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暗夜来袭

荣慧卿走过来,好奇地蹲在荣大爷身边,看着那个鲜血凝就的卦像符号,沉吟道:“坤上亘下,是第二十三卦——剥卦。卦辞有云,剥者,不利有攸往。爻位在六二,剥床以辨,蔑贞,凶。”抬起头看向荣老爷子,笑道:“爷爷,我说的对不对?”

荣老爷子心底更是一沉。鲜血滴在篾片上,还是“剥”卦,本来就是凶,又是自己儿子的血,这个凶,真是凶的不能再凶。——可是自己一家三口,早已经自断前尘,跟往事一笔勾销了。

在修真界,这样做,就跟普通人重新投胎做人一样。谁又会来追究你上辈子犯的事呢?哪怕是犯了弥天大罪,身死入黄泉,就连天也不会再追究。——应该不会是他们。

荣老爷子自失地一笑,再看那篾片上鲜血凝成的卦像,似乎又有不一样。

因为鲜血是液体,是流动的。长长短短的血迹也在不断顺着篾片往下淌,慢慢地,卦像似乎又变了。

荣慧卿看见爷爷的神色变了一变,又高深莫测起来,有些莫名其妙,再顺着爷爷的目光低头往篾片上看过去,发现那卦像果然又有变化。

“咦?现在居然变成乾卦?!——乾上乾下,元亨利贞!”荣慧卿惊喜地叫道。

屋里的三个大人心里骤然轻松起来。

乾卦,可是了不得的大吉之卦。卜之于凡人,那就是帝王之卦。

只不过他们四个人是世外畸零之人,乾卦对他们来说,也就是一种解脱罢了。让他们知道,虽然前途有艰难坎坷,但是一定会逢凶化吉、遇难呈祥。

荣大娘柔声道:“这下好了,爹可以放心了,相公也不用一直犯愁了。”

荣老爷子看了自己的儿子荣大爷一眼。

却见他憨厚朴实的脸上露出有些不好意思的微笑,伸手从旁边的桌上端起茶杯,递给他身边的荣大娘,“娘子,喝点水。”

荣老爷子翻了个白眼,站起身撑了个懒腰,道:“天不早了,大家睡了吧。看这天发黄的厉害,明天会下大雪。”

荣大爷应了一声,放下手里编着的竹篓,几步抢上前,帮荣老爷子掀开往内室去的帘子,笑着道:“爹早些歇着。我明儿早上去看看房顶的稻草是不是结实。如果真下了大雪,可不能像去年一样压塌了。”

荣老爷子嗯了一声,回身对屋里另一边一坐一蹲的荣大娘和荣慧卿道:“你们也早些歇着。有事明天再说吧。”

荣大娘起身福了一福。

荣慧卿却还是蹲在地上,看着那篾片上的卦像,喃喃地道:“爻位九二,见龙在田,利见大人。——有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要来了吗?”

荣老爷子咳嗽一声,“慧卿,别看了。血卦本来就不准。”

荣大爷窒了窒,想说什么,张了张嘴,却被荣老爷子的利眼看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荣慧卿“哦”了一声,也懒得再看,站起身抱着荣大娘的胳膊撒娇道:“娘,我困得很……”

荣大娘笑着揽了荣慧卿的肩膀,送她去她自己的屋子里歇着。

他们走了之后,这个血卦最后凝结起来,从乾卦,变成了坤卦。

坤者,元亨,利牝马之贞。君子有攸往,先迷后得主,利西南得朋,东北丧朋。本是吉卦。可是这一个坤卦,爻位在上六。

爻辞云:龙战于野,其血玄黄。

低矮的茅屋里面,昏黄的灯光突然跳了两跳,似乎有一阵风从大门底下的缝隙里吹了进来,那篾片上的血卦像,没过多久,就如同清晨的露珠被朝阳蒸发一样,悄没声息地从篾片上消失,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

夜已深,安静的村庄里,突然响起了几声狗吠,将村口几户人家都吵醒了。

他们这个落神坡,与世隔绝地厉害。就算到最近的府城永璋城,也要翻过七座大山,淌过七条小河,走上七天七夜,才能走到人烟稠密,富庶繁荣的府城。

这么晚了,怎么会有狗吠声?

屋里陆续亮起油灯,似乎有人起身,来到屋前,推开了屋门,往外面张头张脑地看了出去。

一个男人的声音埋怨道:“别看了,肯定是落神山上的那些野物跑下山了。最近也不知道犯什么邪,大大小小的野物们都疯了一样往山下跑。隔壁张家在山上设的那些捕兽夹,一天要换好几次,次次都是抓得各种肥的流油的山猪獾子……”嘀嘀咕咕地不肯从床上起来。

落神坡的房子低矮狭窄。

来到屋门口张望的女人听见男人的埋怨,嘻嘻一笑,就将门窗掩好,吹熄油灯,回到床上睡下,对她男人嗔道:“你要眼红,也去装几个捕兽夹。等开春了,咱们拿着皮毛到府城去卖,也能换几尺红布,给妞妞做嫁妆。”

男人“嗯”了一声。

村子里又安静下来。

黑暗中,一群骑着高头大马的黑衣人,像是从平地里突然冒出来一样,站在了村口前面的高地之上,居高临下地看着这个黑黢黢寂静的小山村。

当先一个披着玄色貂裘的黑衣男子,从玄色风帽中抬起头,映着莹白的月光,露出一张面如冠玉的绝色面庞,长眉入鬓,双眸细长,眼尾往上微微一翘,在浓密黑长的睫毛掩映之下,凭添几分杀气。

他伸出一只胳膊,指着村子里中间的一座小房子,淡淡地道:“就是那里,离三震二。”(注:八卦方位)

后面的黑衣人都明白那人说的是房屋的方位,有八个人翻身下马,对那男人躬身行礼,然后一言不发,就往那座小屋的方向飞奔过去。

那座小屋,正是荣慧卿他们的家。

那八个黑衣人来到小屋跟前,利落地翻墙进了院子。这种事,他们不知做过多少次,当然驾轻就熟。

那玄衣貂裘的男子骑在马上,静静地眺望着小屋的方向。

过了一刻钟的功夫,小屋那边还是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吵闹喧哗的声音,就连大门开启的声音都听不见。

那男子“咦”了一声,两只手突然从貂裘下面伸出来,十个手指交缠,做出三种手势,变幻莫测,口里念道:“临、兵、斗,诸神散去!”话音刚落,他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上突然燃起白光,就像烛光一样,在夜空闪耀。

虽然只有三字真言,但是已经包括了佛门秘传的不动明王印、大金刚轮印和外狮子印,刚猛无匹,正气凛然,可破一切邪祟。

后面的黑衣人看见前面男子手上的光芒,眼里都露出狂热的崇拜之色。似乎这样的光芒,他们也见过不是一次,可是每一次见到,他们都按捺不住心底的悸动跟崇拜。

那男子将燃起亮光的手指,在眼前缓缓拉过。就如开了天眼,散去凡人眼光中的世俗迷雾一样,他眼前的景象,立刻变得跟刚才不一样。

他看得清清楚楚,那小屋的上空,居然翻滚着黑色的云雾,将整座小屋罩得严严实实。黑色浓雾当中,不时有各种夜叉恶鬼的头像,在雾里飘来荡去,发出震耳欲聋的怒吼,似乎在警告任何一个胆敢进入这座小院的人。

而先前翻入院子里面的那八个黑衣人,正在迷雾之中拿刀砍来砍去,以为在跟那些在他们身边缠绕的恶鬼夜叉搏斗。可是他们不知道,他们的每一刀,都砍在了自己人身上……

那男子略微有些诧异,放下手指,默然半晌,轻笑一声,“居然这里还有九品的三转聚魂阵。——也罢,我就亲自走一遭吧。”说着,那男子一提缰绳,胯下乌骓马一声长嘶,向空中跃起,再一眨眼,就跟腾云驾雾一样,已经来到小院门前。

乌骓马的嘶叫,终于将安静的小山村再次唤醒。

村口的几只大黑狗已经夹着尾巴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

那男子微微皱眉,再出手,手指的光芒再起。这一次,不再是如同烛光一样弱小,而是如同阳光一样炙烈。

烈烈的白光往小院里面的浓雾冲过去。雾里的妖物见着白光,立刻如烟雾一样散去,再也无法凝结成形。白光过处,在浓雾里划出一条长长的通道。通道的尽头,就是小屋的大门。

屋里的荣家人在有黑衣人进院子的时候,就已经醒过来了。

本来他们也没有太当回事,就等着这些人杀累了,他们再把这些人扔出去。

可是等到那乌骓马的嘶叫声响起,然后一道白光划破院子里的浓雾,荣老爷子心神一震,立刻向对面荣大爷和荣大娘的屋里叫道:“和飞!让凤女带着慧卿去落神山躲避!——你跟我在这里挡着,有强敌!”

荣大爷名叫和飞,荣大娘娘家姓管,名凤女。

荣老爷子一向不称呼他们的姓名,只是“儿子”、“媳妇”地叫。

这一次居然叫起了名字,一定是很凶险。

荣大爷立刻应了,从床脚的柜子里抽出一个包袱,背在荣大娘身上,又在她面颊上亲了亲,道:“你带慧卿先走,我和爹随后就到。”

荣大娘哽咽着道:“我等你。”说着,就冲出屋子,来到荣慧卿的屋里。

荣慧卿到底是个八岁的孩子,外面闹得天翻地覆,她还在高卧。

荣大娘一阵心酸,连忙将荣慧卿叫醒,七手八脚地将毛皮大袄和风帽给她套上,拉着兀自不断打呵欠,闭着眼睛抓紧时间睡觉的女儿,匆忙从后门跌跌撞撞出去,往落神山的后山行去。

他们的院子建得巧。在一般人看来,后院对着落神山山脚,根本就无处可去。可是只有他们家的人才知道,那里用阵法隐藏了一条山间小道,可以随时从后门往外逃。

只是这条小道,需要有人在这里维持阵法。如果大家都逃,无人维持阵法,这条小路就暴露了。

前面那骑着乌骓马的男子,看见院子前面一个九品的三转聚魂阵,就已经是很出乎意料了,根本没有想到,这里的后院另有乾坤,还隐藏了另外一个更高深的阵法。

荣大娘拉着荣慧卿匆匆逃往落神山的后山。

荣慧卿被夜晚冰冷的山风终于吹得清醒过来,结结巴巴地问道:“娘,出什么事了?我爹呢?还有爷爷呢?”

**************************

开新坑了。求收藏,求推荐票,求点击。感谢浅笑轻纱、enigmayanxi、see_an、枫语-逐月、阿喵宝宝、木棉已开花、秦慕瑾、风萧萧兮夜漫漫投的评价票。O(∩_∩)O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