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乾豪侠传 第4章 方家的少夫人欧阳四海

方家的宅院朴实无华,也就比寻常的院子大了前后左右共有四个院落,一走进方家,首先看到的是大厅,那是方家等客的地方,后院是方家的太夫人蓝丝丝的住处,和她住在一起的有两个丫环兰心、素心;方德夫妇则住在前院,白管家与家中的下人则住在南院,至于北院则是用来招呼客人的站在方家的门前,苗翠花倒吸了口冷气:“你家真的好大!”方德边往里走边说:“姑娘见笑了,这是祖上留来的,和我没多大关系,我只是托了祖上的洪福。”走进大门,他们就看见一个四十几许的中年人正在扫地上的落叶。方德主动的和他找招呼:“福伯,你好!”他那样子就象是和一位许久未见老朋友说话。福伯听到他声音,立刻抬起了头,脸上带着无比喜悦的笑容:“少爷,你回来了。”“我娘的身子还好吧?”福伯笑着说:“她的身体很好,有你这么孝顺的儿子,那能不好!”然后他把目光转向了苗显父女:“这两位一定是你新结识的朋友吧!”方德说:“这两位是苗师父、苗姑娘,他们要在家里住几天,您知道我很忙的,根本没有时间照顾他们,只好麻烦福伯您替我多照顾一下他们.”福伯连连点头答应。方德对苗显说:“这是福伯,他办事很稳当的,今后若有什么需求,尽管和他说,他一定会为你们办得妥妥当当,现在你们先跟他下去休息,晚上我替两位接风,眼下我得先去向娘请安。”苗显还没有说话,福伯已笑着说:“太夫人和少奶奶去了灵隐寺,都不在家,要下午才能回来,倒是汤姆神父不知道从那里听说你今天回来,一大早就来了,现在正在客厅里等你,说是要请你和少夫人去参加罗伯特举办的生日舞会。”“我马上去见他,你先带苗师父去休息。”福伯立刻对苗显父女说:“两位就跟老奴去休息吧。”苗显忙说:“那就麻烦福伯了.”然后他们便跟着福伯去了,方德则自去客厅会客。苗翠花边走边说:“这个方德一点礼貌也不懂,丢下客人不陪,却去见什么神父。”福伯笑了:“少爷这么做是把你们的当自己人,而这个神父是城里富商重金请来的教书先生,他已经来过三次了。”苗显边走边问:“不就是读书识字么,为什么要请洋人?”“少爷说了,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要发展,要自强,就要去充分的去了解这个世界,在这个世界上,强国林立,并不是只有一个大清,尤其是在大洋彼岸还有英国,听说他们正在进行着一场什么工业革命,无论是经济,科技,航海都已经远远的超越了我们,如果我们再不睁眼去看这个世界,被淘汰只是时间的问题。”苗翠花却插嘴问他:“洋人是不是绿眼睛的怪物?”福伯听到得一愣:“你听谁说的,洋人其实和我们一样,只是肤色有些不一样。”“爹!我去看看洋人长什么样子!”说罢,苗翠花已飞也似的跑开了。“翠花,你给我回来!”苗显连忙阻止,却已来不及了,苗翠花根本就不理他的呼唤,一眨眼就不见了踪影。苗显只有苦笑:“这丫头从小就让我惯坏了。”“苗师父放心好了,我们少爷很随和的,不会有事的。”苗显却有些担忧:“但愿这丫头别惹出事来。”福伯带着苗显去休息时,苗翠花已扒在客厅的窗口往里偷窥,她虽然能听见他们的谈话,却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方德与那个神父之间的谈话用的全是洋文,她一句也听不懂。“这个方德居然连洋人的话也会说?”苗翠花心里十分好奇。方德与神父谈了一会,只见神父将一只尺许长的木匣子放在桌上,打开。要匣子里放着两只新式的西洋快枪,并以半生不熟的中文向方德介绍那两只快枪,方德听了之后,显得非常满意,连连道谢。苗翠花见状连连称奇:“洋人也懂得行贿。”方德收下快枪之后,神父便起身告辞了赂。神父走后,苗翠花走进了客厅,方德见到她有些意外:“你怎么没有去休息?”苗翠花说:“如果不是这样,我又怎么知道你收受别人的贿赂?”方德笑了:“胡说八道,我又不是当官的,收人家什么贿赂,向我行贿能有什么好处?,!”苗翠花冷笑:“我都已经看到了,你还装什么?”“你是说这西洋快枪,这可是我花了几百两银子买来的,“方德解释说:”你不跟着你爹去歇着到我这里来做什么?”苗翠花笑了:“我是想看看洋人长什么样子!”说话间她已走了过来拿起了木匣子里的洋枪问:“这是什么玩艺,沉甸甸的?”方德见状忙说:“快放下来,小心走火……”他的话尚未说完,已听到了“蓬”的一声枪响,苗翠花手里的火铳已喷出一道火舌,左边墙上的洋钟已掉在了地上,摔得七零八落。连尸首都凑不到一起来。苗翠花见状,脸色已吓得发白,手里的火铳失手掉地,好半天才反应了过来:“这东西怪吓人的!”方德已从地上将洋枪拾了起来:“这是西洋刚产的新式后膛枪,很容易走火的,没事千万不可乱碰,搞不好会出人命的。”“那你怎么不拦着我?”方德将火铳放回匣子里收好:“大小姐,我怎么知道你的手会那么快,以后就请你记住,别人的东西千万不要乱碰!”苗翠花瞪着他:“那你是怪我了?”方德去拾地上的洋钟:“我只知道你打坏了我的钟,我还得找人去修?”苗翠花不好意思的笑了:“大不了赔你好了!”方德苦笑:“这东西不是有钱就买得到的!”当他把钟的尸体从地上捡起来时,才有几个丫环从外面走了进来,问:“老爷,出了什么事?”方德说:“没什么,你们去忙吧!”丫环走后,苗翠花说:“你们家的丫环反应也太慢了,这么久才赶进来,如果有人要对你不利,早来不及了。”方德很无语:“她们只是丫环,你以为她们和你一样都是武林高手?”苗翠花问:“那你为什么不请几个保镖?”方德说:“功夫是用来强身健体的,不是用来打架的.”苗翠花说:“你瞧不起我们江湖中人!”方德说:“再强的武功也敌不过人家的洋枪洋炮,再说若要打架的话,我身边已经有了一个好帮手。”“我知道你是说李小环,”苗翠花冷笑:“不过打架靠女人,没出息!”方德笑了:“难道你肯教我打仗的功夫?”苗翠花立刻坐了下来,端起了架子:“那要看你的表现,先倒杯茶再说。”方德摇了摇头:“那你就慢慢的享受当师父的磁味吧,我得进去换衣服了。”然后他把洋枪和摔坏的钟拿了进去。苗翠花却冲着他大声说:“我可是很少教人打功夫的,你可要想清楚了!”但是方德并没有回话,独自走了,而客厅里只剩下了苗翠花一个人。苗翠花一脸不高兴:“哪有这样待客的,丢下我一个人?”过了一会,她自己拿起桌上待客的糕点吃了起来:“没有人招呼我,我自己招呼自己该行了吧!”也就在她吃糕点的时候,听到了说话的声音,然后她看见几个女人正向这边走来,看到这几个女人之后,她不禁有些害怕,立刻躲在了屏风后面。她一藏好,那几个女人便走了进来,进来的是方德的继母蓝丝丝与夫人欧阳四海,跟在她们身后的是三个丫环。苗翠花最注意的是欧阳四海,欧阳四海的确是秀丽端秀,脸如圆月,明眸洁齿,姿色极佳,的确是位少见的美人胚子。蓝丝丝落座后,欧阳四海立刻亲自奉茶,很是孝顺。蓝丝丝对欧阳四海说:“阿德今天回来,你让厨房准备好,阿德一回来,就准备开饭。”欧阳四海很恭顺地说:“儿媳知道了,您老一路辛苦了,先回去歇着吧,剩下的就交给媳妇好了,阿德一回来,媳妇就通知您!”蓝丝丝点头:“那就辛苦你了。”欧阳四海立刻过来相扶:“娘太客气了,媳妇这就扶你进去歇着。”然后她们走了进去。她们进去后,苗翠花方自屏风后走了出来,长长的出了口气。——若被人当成小偷抓住,那可是百口莫辩。但是她刚坐下,就见到了欧阳四海。——欧阳四海居然又回来了。苗翠花不由得一愣:“你不是走了么?”欧阳四海微笑:“走了不是还可以再回来么,倒是你的胆子倒不小,大白天的跑到我家来偷东西的,你还是第一个!”苗翠花也没有解释:“你来了也好,我正想见识见识你的武功!”她已向欧阳四海出拳。——少林罗汉拳!欧阳四海以圆劲化解了她的招式。“少林门下?”“是又怎样?”苗翠花的招式更快。她的少林罗汉拳的确了得。但是欧阳四海的手却如丝,与她的手若即若离,敌进她退,敌退她进,只数招间便带动了她的招式。只数招间苗翠花的汗便下来,她的武功在对方面前竟然全无用武之地。——这究竟是什么武功,自己的招式对她竟然没有任何作用。少林罗汉拳无用,苗翠花便出腿。——七路苗家腿!但是七路苗家腿同样失效,她所用的力量越大,对方的反击力就越大。好在她使出七路苗家腿时,欧阳四海收住了招式。她虽然收住了招式,苗翠花却险些跌倒。“七路苗家腿,你姓苗?”苗翠花动容:“这你也知道?”“说来大家都不是外人,我爹也是少林门下,与令尊是同门,她对我说过你们的苗家腿,他说,你家的苗家腿是天下最刚猛的腿法!”欧阳四海这么说。苗翠花却在摇头:“可是我的武功还是比不上姐姐!”欧阳四海微笑:“五年前,我未必是你的敌手。”苗翠花不好意思地笑了:“姐姐太客气了,我本以为自已的武功已经很好了,但是和姐姐一比,就差得太远了,简直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不知道姐姐刚才用的是什么武功?”欧阳四海说:“先天太极。”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