与气势。听到‘昨晚’两个字,乞丐身躯下意识地一抖,那极为恐惧的画面又再次涌上了心头。在知县大人那威严的目光之下,乞丐断断续续地说出了昨晚自己看到的那极为恐怖的一幕。“那是一个很恐怖的人,不知道从哪里突然跳了出来,咬住了大狗的脖子,大狗根本毫无反抗之力,满脸的惊恐,张大着嘴巴想要求救,但却是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只能用双手不停地用力捶打着那人,那人却是纹丝不动,继续咬着大狗的脖子,直到大狗的身体不能再挣扎为止......”说到这儿的时候,乞丐害怕地咽下了一口口水,而他口中的大狗,正是昨晚那遇害的乞丐。李渝道:“是怎样一个很恐怖的人?”乞丐又是害怕地咽下了一口口水之后,这才接着道:“那个人长像很恐怖,甚至可以说不算是人,皮肤是灰败色的,满脸的狰狞,很是丑陋,有着四颗长长、尖尖的牙,下面两颗较为短一些,指甲也是很长,整个人看起来有些干瘪,动作似乎有些僵硬......”这不就是对僵尸的描述吗?李渝不禁陷入了沉思之中。这乞丐应该不存在说谎的可能。既然这真的是僵尸所为,那昨晚陈大铜的尸体为什么没有尸变?是这个世界的僵尸与僵尸片中所描述的僵尸有些许的不同,被咬之人并不会引起尸变?还是尸变的时间还没有到?亦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一旁的洛远清神色颇为凝重,原本他已经因知县大人昨晚的预估出现了偏差而彻底认定不是僵尸所为的,但是,现在看来知县大人之前的判断即便是有些偏差,但大体上还是正确的,八九不离十真的是僵尸所为!他虽然没有见过僵尸,对僵尸的习性也不是很了解,但僵尸的大体样子还是有听说过的,与眼前这个乞丐所描述的差不多……接下来,李渝又朝着乞丐问道:“既然你能看到大狗遇害的一幕,那么便意味着当时的你就在不远处,面对那恐怖的人,你昨晚为何却是能安然无恙?”乞丐道:“大人,昨晚,小人刚好躲在一个隐蔽的角落,那恐怖的人并没有发现小人。”“是吗?难道不是因为你与那个恐怖的人是同谋?或者说你才是杀害大狗的凶手,那恐怖的人根本是你编造出来的!”李渝甚是威严的目光紧紧地盯着乞丐的双眼,似乎能够直透人的内心深处。乞丐顿时惶恐无比:“大人,你要相信小人啊,小人说的句句都是实话!倘若有一句话假话,天打雷劈,不得好死!”见此,李渝不再理会乞丐,而是看向了程登,吩咐道:“程登,带他出县衙,另外赏他二两银子。”听到二两银子,乞丐的惶恐顿时变成狂喜了起来,连忙拜谢:“多谢大人!多谢大人!”这二两银子足够让他不饿好多天,甚至还能借此摆脱乞丐的身份!却说程登从户房中拿了二两银子并打发走了乞丐,站在县衙门口,正待想进县衙的时候,余光却是看到一个年轻人正在往县衙这边赶来,不由顿足了。这年轻人,叫做姚青,他是认识的,与他住在同一个区域上,虽然不是非常熟的那种,但也可以说算得上邻居了,当初其大婚的时候,他还去喝过喜酒。“姚青。”程登主动上前打上了招呼:“是有什么事情吗?”“程大哥!”姚青迎了上来,神色看起来颇有些气愤:“程大哥,我要报官!”程登问道:“为何要报官?”姚青很是气愤地道:“程大哥,有人挖了我老爹的坟!”“挖坟?”程登一怔,他记得姚青的老爹姚老头是在半个月前刚刚下葬的……“程大哥,是这样的,今天有人突然跑来来告诉我,说是我老爹的坟被别人挖了。于是,我就心急火焚地前去查看,发现我老爹的坟确实是被人挖了,而且我老爹的尸体也不翼而飞了……这要是让我知道是谁干这事情,我非得削了那王八蛋不可!”说到这儿的时候,姚青很是义愤填膺,恨不得把挖他老爹的坟的人给当场挫骨扬灰!程登皱着眉头思绪了片刻之后,问道:“你老爹或者说你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姚青道:“程大哥,你也知道我老爹是出了名的老好人,怎么会有得罪过人?而至于我,我保证也没有得罪过什么人!”闻言,程登更为困惑了,据他平时的了解,姚老头确实是个老好人,整天是一副和善的样子,按道理来说确实是不会做得出得罪他人的事情来。而姚青也在一定程度上继承了他老爹的性格,虽然不至于那么老好人,但也是踏踏实实之人,也不会轻易做出得罪他人的事情来。那么,问题来了,既然无冤无仇,谁又会做出挖坟这种非常缺德又不讨好的事情来?而且,不仅是挖了坟,还把人家的尸体给搬走了,这又是打着什么目的?要人家尸体又有什么用?程登苦思冥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于是,只能道:“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我保证一定会尽量帮你找出挖你爹坟的人来。”姚青知道程登是县衙的捕头,说话是有一定的分量的,便连忙感激道:“程大哥,真的万分的感谢,如果有什么消息的话,务必麻烦程大哥在第一时间告诉我。”程登自是点头,然后目送了姚青离去之后,这才走进了县衙。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