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捕快那些年 卷一 第2章 您好,打劫

神仙渡。范小刀率领山寨二十余名兄弟,在一块大石后面埋伏了三个时辰。从探风的兄弟那里得知,有一名姓秦的京官路回青州府老家,今日将抵达神仙渡,带着五名仆人,拉着的货物足足有十马车,更托大的是,他们没有请保镖达官护送,这岂不正是他们的最佳目标?老寨主宋金刚讲过,天下官场一般黑。这些当官的,读着四书五经,满口仁义道德,但敛财的手段,层次不穷,黑风寨这种业务单一的山寨,跟他们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所以抢劫他们,黑风寨没有任何心理负担。范小刀有条不紊的安排着,“一定要瞅准时机。等他们马车全部上桥再动手。记住,我先从河对面,露一手绝世轻功,施展水上漂,拦在他们面前,然后你们一拥而上,将他们后路堵死,来一个瓮中捉鳖。然后,跟他们谈判,要钱。”刘大壮问,“寨主,这里是荒郊野外,为何不直接上去将他们砍了,然后把财货拉回山寨?”刘大壮是最近新投靠黑风寨的兄弟,有两膀子蛮力,长得如凶神恶煞一般,范小刀正是看中他的样貌,才将他纳入这次行动之中。不过,他初来乍到,对山寨文化还缺乏一定理解。李青牛提醒道:“杀人犯法。”刘大壮脸色铁青,“抢劫就不犯法了?”范小刀道:“咱们是义贼,只谋财,不害命。”李青牛连连附和道:“对,只谋财,不害命。”李青牛比范小刀小两岁,自幼与范小刀一起长大,知道范小刀心中所想,一个马屁送上,“小寨主智谋无双,算无遗策,武功盖世,真乃常山赵云龙再世!”范小刀:“赵云龙?”“就是三国里汜水关外,温酒斩华佗那个!”范小刀笑骂道,“青牛,我知你喜欢读书,但以后买书,记得去找个正规点的书铺。再说,咱们是山贼,要学就学梁山好汉,比如九纹龙柴进!”说罢,他将衣服一掀,露出了纹身,“左青龙,右白虎,老牛腰间挂,你说那个当官的,看到这个,还不吓得半死,乖乖把钱奉上?”李青牛一头雾水,“小寨主,你什么时候弄了这个?”范小刀嘿嘿笑道,“为了今天的行动,特意找到杜三娘,帮忙画上去的。”等安排差不多,范小刀道:“记住,我们的口号是……”李青牛喊道:“没有蛀牙!”砰!范小刀一脚将他踹出两丈多外。“微笑式打劫,一站式服务!”探子来报,车队进入黑风寨势力范围,范小刀吩咐道:“照计划行事!”一切妥当,范小刀独自一人向河对岸走过去。当然,没有用水上漂的功夫,他也没这个本事。所谓水上漂,不过是在河道里作了手脚,埋下了几根木桩,在不明所以的人看来,就如当年达摩一苇渡江那般,奉若神迹,范小刀也是练了无数次,才掌握了这门“绝学”。每次出场,都会露上这么一手,足以震慑对方。不多时,十余辆马车来到神仙渡,车上插着“秦府”字样,正是当今工部侍郎秦书义的车队。按照计划,等尾车上桥,范小刀将施展“绝世轻功”闪亮登场,然后李青牛等人再堵住他们退路,可还没等他准备好,就听河对岸一阵喧哗,李青牛率众兄弟挥舞着兵刃,乌压压冲了出来。挺会抢戏啊!不按套路出牌啊!范小刀心中来气,不过也无可奈何,他决定按兵不动。秦府众人看到有山贼来袭,倒也不慌乱,车队上的马夫,甚至连车也没有下来,负责出面打交道的是一位三十来岁的管事,拱手对李青牛道,“不知各位英雄是哪个山头的好汉?”刘大壮抢着喝道,“呔,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李青牛道:“小寨主不让喊这一套了。”刘大壮挠头,“这是千百年来山贼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简单顺口,不喊这个,那喊什么?”李青牛一挥手,二十多人齐声道:“您好,打劫!”秦管事好歹是见过世面的,当年老爷在京城可是礼部侍郎,宰相门前五品官,又怎会被几个山贼吓到,他问,“你们中打头的,请借一步说话!”李青牛一愣,忘了这次行动是小寨主指挥,他一拍脑门,“糟糕,坏事!”他冲河对面喊,“有请范小寨主!”我们的范小寨主终于抓住机会,一声长啸,只见他腾空而起,双脚如蜻蜓点水,凌波微步,踏波而来,眼见就到众人面前,待最后一根暗桩时,脚下一步踏空,噗通一声,掉落河中。“快点救人!”李青牛见状,连吩咐众兄弟将范小刀从河里捞了上来。真是出师不利,范小刀一边嘀咕,一边又不失礼貌的对秦府众人道,“您好,打劫!”秦管事没有理他,追问,“为什么不走桥?”范小刀心说本寨主的出场搞砸了,你还在这里说风凉话,这是走桥的事儿吗?关键是刚才究竟是谁算计了他?范小刀大刀一挥,“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刘大壮低声问,“不是说不让说这一套了吗?”李青牛道:“估计是刚才掉河里,脑子进了水。”秦管事哈哈一笑,“小兄弟,年纪轻轻做什么不好,偏要学人当强盗,真是可惜了一副皮囊。”范小刀却道,“当强盗有什么不好,难道跟你们一样当个贪官,鱼肉乡里?废话不说,既然从黑风寨山头路过,这十车货物,留下三成,可放你们一条生路!”“若是不给呢?”范小刀将上衣一扯,露出那青龙白虎纹身,“那自然是一刀一个,送你们上路了。”只是,他那纹身本来就是画上去的,刚才落水一泡,早已模糊难以辨认,胸口黑乎乎一片。秦管事揶揄道:“小兄弟,几天没洗澡了?”范小刀装逼失败,一脸尴尬,眼见谈判不成,仗着人多,对众人道:“兄弟们,抄家伙!”马车内传来一苍老的声音:“三车够吗?”“怎得,有人还嫌少?”“不,我怕是你嫌命长了。”车帘打开。一名老者从车上走下,老者五十余岁,相貌清癯,他打量着范小刀众人,笑着道:“秦大人向来廉洁,罢官之后离京时,身无资财,老夫看不过去,便租了十辆马车,陪他归乡,一路下来已装满了七辆。”老者指着几辆马车道,“这一车,是保定府双刀帮马帮主送的,这一车,是德州狮子林孔老大送的……”他一口气介绍了七辆车,听得范小刀暗自震惊,每辆车上的财货,都是河北道、山东道有名的帮会“相赠”,看来这老头儿身份来路不小啊。老者又道:“如今尚有三辆车空着,看来得麻烦贵帮了,有钱出钱,没钱装辆车土特产,别让秦大人空手而归就成。”李青牛一听不对啊,他道:“我们是强盗,又不是开善堂,凭什么给你东西?”老者冷笑,“你们是强盗,老夫就是强盗祖宗!”说话间,只见他气势暴涨,两步来到众人面前,露出一副不怒自威的气势,对众人道:“你好,打劫!”李青牛道:“若是不给呢?”老者道:“那自然是手底下见真章了!”李青牛推了推范小刀,“小寨主,给这老家伙点颜色看看,让他知道一下咱们黑风寨……”还未等他说完,只见老者双拳连出,手下无一合之敌,黑风寨众兄弟纷纷被打落水中,片刻功夫,只剩下范小刀和李青牛还站在桥上,李青牛愕然问,“你是何人?”老者傲然道:“老夫姓赵,名无敌!”赵无敌?马踏黄河两岸,拳打三府六州,神拳太保赵无敌,在江湖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更是黑道之中的领袖人物,更是被黄河南北三十六路山寨、水寨推为总瓢把子,绿林道上无论哪个门派,见了都会给他面子。黑风寨在江湖上虽然不起眼,但众人却听过赵无敌的大名。难怪他称自己为强盗祖宗。众人都傻了眼,打劫竟劫到了同行!李青牛问范小刀,“小寨主,你可学会游泳?”范小刀摇摇头。李青牛道:“那我先行一步了。”说罢,纵身一跃,跳入河中,从河道中遁去。范小刀暗骂李青牛不讲义气,他虽自负学过武功,但面对大名鼎鼎的赵无敌,范小刀依心里也没底,本来想要打劫一个贪官,缓解一下山寨的财政危机,谁料这次碰了硬钉子。他想要逃跑,可如今桥上都是赵无敌的人,于是嘿嘿一声,“误会,误会哈!”转身就要离开,谁料赵无敌却没有给他机会,拦在了他面前,范小刀道,“你还想怎得?”赵无敌笑道:“既然来一趟,又岂能空手而归?”范小刀道,“我们山寨已经好几个月揭不开锅了,哪里有银子?”“没有银子,弄点土特产也是可以的。”范小刀道:“这穷山僻壤的,哪里有什么土特产,不过,三龙山的土倒是不错,养花种菜,用过都说好!要不给您装几车?”“这也没有,那也没有,要不这样,你若能挨上我三拳,老夫或许可放你一马。”范小刀纳闷道,“我无缘无故,为何要好端端的挨你三拳?我们虽然打劫你,但不未遂嘛,俗话说,买卖不成仁义在,动不动就拔刀子不是我们黑风寨的行事风格,咱们后会有期!”正要溜走,却听赵无敌冷笑一声,“那可由不得你了。”欺身上前,一拳向范小刀胸口轰出。范小刀常年跟宋金刚习武,又有翻云手杨青、火狮子雷烈等人给他喂招,虽然没在江湖上闯出名号,但本事却是有的,更何况少年气盛,早就听过赵无敌之名,正是血气方刚少年时,见赵无敌来势汹汹,不退反进,将三道内力灌注拳上,迎了上去。正是宋金刚当年独步天下的金刚拳!这套拳法招式霸道,大开大合,然而其精髓却是独门内劲,每一拳都有三种内力,一拳破体,二拳破气,三拳破神,令对手防不胜防。修炼金刚拳,共有三重境界,第一重境界,以拳头碎石,练蛮力,是为破体;第二重境,以鸡蛋放在石上,挥拳击蛋,要石碎而蛋不破,练巧力,是为破气;第三重境,则是以拳隔空击生猪,要求外无伤痕淤青,却将其内脏震碎,是为破神。赵无敌号称神拳无敌,这些年来纵横黄河南北,见范小刀如此拖大,心存轻视之意,暗道:“找死!”轰,轰,轰!三道真气,破掉他护体真气,径直钻入他体内。赵无敌胸口一震,连连后退,饶是他内力深厚,范小刀这一拳依旧让他有些吃不消。他本是学拳之人,当年宋金刚威震天下,虽没有跟他交手,但却知道这种运劲的方式。他心中大惊,呼道:“宋金刚是你什么人?”宋金刚传授范小刀武功之时,曾叮嘱他无论如何,也绝不透漏他的身份,否则将会有杀身之祸,谁料才出了一拳,竟被赵无敌识破,他道,“什么宋金刚,宋银刚,没听过。怎得,还有两拳,要不要再打了?”赵无敌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心中盘算许久,冷哼道:“今日算你走运。秦管事,今日遇到硬茬子,咱们走!”秦管事道,“那这些货?”“不要了,又不值钱,回头我跟秦大人交差便是!”说罢,竟把马车扔下,与众人一起离开。范小刀看了一眼马车,冲在远处岸上看热闹的山寨兄弟道,“愣着干嘛?还不搬东西?”李青牛屁颠屁颠跑了过来,竖起大拇指,“小寨主神武!”“刚才溜的时候,比谁都快!”清点货物,十辆马车上,装得都是一些不值钱的货物,一车章丘大葱、一车潍坊萝卜,两车白菜,还有一车棉花,本以为以赵无敌的面子,怎么也得发上一笔横财,谁料都是一些不值钱的东西,想到这些都是其他道上的同行馈赠。好在,赵无敌等人离开时,虽将马带走,也留下了十辆马车,能兑个几十两银子。范小刀不由感慨,“现在同行也不好干啊!”李青牛倒是知足,“够山寨兄弟吃上十天半月了。”……离开三龙山,赵无敌与秦府管事匆匆告辞,径直踏上京城之路。他本是绿林领袖,做到他这种级别,要想更进一步,只有与官场勾结,就如春风夜雨楼李觉非那般,在朝中找到靠山,所以才主动出头,与秦侍郎攀上关系,谁料却在范小刀手中栽了跟头。不过,他号称神拳太保,从范小刀那一拳中,认出了宋金刚独一无二的拳法。想起当年京城中的那一件大案,至今仍悬而未决,而那案子的关键之人宋金刚,极有可能隐匿在青州府三龙山之中。一个天大的机会,掉在了他面前。——PS:各位读者老爷们,三观新书终于发布了,好想念大家啊,这次给各位带来是一个江湖探案类的故事。幼苗成长中,各位老爷们手中有票给留几张,帮我冲下新书榜。另外,这本书原本叫《无敌范小刀》,还有几个版本的开头,在公众号“三观犹在”能翻阅。新书期间,三观吐血保证,日根六千,坐等打脸,对,有存稿就可以为所欲为!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