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捕快那些年 卷一 第4章 你是山贼吗?

这些年来,黑风寨、黑龙寨、黑虎寨共同霸占三龙山,各自占山为王。然而黑龙、黑虎两个山寨行事风格与黑风寨不同,他们做的是传统山贼业务,每日不是打家劫舍就是绑票要钱,为范小刀所不耻,越界之事时有发生,范小刀没少找他们麻烦。论名气,张龙、赵虎在山东道上要比黑风寨他们要大,而且两座山寨人多势重,可面对范小刀的黑风寨,他们没有任何脾气,没办法,这些人太能打了,尤其是那二当家翻云手杨青,这几年让他们吃了不少苦头。有一回,黑风寨的一头母猪跑到了黑龙寨,被兄弟们抓了起来,杨青铁青着脸,在他们山寨大打出手,最后,不但乖乖把母猪送回去,还把猪圈养得三头公猪送给黑风寨,美其名曰“入赘”,这件事在三龙山传得沸沸扬扬,弄得黑龙山很没有面子。本以为,他们要找范小刀麻烦。可张龙、赵虎二人却红光满面,来到范小刀面前,一拱手道,“范小寨主,咱们相处这些年,也算是乡里乡亲,听说你要去京城,我兄弟特意前来送行,山中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我们凑了五百文份儿钱,就当给小寨主路上买茶喝,一点心意,不成敬意,还请笑纳。”范小刀奇道:“咱们三寨多有龃龉,你们还要给我送钱,这又是哪门子道理。”张龙笑道:“这两年山寨生意不好做,黑龙寨、黑虎寨能撑到现在,得感激小寨主的不杀之恩啊。为此,还特意给小寨主准备了节目。”他一摆手,“兄弟们,操办起来!”身后几名喽啰,敲锣打鼓吹唢呐,欢送这座小瘟神的离开。范小刀笑道:“等兄弟我发达了,将来一定回来请大家喝酒!”张龙、赵虎连连摆手,“这可怎么担待的起,等小寨主发达了,请务必将我两兄弟忘掉!”范小刀哈哈大笑,大声道:“告辞!”说罢,与李青牛骑驴而别,踏上了前往京城之路。……范小刀离开三龙山,就如脱缰的野马,二十年来第一次出远门,一路上游山玩水,每到一处,都会打听当地的风景名胜,逗留上几日,从青州府到京城,原本一月的行程,硬生生走了将近两月。两人本来没带多少银两,李青牛不擅理财,范小刀花钱又大手大脚,抵达京城时,身上的钱财已花得所剩无几,好在他在山中习惯了,大鱼大肉也吃过,咸菜窝头也尝过,对生活倒不是十分计较。他们来京城,来寻找宋金刚以生命得来的那一枚极乐丹。可这里是京城,不是黑风寨,京城之大,远远超出了范小刀想象。衣食住行,行走坐卧,都需要花钱,抵达京城的第三日,他们花光了所有的盘缠,被客栈老板赶了出来,最基本的生计都成了问题。他们决定速战速决。六扇门原是顺天府查案机构,二十年前正邪之战后,朝廷忌惮于江湖势力,推行江湖改革新政,设立江湖司,将之纳入六扇门之下,而六扇门也归并到了刑部之下。费劲九牛二虎之力,两人终于在八大胡同的一个角落,找到了六扇门。两人却傻了眼。这座灰砖青瓦的衙门,占地足有百亩,比先前他们那一副地图上大了足足一倍有余。找路人一打听才知道,原来两年前,八大胡同发生大火,原先的衙门,在那场大火之中化为灰烬,如今的六扇门,在旧址基础上,又征用了周围的房屋,重新修建而成,也就是说,范小刀手中的那一副地图,完全派不上用途。范小刀是山贼,若是寻常处所,他们一不做二不休,抹黑闯进去,趁机寻那极乐丹。可这里是京城,一来人手不足,二来人生地不熟,六扇门又是专门缉盗的衙门,万一失手,恐怕就直接住进去了。李青牛道:“小寨主,您不是有限量版的夜行衣嘛,要不咱们晚上试试?”范小刀笑骂道:“张三麻子那家伙,弄这套夜光版夜行衣,若真穿出来,那跟在额头上写着我是山贼有什么分别?偌大一个衙门,总是有迹可循,得找个知情人,好好打探一下消息。”“要不,挖地道?”李青牛道,“只要能找到趁手的铁锹,以小寨主的盖世武功,不出三年五载,将整个六扇门地下全部挖通,要找到那宝贝,还是不手到擒来之事?”“那你做什么?”李青牛道:“我负责出谋划策,还有给你加油!”范小刀一巴掌拍在李青牛脑门上,“下次出主意之前,拜托先动一下脑子,你也不想想,咱们还有买铁锹的钱吗?”的确,如今两人身无分文,早上更因为拖欠房费,被客栈赶出了门,连三餐都成了问题。“看来,此事得从长计议。”李青牛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要不干脆你混进六扇门,然后见机行事!”范小刀瞪大眼睛,“咱们干的是可是山贼的买卖,如此高尚的职业,怎么能跟官府的人扯上关系?更何况,六扇门可是咱们死对头,要是一不小心身份败露,下半辈子,咱们吃牢饭了!”“京城这么大,咱们又是外来人,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范小刀想了想,混入六扇门,确实是个办法,但好歹也是官府,不是说进就能进的。更何况,如今朝廷的户籍制度极严,两人的路引都是找胡三刀伪造的,一旦深查下去,必然会露馅。如今六扇门重建,要想找到当年藏药之处,无异于`大海捞针,若没有个合适的身份做掩护,还真不好进行下一步。两人在六扇门门口闲逛,引起了官差的主意,“看什么看,这里是办案衙门,再看把你们抓进去!”看来,得先在京城住下。可问题是,他们早已花光身上最后一文钱,连三餐都没有了着落,两人一合计,得先搞些钱财来。李青牛道,“京城这么多大官土豪,我这就去打探消息,晚上咱们干一票!”范小刀道:“抢劫?”“好歹您也是寨主,这是京城,抢劫这种事,有失身份,我觉得绑架更适合咱们。要不,看看京城有没有没出嫁的小公主、小郡主的,绑一个来,索要赎金,女孩子注重名声,发生这种事,他们也不好声张,还不乖乖掏钱?”范小刀一脸诧异的盯着李青牛,“以前打劫之时,你向来有多远躲多远,怎得来了京城,胆子变大了?”李青牛郑重道:“生活所迫。临离开之时,二当家嘱咐我一定好好照顾你,匡扶你,我可是在老寨主牌位前立了誓的。”“你这哪里是匡扶我,你分明是诓我啊!还小公主,小郡主,亏你想得出来!”不过,转念一想,找几个横行霸市的公子哥儿,想办法堵在角落里,跟他借点银子花花,倒也不错。这时,一名青衫男子,腰挎长剑,从两人身前路过。范小刀见他相貌冷峻,衣衫华丽,一副拒人以千里之外的模样,与李青牛交换了个眼神,就是他了!两人尾随其后,青衫男子穿过两条街道,来到一家酒馆,找个靠窗位子,坐了下来。范小刀决定先跟他套套近乎,坐在了他对面。青衫男子眉毛一皱,不过却没有说话。老板娘看到男子,连走了过来,“赵捕头,今日得空,来我们这里吃饭了?”范小刀惊道:“捕头?”老板娘笑吟吟道,“这位可是当今京城六扇门两大神捕之一,赵行赵捕头,两年前,我们当家被冤枉进入大牢,是他亲手抓了凶手,帮我们洗脱罪名,是我们店里的恩人哩!”“跟他说这个作甚?”“赵捕头,还是老三样?”赵行点点头,不多时,老板娘上了三道菜,一盘醋鱼、东坡肉,炒笋尖,还赠送了一壶酒。赵行不慌不忙的吃着,他吃的很仔细,每一口都细嚼慢咽,范小刀尴尬的坐在对面,知道赵行捕快身份之后,他已放弃了打劫的念头,他此刻饥肠辘辘,于是问,“可不可以请我喝酒?”“可以!”范小又问:“可不可以请我吃饭?”“可以!”“可不可以借我一百两银子?”“可以!”范小刀心中一喜,如今这买卖这么好干了?只听赵行又道,“不过,你得先把这顿饭钱结了。”“为什么?”赵行道:“你找我要酒、要饭、借钱,我问你为什么了吗?”范小刀哑口无言。赵行饮了一杯酒,缓缓道:“听你口音,应该是青州府人士,你的鞋上有磨损,应是长途跋涉,最近刚到京城没多久,背上包裹中有一股蒙汗药的味道,是黄河以北的炒制方法,你跟同伙看到我的第一眼,是我腰间的钱囊,若没有猜错,你们应该是山贼,青州府共有六伙山贼,你们是哪一伙儿的?黑龙寨,还是黑虎寨?来京城做什么?”(有存稿期间,早八点,晚八点各一更。)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