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超级浏览器

李愔也是转过头一看。

“她怎么来了?”

自己明明就要完成任务了!她却是出现了,不行,自己得再加一把劲头才是。

而后,女子便是进到太极宫中。

她与李世民行了个礼。

“妾身拜见陛下!”

“杨妃,你怎么来了?”

所来者,便是杨妃,李愔的生母。

“妾身此次前来,是恳求陛下可以网开一面,愔儿还小,不懂事!”

原来杨妃是为了自己而来的。

听到这里,李愔竟然有一丝感动。

“陛下,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如若不处罚,怕是会对皇家脸面有损也!”

这时另一个男声响起。

李愔一看,原来是长孙无忌。

自己打了他的孩子,他怎么能不气?

一见杨妃来求情,他也是坐不住了。

“无忌,你这是巴不得我受到处罚吧?”

“臣说过,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不管是谁,犯了错都得受到处罚!”

“愔儿,你便少说两句,一切交给我便好。”

杨妃心疼的看着李愔说道。

“母妃,还是让儿臣来吧!这些人巴不得我们过得不好!我怎么能如他们所愿?”

这……

李愔一定是疯了。

李世民的心还是软的。

“愔儿,朕再给你一个机会,你现在就道歉,一切好说!否则休怪朕不客气!”

李愔总归是自己的孩子,没有必要将事态放大。

因此,李世民才这么说。

“父皇,儿臣没有错!”

李世民这下暴怒了。

他的气息变得十分沉重。

“放肆!你若是一意孤行,朕就剥夺你皇子身份,将你逐出皇族!贬你为民!”

李愔一听,突然大笑。

人们以为他一定是疯了。

“那便来吧!反正这个皇子的身份,我也不稀罕!”

“愔儿,你这是……”

杨妃要哭出来了。

好好的,怎么能弄成这样呢?

他太冲动了,有什么事不能拿出来讲,讲分明,那就好了。

李世民的眼睛变得血红,气上加气。

“滚出去!从这里给老子滚出去!朕不想看到你!”

完后便转过身,不想看到李愔。

李愔直接硬刚。

“那我便不奉陪!告辞!”

他正要走,却被李承乾叫住了。

“等等,把你身上的袍子脱了才能走!”

“谁稀罕!”

李愔脱了袍子,一把丢到了地上。

“陛下,容儿再说一句,昨日,儿夜观天象,山东、河南两域将发大水!务必做好准备!告辞!”

李愔这便离开了太极宫。

暴怒中的李世民眉头一皱。

水灾?

这一些年来,大唐受到水灾的次数是越来越多,治水的官员换了一批又一批,却还是没有用处。

关于这些消息,从一年前开始,李愔曾经几次猜测灾害,都一一应验,他也提前做了准备,大唐才没有损失太多。

所以当他再提到这时,他信了几分。

想问一下他怎么知道的?

可是现在呢,他正在气头上,没有一个台阶可以下。

也便不好再问太多。

且,他不仅没有挽留李愔,却是反言相激。

“你若出了这皇宫,就别再回来!”

“不回来就不回来,你以为我稀罕?母亲,您保重!孩儿走了!”

李愔又与杨妃告别道。

之后,便大踏步的走了出去。

这下子,李世民彻底的爆炸了。

猛的一脚踹翻了桌子,这一脚十分凶残,直接将桌子打碎,疼得他脸色泛红。

看着李愔离开。

杨妃还是有些不忍心。

便上前劝。

“陛下,妾身再去劝劝愔儿?他还是个孩子啊!这一出皇宫,靠什么生活?万一饿死在外面怎么办?他是您的孩子啊!”

她声泪俱下。

没有人能体会她现在的心情。

一个什么都不会的皇子出去了,还能活着回来吗?

基本是不可能了。

“回来!你好好在这里呆着,谁也不准与那逆子有任何瓜葛,否则休怪朕不客气!”

杨妃整个人的脸都变了颜色。

虽然她很想与李愔一起,但她还有一个孩子李恪,那可是她唯一的希望了。

李世民话一出,李承乾、长孙冲、长孙无忌等,都在冷笑。

一切都是李愔自己找的,怪谁呢?

最好是死在外面,这是大家愿意看到的事。

这下李愔一走,大家耳根清静了。

“陛下,那小儿的婚事?”

等李愔一走,长孙无忌上前便问。

“婚事,择日再议!”

李世民气不在一处来,都这个时候了,还谈什么婚事?

如此说来,那长孙冲与长乐公主的婚事怕在短时间内是不可能举行了。

……

当夜,李愔收拾着包袱。

留下一张纸条给了杨妃。

却遭遇李承乾登门造访。

“六弟,如果你能与我道歉,兴许我会和父皇求情,让你回来!”

“少在那里猫哭耗子假慈悲了,你一肚子坏水,别以为老子不知道!?老子既然要离开皇宫,就不会再回来了。我算是过够了皇宫里的苦日子了!”

他的话让得李承乾一时无语。

没有错,整个大唐百业待兴。

所有人都恨不得将一文钱掰成两半花。

就算是东宫太子,一个月的俸钱不过十两银子。

这种水平,放在以往的朝代,那简直不能再寒酸了。

“你便好好的在皇宫之中过苦日子吧,老子走也!”

完后,李愔便在李承乾及众多皇亲国戚,还有一众官二代狐朋狗友的注视之下,走出了皇宫。

走时,还不忘骂着众人。

“特么的,没见过离家出走吗?都给老子回去,看什么看?信不信老子一脚踢得你们找不到北?”

那嚣张气焰,让人望而却步。

顿时,周围人作鸟兽散,一句话都不敢说。

他们都知道,这个人,敢打驸马和太子,敢在太极宫中与李世民叫板!而李世民还无可奈何!仅是将其贬为民,指不定哪天又让他回来了。

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

人们不敢与之太近。

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至于李愔心情舒畅,让看到他的人心疼不已,这孩子八成是疯了。

他一路畅通无比,出了朱雀门,往西行,便是到了西市所在。

此时天已经亮了起来,他左右看看没有人。

这才一头钻进了桥洞底下。

有些兴奋的说:“超级浏览器快出来。”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