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六朝传道 第三章 出游

又是早晨,没有了公鸡的打鸣声,李渔起的稍微晚了一点。看着空荡荡的鸡笼,还有老头那安静的房间,心情稍微有些低落,李渔情不自禁地叹了口气。把所有房间都洒扫了一遍,尤其是柴房内的瓶瓶罐罐,带不走的就用干草盖住。简单做了一顿早饭,李渔把火熄灭之后,又撒上水浇灭火花。背着沉甸甸的行囊,里面装有被褥、柴刀、盐巴、黄纸物件,满满当当。李渔从怀里小心翼翼拿出一个木牌,用削尖的木头钉在门口,上写着:此间房舍,李渔所有,若有行人,允许暂住,不可霸占,房内家具,竹椅一条,大床两张,木凳三个,橱柜若干,锅碗瓢盆,不得损坏,违者必究。在违者必究四个字的下面,还画了一幅简笔画,两把刀子架着一个骷髅头,李渔觉得很有威慑力。挂好之后,李渔这才转身,锁上篱笆木门,向着官道走去。至真至善的人,自然不能再穷山恶水里找,这济州府出了名的强盗窝,找大奸大恶就容易,至真至善估计难了。听说汴梁是个好地方,人口在六国中也是最多的,先去那儿试一试。张老头性子很好,他游历天下,见多识广,经常给李渔讲一些外面的趣事。本意是勾起这小子的兴趣,让他去外面闯荡一番,顺便拐带几个好苗子回来,做自己的徒弟,可惜李渔实在不是那块料。要是没人打扰,他甚至可以窝在这个破茅草屋内几年,关键是他还有本事饿不着渴不着,过得津津有味。要不是他的天赋太惊艳,张老头早就放弃了,更不会把本事倾囊相授。如今正是盛夏,虽然还是清晨,天气已经很热,官路上没有几个人。走了大概半个时辰,李渔在袖子里捏了一张清凉符,还是出了一身汗。出门有什么好?出门有什么好?李渔嘴里不停念叨,累的他气喘嘘嘘,汗水淋漓,苦不堪言,更加怀念起自己的小屋来。幸好路边有颗大树,他一屁股蹲在树下,放下行囊,敞开衣服,倚着树干休息。忽然一阵嘈杂声传来,远处七个人,其中三个推着小车,另外四个步行,朝着李渔歇脚的大树过来。他们个个身材魁梧,赤着胳膊,推着车子健步如飞,扬起一阵黄土。“难得这儿有一片树林,合该在此歇脚。”其中一个推车的,个子高高,挽着裤脚,露出黑肉毛腿,紫黑阔脸,鬓边一搭朱砂记,看上去很丑很凶恶。“喂,小子,让开这个地方,我们要乘凉。”“不行,我先来的。”李渔摇头道。从小车后面,走出一个稍微斯文一点的汉子,笑道:“少年郎,我这些弟兄都是闹腾人,我看你斯斯文文,若是不走,就怕吓着你。”“没事,我不害怕。”李渔慢慢说道,一边说,还一边晃动手指,上面闪着淡淡的火光。七个人里,有人冷笑了一声,刚要出来,被斯文汉子拽住,笑道:“既然如此,咱们就一道在这儿歇息吧,出门在外,能够遇见也是缘分。”很快,他们就在树下坐了,车子随意丢在一旁。李渔打量了一眼,车上的袋子里,露出几颗枣子,掉在地上,也没人在意。其他人都躺在树下,紫黑面毛腿的汉子,瞪着李渔,一副恶狠狠的样子。斯文汉子则起身,把洒落的枣子捡了起来,一颗颗小心放回到车上。其他人大都沉默不语,李渔收起手上的火焰,心中毛毛的,这些人不怕自己,说不定是个有本事的,早知道就走了。要知道这一招在巨野县城,那可是屡试不爽。现在走还来不来得及?正在他犹豫的时候,又有声音传来,一大队人挑着担子,在烈日下赶路。其中一个领头的,手里拿着根藤条,时不时抽打喝令∶“快走!”挑担的汉子们一眼看见这片小树林,眼睛顿时一亮,实在走不动了,都放下担子,到树荫下躺倒休息。为首的那个喝道∶“这是什么地方,敢在这里乘凉,起来快走!”众汉叫苦说∶“你把我们剁成八块,我们也走不动了。”李渔眯着眼,偷偷一看,早来的七个人,相互之间目光交流,显得有些鬼鬼祟祟。这些人不是好人!李渔现在更后悔了,早知道打死也不留在这,外面的世界,果然还是太危险了。这才走了几步,就碰到这些恶汉...那个带头的不理众人的哀告,举起藤条说∶“不走的,吃俺二十棍!”他刚要打下,忽见松林里有人探头观望,便急忙放下藤条拿起朴刀,追过来喝道∶“你好大胆子,敢来看我的货物!你们是干什么的!”斯文汉起身笑道∶“我们是贩卖枣子到东京去的,都是赶路的,遇到就是缘分,你这汉子脾气好大。”李渔一看,乖乖,刚才那个难看,这个就是真丑了。生得七尺五六身材,虎背熊腰,关键脸上有老大一搭青记,腮边的胡子是红色的。他看了一眼七个人,还有三辆车子,车上的袋子里,看上去确实是枣子,稍微有些放下心来。刚想转头,又看到旁边的李渔,不像是和他们一伙的,正要喝问,转念想到这少年看上去没什么危险,干脆懒得问了。“我也是去东京汴梁的。”李渔主动说道,语气和善,笑容温和,人畜无害。疤脸汉子点了点头,这才转身离开,回到那群挑担子的汉子中间。他的人缘不太好,所有人都躲着他,低着头窃窃私语。这汉子也不在意,警惕地看着四周,耳朵竖着,没有片刻放松。天气实在太热,热的人说话的力气都提不起来,树林里只剩下呼呼的喘气声,还有挑担子的汉子们肩膀疼的哀嚎。热浪蒸腾树林的枝叶,让空气看上去像是有一层水雾,太阳毒辣地炙烤大地。知了声里,又有一个汉子,挑了一担酒桶走上冈来,边走边唱∶“赤日炎炎似火烧,野田禾稻半枯焦。农夫心内如汤煮,楼上王孙把扇摇。”歌声高亢洪亮,透着一股子庄稼汉的粗野,别有韵味。他走到松林边上,放下酒担乘凉。这汉子贼眉鼠眼,个子很矮,但是看上去很精壮。手里摇着一个草帽,两桶酒散发着酒香。李渔手脚冰凉,心里暗暗叫苦,这场景怎么就这么熟悉呢?我他妈碰到犯罪现场了。这不就是智取生辰纲么?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