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捕快那些年 卷一 第1章 小魔头

青州府,三龙山。最近黑风寨一群好汉们苦不堪言。自从两年前,老寨主宋金刚去世之后,黑风寨寨主的位子落到了他的义子范小刀手中。本以为,没了老寨主的约束,这些曾横行江湖的一群盗寇们可以展开拳脚大干一场,可范小寨主却也不是省油的灯,非要顺应时代潮流,搞什么山寨改革,二次创业,推进新旧动能转换,进行业务转型。先是砍掉了原先利润最高的杀人越货和绑票的买卖,又弄出来个三抢三不抢的规矩,更要命地是,最近又琢磨出来个“微笑式打劫”服务,要求打劫时,要使用敬语,露出两排八颗牙齿,弄得一群五大三粗的江湖莽汉怨声载道。他们偏偏又拿范小刀没有任何办法。一来老寨主虽然没了,但在山寨之中威望很高;二来范小刀武功也得了老寨主一身真传,又是他们从小看大,既“打”不过,又舍不得打。两年折腾下来,原本两百多人的山头,走得走,散得散,弄得只有五六十人。几个当家和山寨内一众兄弟觉得不是办法,趁范小刀不在,选了几个代表,找了个没人的山洞,秘密议事。“咱们要是任凭范小魔头这么搞下去,咱们黑风寨迟早要关门!”三当家火狮子雷烈脾气暴躁,性格直爽,他开门见山的话语,顿时引起了众人的附和声。四当家金算盘胡三刀也道:“我算是受够了。我们是强盗,搞个打劫,还得先说您好,再这么下去,干脆青州府给我们颁发良好府民了!现在,遇到黑龙寨、黑虎寨两个寨子的同行,兄弟们头都抬不起来。”一个脸上有淤青的汉子道:“要命地是,范小寨主还动不动就易容,故意假装游客从咱们山头路过,搞什么凯劈哎摸底检查,你看到我脸没有,就是因为没用敬语,被他揍的!”“这算什么?前不久,他还逼我把存了十几年的两百多两银子借走,说要修桥铺路,奶奶的,干强盗干到这份上,听着都憋屈!这是人干的事儿吗?这是强盗该干的事儿吗?”“我们黑风寨,简直成了强盗界的耻辱!长此以往,寨将不寨啊!”雷烈道,“二当家,您说两句,当年老子怎么也算一方枭雄,加入黑风寨,可全看在您的面子上!”二当家翻云手杨青留着山羊胡子,平时沉默寡言,烟袋不离手,他吧嗒了一口旱烟,看到义愤填膺的众兄弟,问,“看你们怨气这么大,到底想怎样?”杨青是老寨主宋金刚的心腹,当年跟随老寨主打天下,打心底比较疼爱范小刀,可范小刀当了寨主这段时间,做得有些太过分了。“您是他二叔,有些话,我们开口不方便,请二当家能劝劝小魔头,咱也一把年纪了,靠抢劫虽然不指望大富大贵,但好歹也有个奔头吧!”杨青皱了皱眉,“要不,宰了他?”众人闻言,连连摆手,“这种话,在心里想想就成,可千万别说出来,要是传到小魔头耳中,又指不定搞出什么名堂来修理我们!”“那还有什么办法?”胡三刀道:“算起来,下月就是小魔头二十岁生日了。当年,神算子不是说过,小魔头命不好,活不过二十岁嘛?要不,咱们再忍忍,坚持一个月?虽然,我一直觉得神算子是个骗子,但这次我却无比希望他算得准一点。”雷烈听闻这话,一愣,“我怎不知道此事?”胡三刀说:“听老寨主说过,他好像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病,每月十五,就会害头疼病,全靠老寨主留给他的丹药来维系,有一次我摔伤了脚,他去山中帮我采药,耽搁了时辰,没有按时吃药,结果病情发作,在山洞里痛得死去活来,吓得连野狼都不敢靠近!要不是我及时赶到,怕是他要交待在那里了。”“既然你这么恨他,为何还要救他?”胡三刀道:“我虽然不喜欢他,但却不想他因为我而死!再说了,上次雷烈你去官府盗取官银,失手被擒,不也是小魔头去保的你吗?”众人又开始念及范小刀的好来。有话说话,范小刀在领导山寨建设上虽然备受诟病,但对山寨的兄弟们那可是没有话说,也不知谁开的头,原本对范小刀的批斗加吐槽大会,变成了感恩大会,然而一想起神算子当年的断言,众人又沉默起来。“你们说,神算子的话,当不当得准?”胡三刀道:“神算子号称铁口金断,轻易不开口,当初任凭老寨主如何求情,神算子始终不肯给小刀算命,后来老寨主破例许给他一根金针,他才答应下来。”众人一听,“什么?金针?”金针之誓。江湖上最值钱的是什么?不是春风夜雨楼的飞花令,飞花令也有食言的时候。也不是皇帝手中的丹书铁券免死金牌,事实上,拿到免死金牌的家族,自古以来没什么好下场。江湖上最值钱的,乃是宋金刚许给人的金针之誓。宋金刚一生极重诺言,而他许下的金针之誓,必会倾尽性命去完成和守护,而黑风寨入寨宣言之中,也有“至死守护金针之誓”的誓言,哪怕他死了,一旦有人拿着金针来找黑风寨,他们必会全力以赴,兑现誓言。翻云手杨青道:“雷烈、胡三刀,还有在座的诸位兄弟,咱们本来就是已死之人。雷烈,你号称火狮子,当年一怒杀死草菅人命的岳阳知府,若不是老寨主出马,帮你洗脱冤情,你早已是一堆枯骨。胡三刀,你当年可是三刀震北疆,当年也是名列江湖榜前十的英雄,怎得现在跟个怨妇似的,天天发牢骚?还有你们!”杨青指着其他人道,“在座哪个人当年没有接受过老寨主的恩惠?老寨主临死之前,将小刀托付给我们,他为人是顽劣了一些,但这些年来,可曾做过对不起各位兄弟的事?”众人惭愧地低下了头。杨青又道:“老子的胡子,都被范小刀给烧了,你见我发过脾气吗?”翻云手杨青,又称美髯公,原本有一副飘逸的胡须,二十年前,威震大江南北,可就在风头正劲之时,忽然隐退江湖,与宋金刚来到黑风寨,落草为寇,即便如此,也是极为爱美,可十多年前,他的引以为傲的美髯,却已不在,而之后一直留着山羊胡。雷烈嘟囔道,“那是二当家脾气好!”杨青冷哼一声,“那是你没见过老子发飙的时候!”众人吓得一哆嗦。二当家轻易不发飙,一旦发飙,当年就连老寨主也劝阻不住,众人之中,除了老寨主,属他武功最高,当年凭一双翻云掌,与少林、武当掌门斗得不分上下。众人又开始怀念当年时光。黑风寨,名字听上去毫不起眼,在江湖上也是毫不起眼的一个存在,但里面这些人,随便哪个重出江湖,都将在江湖上掀起腥风血雨,可如今,却受制于一个顽劣少年手中,而他们又偏偏没有任何办法。没办法,谁让他们曾在宋金刚面前立下誓言呢?宋金刚何许人也?堂堂六扇门前任总捕头,朝廷第一高手,可与三大宗师一争高下之人。他为人正直,嫉恶如仇,屡破奇案,就连皇帝都敬他三分,可不知为何,二十年前,他忽然挂印而退,在江湖上失去了踪影,半年之后,江湖上多了一个叫黑风寨的山头。胡三刀问:“那还有什么办法?”雷烈想了想,建议道:“小寨主长这么大,还没有尝过女人滋味,要不我去青州府抓个姐儿,来给他当压寨夫人,这样他就不会折腾咱们了。”胡三刀道:“一个小魔头已经够咱们受了,再来个压寨夫人,太弱了压不住他杯水车薪,太强了就给他请了帮手如虎添翼,咱们山寨岂不鸡飞狗跳,永无宁日?我觉得,还是想个办法,把小魔头请出山寨,江湖这么大,让他去祸害别人吧。”众人一听,这是好办法。杨青道,“大家再忍忍,用不了多久,小刀就会离开黑风寨。”“此话怎讲?”“老寨主生前曾留下一封信,托我在小刀二十岁生日那天转交给他,他看到那封信,自然会离开。”雷烈哈哈大笑,“原来都在二哥算计之中,有这种好事,你不早说!这可是山寨大事儿,可要好好操办一下。”杨青问道:“四当家,山寨里还有多少银两?”胡三刀负责山寨银钱,他道:“满打满算,除了兄弟们挑费,还能拿出三十两来。”杨青吩咐道:“让兄弟们打起精神,无论如何也要凑够一百两,给他大办一场生日宴,顺便给黑龙寨、黑虎寨的两个同行下请帖。”胡三刀有些犹豫道,“最近连日阴天下雨,山寨中又有三抢、三不抢的规矩……”范小刀曾给山寨立下规矩,拦路抢劫有三抢、三不抢。三抢:贪官污吏,抢;不义之财,抢;为富不仁,抢。这些人都是山寨的老客户,兄弟们下手也稳准狠,如今他们宁可绕远路走黑龙寨、黑虎寨的地盘,也不愿意从黑风寨山下路过。三不抢:老弱病残,不抢;将死之人,不抢;阴天下雨,不抢。老弱病残,抢之不义;将死之人,抢之不吉;阴天下雨,抢之不顺。按理说,这也是范小刀基于人性化考虑,可兄弟们都是豺狼虎豹,吃肉的主儿,非要让他们吃胡萝卜,正是他们怨气太大的原因。杨青问,“神仙渡的过路费呢?”除了抢劫、绑票,收过路费也是山寨业务的主要来源。过路费,又称买路钱,他们占山为王,开山种树、修桥铺路,为得就是要从路人口中分得一杯羹。范小刀推行新政,在离神仙渡三里处,立下一块“前方三里是神仙渡收费处,按人头收费”的警示牌,弄得不明所以的人都绕路而行。胡三刀诺诺道:“最近黑风寨、黑虎寨控制的渡口不断压价,咱们神仙渡业务萎缩的厉害,范小寨主又不同意打价格战。”杨青道:“这年头,混江湖,拼什么?拼得是口碑,是服务!我们是强盗,打什么价格战?传出去岂不笑话?黑虎寨、黑龙寨只管收钱,我们兄弟不还帮他们搬运行李吗?”胡三刀嘀咕道:“可腿长在人家身上,人家不走这边,我们也没办法。”杨青道:“有办法,干脆自己去铸私钱好了,还用这这行?”“铸私钱,也不是不行。”“老寨主生前说过,干一行,要爱一行,把它当做事业,要多动脑,少耍嘴皮子,才能体会到其中乐趣。老三、老四,从明天起,我带你们一起去抢劫,给山寨兄弟们做个表率!”“对了,小寨主人呢?怎得一整天都没看到他身影?”“听说今日有个京城来的大官路过神仙渡,小寨主一起早就率兄弟们去埋伏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