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小知县 第三章 不能现在烧吗?

李渝思绪了片刻之后,道:“据本官所知,僵尸一般是在夜晚才会出现的,所以,首先要把永阳县出现僵尸的告示贴出来,让百姓在夜间,不是必要的时候,尽量不要出门。”“大人,不妥。”县丞洛远清第一时间站出来反对:“这无疑会让全县的百姓陷入恐慌之中,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甚者,某些人可能会利用这事来做某些不轨的事情来。”李渝想了想,觉得洛远清说的确实好像是有些道理,自己似乎并没有考虑得很是周全。于是,李渝便问道:“那洛县丞有什么高见?”洛远清如此道:“告示还是要贴出去的,只不过把僵尸换成杀人狂即可,告示上大概就写永阳县出现了一位杀人狂,武功高强,喜欢在夜间里做案,所以,为了安全,夜里要尽量少出门......”李渝微微沉思之后,便点了一下头,然后对程登吩咐道:“等下你安排人做好这一件事情。”“是!大人”,程登拱手道。见状,洛远清这才颇为隐蔽地松了口气,除了怕会引起全县恐慌之外,其实还有一个小小的原因,他到底还是有些不太相信那真的是僵尸干的,心中有着些许的存疑。虽然知县大人说得煞有介事,但说不定是别的什么原因……李渝当然不知晓洛远清心中此时想的是什么,继续道:“接下来,我们必须要捉住这只僵尸,以免得它伤害更多的人。”“捉……捉,捉住?”在场的捕快都情不自禁地统一咽下了口水。“瞧你们这个怂样,要是让百姓看见了会怎么想?僵尸有什么好可怕的,不过只是一头会咬人的野兽罢了,最多就是会吸些人血,嗯......有可能还会刀枪不入......”吸人血......还刀枪不入,这难道还不可怕吗?看着知县大人那一脸正经、好像只是在说一件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事情的样子,在场的众捕快都有种想脱下鞋,然后用鞋底往知县大人脸上糊的冲动。不理会众捕快的神色,李渝接着往下说道:“本官方才已经说过了,僵尸一般都是晚上出没的,而我们又不知道那僵尸藏在何处,所以要想捉住僵尸,必然要在晚上行动,到时候我们可以把县衙里的捕快分为几组,每一组为四到五人,深夜在街上巡逻,一旦遇到僵尸就马上预警,然后其他组的捕快马上以最快的速度前去支援。”“哦,对了,每一位捕快身上记得都要带上糯米,要生的。”“大人,不知这糯米有什么用?”有捕快问道。“僵尸怕糯米,如果被僵尸咬到,可以把糯米敷在伤口上,这样可以有效防止尸毒在身体里扩散。”李渝简单阐明了一下糯米的作用,而后顿了一顿之后,看向洛远清,问道:“洛县丞,可有什么要补充的吗?”洛远清摇了摇头,道:“大人的安排已经很是妥当,下官没有什么好补充的。”于是,事情便就这般定了下来。看着在场捕快的神色,李渝补充了一句:“放心,到时候本官会与你们一道前去的。”此话一出,众人皆是一惊。“大人,万万不可”,洛远清连忙反对。“是啊!大人,万万不可!”程登也是连忙反对。李渝摆了摆手,用毋庸置疑的语气道:“本官已经决定,毋需多言!”见知县大人不像只是说说的样子,是真的打算要与他们一道直接面对那恐怖的僵尸,在场的捕快心中都忍不住一阵的澎湃,颇有一种愿意为知县大人赴汤蹈火、共赴生死的冲动。至于,之前因知县大人要他们去捉僵尸而可能会导致丧命的危险所产生的怨念早已经烟消云散了。“大人,那我们今晚就开始行动吗?”程登问道。“不!”李渝伸出左手,指尖指向了陈大铜的尸体:“今晚我们的目标是他!”洛远清:“???”程登、一众捕快:“???”只见,李渝如此解释道:“被僵尸咬死或者被僵尸咬伤了的人如果来不及处理的话,尸毒便会在身体中扩散,当扩散至全身之时,便是他成为僵尸之时……”听到这,众人只觉得有一股寒气从尾椎骨直蹿脑袋,按照这个意思,那这位叫做陈大铜的死者岂不是会变成僵尸?刹那之间,除了李渝之外的人看向躺在长木桌上的尸体都充满了警惕,捕快们更是把手按在佩刀上,把李渝与洛远清护在了身后。同时,也总算知晓了知县大人方才为什么不让死者的家属把死者的尸体给抬回家中。瞧见他们如同临大敌一般的样子,李渝拍了拍站在自己前面的程登的肩膀,不以为然地道:“不用这么紧张,尸变不会那么快,本官猜测尸变估计大概率会在今晚发生。”而后,转过头看向其中的一名捕快,道:“林海,等会带本官前往一下案发现场。”林海,那名第一发现死者尸体的捕快。于是,接下来,在林海的带路之下,李渝带领着两名捕快来到了东街的那一条小巷子。这条小巷子除了较为窄小与深之外,就没有什么其他的特点了。当然,李渝也没有在其中能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与此同时,在程登的带领之下,捕快把上面写着永阳县出现穷凶极恶的杀人狂的告示给贴了出来,引来永阳县百姓的围观与议论纷纷,然后以极快的速度一传十,十传百......于是,大多数人趁着天还没有黑,赶紧做完手头上的事情之后,便匆匆回家。......夜幕很快便降临了下来,很明显,永阳县较之以往要寂静上了许多。县衙。此时,原本摆放在验尸房的尸体已经被搬了出来,摆放在验尸房前面的一片空地,尸体的周围堆砌着有大量的木材,周围东西南北的柱梁上都插有一把火把,即便现在是晚上,倒也是照得通明。而,以李渝与洛远清为首的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摆放在木材中央的那具尸体上,一动不动。这怪异的一幕,倘若被其他不知情的人无意之中瞧见,恐怕会渗得发慌,心里起毛。“大人,我们为什么要这尸体给搬出来,并且还在旁边堆砌如此之多的木材?”最终,程登还是忍不住问道。李渝解释道:“等下那尸体发生尸变跳起来的时候,我们可以直接点燃木材,烧死它,如此,便可不费吹灰之力。”程登下意识地点了点头,然后想了想感觉好像那里有些不对劲,便又问道:“大人,那为什么一定要等到尸变的时候才烧?不能现在就烧吗?”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