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捕快那些年 卷一 第3章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不知是谁走漏风声,整个山寨,都知道范小刀即将远行的消息,除了范小刀本人。“小寨主,听说你要离开黑风寨,我刘老六这些年承蒙您和老寨主恩惠,也没什么好报答的,这一百斤蒙汗药,是我珍藏了二十多年的极品,一斤顶五斤,您留着在路上慢慢用。”“行了,刘老六,先不说二十年的药能不能过期,小寨主半年也吃不完啊。”张三麻子揶揄道,“一看你就没诚意,小寨主,您瞧瞧这个,当下最流行的打劫五件套,我托了费了好些功夫为您特意定制的,行走江湖得有门手艺傍身,才能不饿肚子。”范小刀奇道:“打劫五件套?”他打量着桌子上的物件,迷药、夜行衣、开锁针、飞天爪,这也就罢了,还有个跌打损伤虎骨酒,又是什么鬼?张三麻子解释道,“闯江湖嘛,马有失蹄,人有失足,要是打劫失败,免不得挨上顿打,这跌打酒就派上用场了!您再看看这套夜行衣!”张三麻子拿起夜行衣,“这可是上等绸缎,您看这针脚、这手工,再看看这一行字,‘黑风寨范小刀专用’,特意请江南名家唐伯猫所写,还是夜光的,一到晚上,方圆百丈之内,瞧得真真的!”范小刀无语。一大早,觉还没睡够,就被山寨兄弟吵醒,嚷嚷要给他送行,他奇怪道:“我在山寨待得好好的,有山有水、有酒有肉,还跟各位兄弟朝夕相处,准备跟兄弟伙一起把黑风寨发扬光大,我舍不得你们啊。”众人一听,面露不舍之色:“我们也舍不得你啊!”“所以,我为什么要去离开这里?”“三当家说你要去京城!”“放心,我绝对不会离开你们的!”众人闻言,纷纷将送来的东西取回去。“忽然想起来,这蒙汗药时间有点久,我先拿回去验证一下药效,是我太鲁莽了。”“对了,我准备把打劫五件套升级为七件套,等我升级完了再送给你!”众人一哄而散。范小刀有些摸不着头脑,谣言,赤裸裸的谣言,以火狮子雷烈的性格,他绝不会如此行事,能想到这主意的,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二当家杨青,他来到三星洞找杨青,开口便问,“怎得山寨兄弟们都在传我要离开黑风寨的流言?”杨青正在跟胡三刀聊天,看到范小刀进来,笑着道:“小刀啊,以你的武功和才智,皆是不凡之资,好男儿志在四方,是时候去外面闯荡一番了。”“我觉得在山寨挺不错的。”“这不是我的意思,而是老寨主的遗愿。”“义父?”杨青点头,“不错,还记得两年前老寨主临终前两个月,曾出过一趟远门嘛?”范小刀当然记得,临走之前,宋金刚气色不错,可是当回来之后,就一病不起,不到半年就病逝了,范小刀始终觉得他是遇到了什么事儿,可自始至终,宋金刚三缄其口。杨青道:“还不是为了你害头疼的毛病,当时你每月服用的药不多了,他去京城想要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谁料却遇到了一个仇家,结果被人算计,中了天绝散之毒,当时你还年轻,怕你一时冲动,老寨主不让我们将事情真相告诉你。如今你将二十,我跟你三叔、四叔商议了下,是时候让你知道真相了。”范小刀一直敬重对自己有养育之恩的宋金刚,听说他是为仇家暗算,顿时义愤填膺,“仇家是谁?”杨青摇头表示不知,“不过,老寨主临终之前,给你留了一封信。”说罢,他回到内屋,取出一个金丝楠木匣,递给范小刀手中,匣子做工精美,雕龙画凤,一看便知不是凡家之物。木匣之内,有一封书信,还有一把形状怪异的钥匙。看到“吾儿小刀亲启”字样,想起十几年宋金刚对范小刀的教导,范小刀忍不住有些伤感,他打开信封,取出书信,信中没有只言片语,只有一张地图。地图之上,有两个地方被标注出来。其中一处,是太平道观,也就是人们口中的天师府。如今陛下笃信黄老之术,自二十年前,他差点被几名宫女勒死之后,便搬到了西苑居住,一心修道炼丹,不问朝政,更是将先前的太平道观封为天师府,除了帮他与上天交流外,还替他炼制长生不老药。另一处,则在太平道观之外百余丈外,应该是一处衙门。这勾起了范小刀的兴趣,他问:“这是什么?莫非是义父留下的藏宝图?”杨青道:“小刀,你自打出生,便被人投毒,每月都会害头疼病,靠得的那些丹药,都是来自京城的太平道观。三年前,太平道观来信,说配制了一枚极乐丹,可以彻底根除你体内之毒,老寨主最后一次去京城取药之时,遭到极厉害的仇家埋伏,他怕遭遇不测,将极乐丹藏在了六扇门的暗道之中。你这次去京城,就是要取回那一枚极乐丹。”六扇门?范小刀知道,宋金刚曾担任过六扇门总捕头,他疑惑道:“当年义父武功那么高,为什么不开宗立派,当个掌门什么的,偏偏要加入六扇门?”杨青露出一脸钦佩之色,似乎陷入回忆之中。他缓缓道:“确实,以老寨主的武功加上他的人品和才智,足以成为天下大宗师。或者做个游侠儿,一人一剑,横行天下,快意恩仇,岂不快哉?起初他加入六扇门时,我也不解,本以为他是贪图权势,可他偏偏不是趋势赴利之人。直到后来,他说过一句话,常在公门内,必定好修行。他加入六扇门,是为了帮助更多人。”“让宵小之辈有所震慑,让权贵之人有所忌惮,为沉冤者得雪,为弱小者仗剑,为天下开太平!”杨青又道,“以前,他喜欢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但行好事,莫问前程。”范小刀喃喃道:“但行好事,莫问前程。”这八个字,曾也挂在宋金刚书房之中,以前他经常站在这八个字面前发呆。于是追问,“后来为何又落草黑风寨?”杨青看了一眼范小刀,没有回答。宋金刚一生追求的正义,坚守的信仰,都在二十年前的一个雨夜崩塌,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范小刀。杨青清楚地记得,当年正邪之战才过去没多久,宋金刚重伤还未痊愈。在一个雨夜,宋金刚怀中抱着襁褓中的范小刀,摘下了总捕头的官帽,扔了总捕头的腰牌,手中一把钢刀,一路从皇宫杀到太平道观,又从太平道观杀到广安门,一百余名江湖高手,一千多官军追杀他,却被他杀了个尸横遍野,护城河水都染成了红色,整条街上都是鲜血,数月未曾洗去。此事震惊朝野,是轰动江湖的大事。这件事很快就被朝廷压制下去,皇帝下令严禁任何人讨论此事。此事的缘由,虽没有正式说法,但当做野史逸闻,在江湖之中口口相传,早已流传开来。朝廷表面上虽冷处理,这些年来私下里也从未断绝过对这件事的追查,甚至发出悬赏,提供宋金刚线索者,赏金千两,扑杀宋金刚者,封平安侯。然而,二十年过去,宋金刚仿佛从人间蒸发一般,人们都猜测,他已经远遁海外,谁也没料到,堂堂当年大宗师级的人物,竟会在青州府的三龙山上,当起了山贼。如今宋金刚已死,仇人却逍遥法外,范小刀要追查到底,而一切的线索,都在京城。更何况,能治他头疼病的丹药,只剩下三十来粒,不到三年的用量,而宋金刚曾提过,这丹药是他京城的一位朋友所配。他对杨青道,“我决定了,要去京城!”杨青面露喜色,却不动声色劝道,“小寨主,如今山寨刚走上正途,老寨主的事,可以等两年再说,况且,山寨还需要你。”“要不,我不走了?”杨青连又道,“别别,京城更需要你!你什么时候出发?”范小刀是急性子,说走就走,“明天!”杨青转身又回到内屋,取来了一把刀,递给范小刀,“这是老寨主生前留给你的,既然你要出门,带着他防身。”宋金刚的刀,只是寻常六扇门的佩刀,刀身上有一个缺口。当年正邪之战,他用这把刀重创魔教教主一枝花,逼得他远遁海外,而自己胸口也中了一枝花一拳。当时宋金刚已是九品高手,寻常伤势根本奈何不了他,可一枝花身负魔功,那一拳非同小可,伤及了宋金刚的肺经,所以这些年来一到天气变凉,宋金刚就咳嗽不止。而他在不到五十岁年纪英年早逝,也跟那一拳有关。宋金刚很爱惜这把刀,平日悬在书房之内,九岁时范小刀曾偷来玩耍,被宋金刚痛骂一顿,自此便将刀收起,范小刀再也没见过那把刀。如今,再见这把刀,宋金刚却已逝去,让范小刀更是唏嘘不已。待范小刀离去,胡三刀悠悠问,“二哥,老寨主当年叮嘱,让小刀这辈子做个快乐的山贼,平平安安了此一生,如今把小刀骗去京城,这样做好嘛?”杨青却道:“当年那件事,你甘心吗?”胡三刀沉默。若没有那件事,他们此刻说不得早已荣华富贵加身,就像如今的大将军薛应雄,当年连给他们提鞋的资格都没有,而一切,都因为宋金刚的“义举”,如今,范小刀去了京城,以他的身份和能力,说不得将京城的天捅破个窟窿来!这时,刘大壮来到二人身前,“两位当家,酒席已经摆好,兄弟们等着回去庆祝呢!”……范小刀要离开黑风寨!与他同去的,还有他自小到大的家仆兼玩伴李青牛。李青牛是孤儿,当年青州府闹瘟疫,被人遗弃在三龙山下,后来被山寨收养,与范小刀从小玩到大,而且被翻云手杨青收为徒弟,一身武功虽然不弱,但脑子似乎不太灵光。整个山寨都陷入一片节日的气氛,杨青命人杀猪宰羊,为范小刀践行,众人依依不舍,将二人送到了神仙渡。临行前,胡三刀递给他一包十五两的银子,叮嘱道,“行走江湖,爱财但不贪财,这十五两银子,省着点花,应该撑得到京城!”李青牛道:“三当家放心,我们有打劫七件套,有我在,小寨主总不会挨饿的。”两人两头驴,在众目睽睽之下,过了神仙渡,离开黑风寨。才行了不多远,就听得身后马蹄声起,有两队人马,追了上来,范小刀一看领头之人,竟是三龙山的另外两座山头的首领,黑龙寨张龙,黑虎寨赵虎,这两个山寨向来跟他们不对付,平日里业务上也多有冲突,如今得知两人离开,莫非是要找茬?范小刀握紧了手中的长刀。(第三更送到,求收藏,求推荐。)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