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捕快那些年 卷一 第5章 儿子偷爹不算贼

范小刀笑道:“虽然没有猜中,却也不远矣。再说,山贼又如何?在下向来光明磊落,平生没做伤天害理之事,圣人说,人只有职业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山贼也好,捕快也好,存在即合理,都有其意义。”赵行没想到范小刀承认的如此痛快,更没有料到他如此伶牙俐齿,于是重新审视眼前这位少年。赵行身为公门之人,常年与凶犯打交道,抓过的罪人将近百人,眼力劲不会太差,可这位少年眼神明亮,不似大奸大恶之人,身上也没有那股绿林特有的匪气,不由对他来了兴趣。“我叫赵行,六扇门青衣捕快。”范小刀斟了一杯酒,道:“在下范小刀,青州府黑风寨之人。”黑风寨?赵行满脸疑惑,自江湖新政以来,天下帮派,四大世家、六大门派,八帮十会,大小七十二洞,一千两百余帮派,但凡能叫得上名号的,都在六扇门备案,赵行也对这些人颇有研究,可他却从未听过黑风寨,莫非是最新刚成立的?赵行道:“范小刀,我记住你了。”范小刀道,“别,你还是忘了我为妙。”“在下入六扇门一年,一共抓了九十九人,既然你们来到京城,丑话说在前面,别做什么为非作歹之事,但愿你别成为我抓到的第一百人。”范小刀长身而起,道:“你没有机会的!”说罢,他匆忙离开这是非之地。这赵行看起来不简单,要是他真要找自己麻烦,别的不说,光是伪造路引,就足以将他抓入大牢。出了酒馆,李青牛心有余悸道,“那姓赵的眼睛真毒,他只看了我一眼,我就觉得心惊肉跳,仿佛之前做过的亏心事,全被他知道一般。”范小刀问,“你做过什么亏心事?”李青牛道,“给二当家下泻药啊,偷三当家的白菜啊,偷看孙三娘洗澡啊什么的。”“孙三娘都四十多岁,两百多斤,你可真下得去眼。”李青牛嘟囔,“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嘛!”发财大计落空,又受到赵行警告,下顿饭也没了着落。李青牛道:“小寨主,咱们换个目标?”范小刀道,“以后,别小寨主小寨主的乱叫,咱们才来几天,就被人识破身份。”“那该称呼什么?”“什么小范公子啊,范爷啊,范大侠啊都成,就别叫小寨主。”“好的,小寨主!”两人在街上寻找下个目标,这时,一名年轻人拦住他去路。“我看两位相貌不凡,可是江湖中的绿林好汉?”范小刀心中惊愕,怎得,一个赵行还不够,随便遇到一人,就能识破他们身份,我们脸上莫非写着山贼二字不成?他看来人肥头大耳,衣衫褴褛,脚步虚浮,一看就知是好吃懒做之辈,道:“不,我们是良民。”胖子道:“太好了,终于找到你们了。在下姓牛,名大富。”他神秘一笑,“想不想发财?”范小刀道:“做梦都想。不过看仁兄这位德行,别告诉我你有发财的路子。”牛大富大笑,“巧了,还真有。”范小刀来了兴致:“说来听听。”牛大富呵呵一笑,指了指城南的位置,低声道:“城东的黄财主听过没有?他可是京城首屈一指的大户,账房中金银无数,不如我们做上一笔没本儿的买卖,这样咱们不就有钱了?”“你说是去偷?”牛大富摇了摇头,“诶,这叫借,怎么能说是去偷?江湖人的事,能说偷嘛?”范小刀道:“像他们那种财主,家中护院高手那么多,要想去偷银子,怕是没那么简单吧?”牛大富道,“黄财主家一共有十八个护院,都是从江湖上请来的好汉,其中两位还是八卦门的高手。此外,家中有恶犬三只,两公一母,更要命的是,账房只有一个门,上着子母连环锁,一旦破门而入,会有机关敲响他卧房的铃铛,所以要想进去,不能硬来,只能智取。”“怎么智取?”“账房的钥匙,挂在黄财主脖子上,睡觉都不离身。他睡觉极死,我们可以趁他睡觉,跑到他卧房中将他迷晕,然后取下钥匙。”范小刀有些奇怪,“你怎么对黄家这么熟悉?”牛大富嘿嘿一笑,道:“黄有才是我爹。”此言一出,两人都睁大眼睛,上下打量着牛大富,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你真是他儿子?”“如假包换。”“那为何他姓黄,而你姓牛?”牛大富有些不耐烦,“别问,问就是不懂规矩。就问你们,这一票你们敢不敢干?”范小刀心说,你都不怕,我们怕什么,于是道:“马瘦毛长蹄子肥,儿子偷爹不算贼,既然你这么有诚意,我们就算再有困难,也不能辜负了你的一片孝心啊!”……幸福的家庭总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在外人看来,城东黄府的老爷黄有才,腰缠万贯,富可敌国,虽然没有官职在身,但却是京城响当当的人物,与城西孙半城,城北王百万、城南李富贵,并称京城四大富豪,令人羡慕得紧。可黄有才却一直开心不起来,除了家里住了一只河东狮牛夫人外,唯一的独子黄大富更是不让人省心的主儿。黄有才白手起家,用了二十年功夫,从一个挑货的贩子,到如今家中有七十多店铺,生意遍及杂货、酒楼,绸缎庄等七八种产业,累积了不少财富,但他出身寒门,祖上八代没有出过一名进士,在京城这种看身份名望的地方,无论有多少银子,始终融入不到更高一级的圈子,在那些清贵官员眼中,他不过是一个暴发户而已。本来指望凭借家中的财富,让儿子能够考中进士,光宗耀祖,可黄大富天生不是读书的料,除了闯祸惹事打架,就是喝酒斗狗逛青楼,京城富家子弟的不良风气,他一样不落。几个月前,黄有才花了几万两银子,在琼州府给他捐了一个县令的芝麻官,结果黄大富打死也不肯去,黄有才一怒之下断了他的经济来源,将他赶出家门,本想让他流落街头,尝尝人间疾苦,等他回心转意,可黄大富根本不买老子的账,径直跑到官府改成随母姓,改名城牛大富,气得黄有才火冒三丈。生气归生气,儿子该管还得管。今日是他五十大寿,他在京城关系极广,来往的宾客,有些江湖朋友,也有生意上的伙伴,而那混小子离家出走已经大半月,连人影也不见一个。管事黄书朗进来回事,“老爷,外面来了个年轻人,姓范,说是少爷的朋友,有要事见老爷。”不知哪里结交的狐朋狗友,黄有才道,“不见。”黄管家道:“他说有要事禀报。”这小子又是要搞哪一出?黄有才寻思片刻,“让他去客厅等我。”……范小刀头一次来到这种豪门大宅,在他印象中,黄老爷家财万贯,家中应是富丽堂皇才对,可一路走来,三进的院子虽大,看上去却十分陈旧,根本看不出有什么豪奢之处。来到客厅,范小刀看到一人坐在那里,立即扑倒在地,满脸悲恸道:“黄老爷,救命啊。”“什么事,说来听听。”范小刀道:“我是牛大富的朋友,昨晚我们两个银钩赌坊打牌,谁料手气差得很,输光了银子,还欠了赌坊一百两,如今他们把牛大富扣下,说要天黑之前要把银子送来,否则就要撕票!这是他的亲笔信。”说罢,范小刀递过来一张皱巴巴的纸,上面写着:“爹,我赌钱输了被人绑架,请将一百两银子给我兄弟,来解救我于冰火之中。”黄有才看了看,是儿子的笔迹,连问:“他们说怎么撕票?”范小刀一愣,道:“应该是用绳子把他勒死吧。”黄有才大惊失色,“那还了得?你等着!”转身向内屋走去。范小刀没想到事情竟然这么顺利,正在琢磨怎么分赃,可左等右等,不见黄有才出来,心说这黄财主心可真大,儿子都这么危险了,取个钱都磨磨唧唧。过了好半晌,黄有才出来,手中拿了一根绳子,递给少年,问:“这根够不够长?”“够了,够了!”范小刀道,转念一想,不对啊,我是来要银子的啊,你给我拿绳子干嘛?“黄老爷,这是什么意思?”黄有才冷笑一声,“什么意思?回去告诉那小子,想要钱,去官府把名字改回来,光明正大来跟我要,别整天搞些歪门邪道。还‘请将一百两银子给我兄弟’,那臭小子跟我说话,什么时候用过‘请’字?”糟糕,露馅了。真是细节决定成败啊。一计不成,范小刀又生一计,道:“还是黄老爷英明。我就说这法子不好使,牛大富非不听。不过,黄老爷,我倒是有个法子,能让他回心转意,跟着你姓。”“什么法子?”范小刀道:“既然他不肯改回姓黄,不如你也改成姓牛。”黄有才:“把他轰出去!”范小刀闻言,急道,“等等,我还没说完呢,老爷您改成了姓牛,依他的性子,自然跟您对着干,按大明户籍制度,他只能改回姓黄了,到时候,您神不知鬼不觉,再把姓改回来,不就完美了吗?”“来人!”三名身材魁梧的护院走了进来,范小刀一看他们要动粗,喊道:“慢着,我自己走!”这时,一中年夫人火急火燎的走了过来,还没进屋,就喊了起来,“我儿被人绑架了?”范小刀见夫人浑身珠光宝气,猜到应是黄夫人,于是点点头,看来还是当娘的心疼儿子,听到儿子被绑架,脸都绿了。黄夫人道:“老爷,你好狠的心啊,儿子被人绑架,你还有功夫在这里喝茶?”她一把夺过黄有才手中的茶杯,一饮而尽,范小刀:“大富现在在哪里?”“赌坊。”“要多少钱?”“一百两!”黄夫人对黄有才道:“拿一百两银子给我。”黄有才虽然抠门,但夫人有命,他不敢不听,于是去了账房,不片刻拿了一百两银子过来,交给黄夫人。范小刀正要伸手去接,黄夫人转身就要往外走,黄有才连问,“你这是去哪儿?”黄夫人道:“今天在跟赵姨娘家打牌,输光了,她们还在等着我呢,这一百两,我回去翻本儿!”(二更送到。)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