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有点后悔

生活,无非便是衣食住行,他穿的暂时不缺,吃的和住的却是没有。

李愔怀中仅仅有十文钱,在初唐,一文钱的购买力相当有限。

有学者认为,一个上彩的细瓷盘子大概十文,客栈住一晚五文,一天管食宿大概二十五文。

所以李愔的十文钱只够住两天客栈,不包吃。

要怎么才能靠金手指赚取更多的钱呢?

他瞬间想到了一个办法。

卖诗!

他可以瞬间搜索到各个朝代的经典之作。

写下来,便可以卖掉了。

可是去哪里卖呢?

国子监外面!那里贵族多,有钱人更多。

这样不怕没销路,才能将利益最大化!

卖诗需要笔墨与纸,纸太贵,他买不起,但笔墨却是可以。至于纸,另想办法。

于是,他朝着卖文墨笔书的地方而去。

他不知道,自己前脚刚走,后脚却有数百人簇拥着一个中年男子往着书舍而来,十分热闹。

当他们入了书舍之后。

那男子对着众人行了礼。

“大家厚爱了,我李淳风感激不尽。能教导出明算好苗子也是陛下的希望!你们可要好好学习啊!”

原来此人便是李淳风,生得是道骨仙风,看得是精神满满。

他坐于讲台上方,之前的屏风也被搬走了。

底下坐着满满当当的人啊。

“李真人为民为国,让人敬佩!”

说话者,便是书舍的夫子,叫做陈宏!

李淳风则是说道:“哪里哪里,不如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众人称是,便是安静了下来。

李淳风受到众星捧月般的待遇,让他笑开了颜。

面对着底下数百学生,他翻开了那卷九章算术。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了一跳。

他的目光不移,一直盯着书简看。

并且越看心中越惊。

嘴上念叨道:“这……是何人所为!?”

大家疑惑了,陈宏似乎也察觉到了不妙。

便是上前,问道:“李真人,怎么了?这一卷九章算术的书简不对吗?要不我让人换一卷来?”

随后看到了书简上的字迹。

将整个书简给写得满满当当的。

不由得大怒。

“谁干的?谁在书简上写了字?是谁?”

这话一出,众人慌乱了。

毕竟刚才是他们在里面整理的,谁都脱不了干系。

而且能入学堂之中的,只有这些孩子们。

指不定是哪个孩子恶作剧也说不定。

那陈宏正要发火时。

李淳风却道:

“奇才,真奇才也!竟然能将所有题目之答案全部解出,而且还提供了如此新奇的解题之道。我李某人白活了这么久,竟然不知道这世间还有如此方法可解!真是让我羞愧不已啊!”

这话说得大家是云里雾里的。

怎么回事?

难道是有人碰了书简,并且将上面的题目解了出来?

所以让李淳风觉得惊奇。

那是怎么样的奇才啊!

随后,他道:“陈宏,你这是故意戏我的吗?故意让我难堪的吗?”

这话吓得陈宏连忙道:“李真人,我们怎么敢呢?”

“那这如何解释?”

“这个,我也不知道啊,不知是何人在上面书下了答案,我可以对天发誓,这非我们所为!”

他表情真诚,一点儿都不像说谎的人。

这么说来,这不是故意的。

李淳风一听如此,目光之中充满了火热。

“能答出此者,一定是奇才!你一定要找出是何人所为!我这就去面见陛下!”

李淳风激动的说道。

底下的学生们全部蒙逼了。

那今天的课怎么办?

不是说好要教大家九章算术的吗?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事呢?

陈宏则上前道:“李真人,这学生还在这里,不如先上完课再去如何?”

大家也都朝着他看,希望他可以讲完课再走。

可是,他却道:

“不可,此时非同小事,定是要面见陛下,可不能失了如此人才啊。失陪了,至于课的话,改天再教。告辞!”

完后,李淳风直接拿着书简出了书舍,留下了百来人在那里呆滞。

“哎,这到底是谁啊,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做出答案呢?”

陈宏叹了叹气。

而那李淳风,则是直接往着太极宫而去。

他走路有风,十分迫切的想将这个消息告知李世民。

李世民因昨天李愔的事,现在还闷闷不乐。

一看到李淳风这么慌张,不由得紧张起来了。

不会是发生了什么事吧?

要知道,李淳风可是天文学家,一些天象也都得靠他观察。

一旦有什么不好的兆头,他肯定第一时间来找自己。

难道……

“臣拜见陛下!”

“爱卿为何如此慌张?”

“陛下,九章算术的题目全部被算出来了。”

“九章算术的题目不是早就算出来了吗?这有何慌张的?”

“陛下,臣说错了,是九章算术的算法被改进了,仅需要三四步,便可以完全解题!”

关于明算,那是十分重要的。

因为它可是十分重要,行军打仗会用到,星象也是会用到,关键一点,它对于科技发展更加重要。

所以在大唐科举,才会将它单独为一门学科。

“你说什么?”

李世民十分讶异。

他也学过明算,知道九间算术的题目想解,那不是一尺两尺布可以写完的,有时候甚至需要十尺长布才能写下解题答案。

“陛下请看!”

李淳风激动不已,他将书简呈了上去。

而一旁的太监连忙将东西收起,交付给李世民看。

李世民看了之后,整个人定在那里。

“这……这是什么文字?”

“陛下,这是大食的文字,据臣所知,早在三国时期便有传入中原。”

所谓大食,便是阿拉伯国家的古称。

阿拉伯数字发明得早,传入中原也是比较早,只不过没有发展起来。

李淳风竟然懂得这些数字,可谓是研究十分之深啊。

“你能懂得其中关系?”

李淳风表现得有点不自然。

“臣关于有些符号还是一知半解,但此人能化繁为简,这种境界非三十年功不可也!如能将此人找到,定能让大唐的明算更上一台阶,大唐之强将再加速也。”

如果他知道对方仅是一个少年,那表情一定是十分有趣。

“这字迹……”

李世民似乎看出了这字迹有些熟悉。

李淳风又道:“此人字迹大气蓬勃,非有十年功力不成。”

“你不用找了,朕知道这人是谁了!”

李世民坚定的说道。

这让李淳风听了有些震惊。

“陛下真知道是谁?”

“这是愔儿的字迹!”

李愔的字是他教的,这孩子有些字写得十分有特色,他一眼就可以看出来。

什么?

“陛下是什么意思?”

“这字迹是朕第六子李愔的字迹!”

怎么会是这样的?

“那可否请六皇子出来解惑?”

李淳风大喜。

想让李愔出来一下,那对大唐的未来可是有好处的!

“此事不提!你下去吧,好好研究一下他的解法。至于找寻他,往后再说吧!”

为什么呢?直接问不行吗?还要绕这么大的圈子?显然,他还不知道昨天晚上的事。

“陛下,为什么?”

“别问为什么,你研究就是!”

看着李世民似乎是生气了,李淳风不敢再问了。

只能应“是!”

李世民的脸色变得十分奇怪。

这刚将李愔赶出去,他就搞出如此震撼人心的事情来。

难道一切如他所说?

他不应该下嫁长乐公主?

不解,不明,不了。

“你下去吧!”

“是!”

李淳风怀着疑惑的心情退了出去,他心中念叨,一定要找六皇子,帮他解惑才是。不管怎么样,都要求到方法,就算拜他为师也可以。

至于李世民这时想起李愔离开时的话。

便是叫道:

“来人,迅速派人前往山东与河南查看河道,一有情况,立即汇报!”

“是!”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