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从叶天帝的大奔开始 第二章天师道

“先天道胎!这种体质不是只有女子才会出现吗?”老道士有些想不通,上古年间地球也出现过这种体质,还有根据书籍中记载无一例外都是在女子中出现,他并没有再多想,老道士一甩袖袍卷起那些在地面散落的玉片。随后老道士随手捏印一道传讯符一闪消失,这是其他给人发送信息,通知人过来把这个类似于先天道胎的年青人接走,便不再理会姬逸云,飞落深坑下开始查看深坑下的五色祭坛。“这是……三皇五帝时期的五色祭坛,那九条黑龙拉着巨棺在此地通往域外了吗?”老道士有些难以置信自语道,用手摸索着五色祭坛,感受里面的道纹痕迹。“师傅就是这位年轻人吗?还有这些五色祭坛怎么办?”不一会,远在天一道流光闪过,瞬间玉皇顶上空浮现出一位中年道士,他匆匆而来就飞到玉皇顶落深坑上面,看着躺在地上的姬逸云,又看了看深坑下的五色祭坛,随后对着老道士问道。“嗯,你把他接回山就行,其他的你不用管,一会应该就有人过来了,到时候的斗争你插手不了!”老道人摆了摆手,继续研究起了五色祭坛不再多说什么,他准备记录五色祭坛那些存在的道纹,好把它挖走,不然乱碰就会损坏五色祭坛,之后还接续不了就麻烦了。“是!师傅……”中年道士本来还想问些什么被老道人打断,只好听命从事,听到老道人一会可能发生斗争心中一凛,快速抱着姬逸云往龙虎山方向飞去了。……龙虎后山一道流光浮现,一个中年道士抱着一个现代装扮的姬逸云身影出现,随后中年道士迈步走进一个并没有路的山壁,然后直接在山壁那里消失不见。姬逸云都不知道已经被人当成先天道胎接回了天师道,他正在一间偏殿中睡的格外的香甜,感觉自己腾云驾雾,呼吸顺畅不已。他感觉并没有错,中年道士带着他进入了天师道的小世界,天地精气虽然不像上古年间的地球那样充足浓郁,但是小世界被上古大能布置的阵法笼罩着,却不像外面已经天地精气匮乏到那种地步。几个小时后,姬逸云悠悠转醒一下坐了起来,发现自己正在一座殿堂之中,他快速扫了一眼周围,三十来平方米除了自己睡一张木板床之外,还有一个香炉,一张桌子和几张椅子后别无他物了,这是一间简陋而整洁的大殿,这些就是他最初的映象。“居士你醒了!掌教让我等你醒后带你去主殿找他。”这时门口走进一位身穿白色道袍的年轻道士,随后对着姬逸云说道。“这位兄弟请问这是什么地方,我现在身在何处?”姬逸云问道。姬逸云看着这位刚走进来的年轻道士有太多疑问了,自己不是在泰山晕倒了吗?怎么会跑到一个殿宇之内了。“天师道!别问了,等下路上我给居士你介绍快走吧!”年轻道士说道,便在前面带路,姬逸云虽然有太多不解也连忙跟了上去,刚来到这个世界又错过了九龙拉棺,确实需要了解一下目前的处境,也比较关心泰山发生的事情,虽然知道了结果。他们走在一条小道上,一路上小道士问之必答,让姬逸云基本了解一些情况,泰山事件已经结束了,结果和他知道的差不多没什么出入,自己现在被接到了天师道小世界里面,外面的龙虎山只是一个外壳,有修行的基本在小世界里面,外面的基本都是世俗之人。“居士你怎么会被掌教接到我们天师道的?”年轻道士看着这位世俗装扮的姬逸云有些奇怪问道。“我也不知道啊?正想问问呢!”对于小道士的提问,姬逸云也有些奇怪,他不可能认为自己长的帅被优待,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点的,他也不清楚其中因缘。姬逸云挠着头摸不着头脑,随后便不再多想,一路打量天师道环境,铺着像鹅卵石一样的羊肠小路,抬头就看见群山万壑之间,雄伟的高峰数之不尽,云雾缭绕,半山腰和山顶点缀着一座座宫殿群,以他所在的山峰最为壮阔,一派仙家气象。“到了居士你自己进去吧!掌教他们在议事。我就先告辞了!”年轻道士也不等姬逸云搭话,就自顾往回走了,姬逸云也不好打扰人家,一路上该问的也问了,只有天师道掌教才能知道接他这个普通人回来的目的,绕过广场一座巨大的香炉,在青石台阶拾级而上走进大殿。“这群西方修士太猖狂了,这是我们祖上三皇五帝留下的五色祭坛被他们抢走了大半!实在可恶至极!”“就是要是先辈还没离开他们如何敢如此行事,早就灭了他们一群蛮夷之辈!”“好了!形势比人强,哎!都静一下,有件事我要宣布一下!师傅回来后让我代收一位徒儿!”姬逸云刚进来就听到一群中老年道士在吵的面红耳赤,愤懑不已,掌教看到他来了后抬手一压气势外放,让周围的人都安静了下来,对着他微笑着,让姬逸云有点懵住了,他一路上想了很多,但是就是没有想到会是这种情况。“师兄!老祖所说的可是这位小友?呵呵!”一位看起来头发花白的老道士,看起来比掌教还要岁数大,一派仙风道骨,对着坐在主位一位中年道士问道,又看向姬逸云微笑地点了点头。姬逸云一阵惊讶,看来天师道的掌教比这位老道士年纪还大啊。“是啊!一个好苗子啊!可惜发现太迟了,不过……也没有关系,先天道胎很快就能追上年轻一辈!只是可惜生不逢时,天地变了,再也不适合修行,要是上古年间最少也可以成为圣人般的存在。”天师道掌教有些惋惜,开怀又摇头叹息。“小友叫什么名字,可愿加入我天师道?上古年间我们门派也是最顶级势力,虽然现在没落了传承断代,但还有一些底蕴所在!”坐在主位有些威严的中年道士微笑地看着姬逸云说道。“我叫姬逸云,愿意加入天师道!”姬逸云想都不想就躬身行礼答应了,现在自己就需要一个安定之所,能加入天师道自然再好不过了,虽然听到他们议论说自己是什么先天道胎来着,那就是看上自己是个先天道胎,才会收留自己,不过又有什么关系呢?“好,哈哈!我叫张承德,你以后就叫我张师兄吧!”“是,张师兄!”“来给你介绍我的四位师弟,以后他们也是你的师兄,这位是你剑道一脉的吕师兄吕廖,这位是你雷道一脉张师兄张成林,也是和我同一脉……”经过这位张承德师兄的一番介绍,让静静听着的姬逸云大致了解天师道总共有三脉,雷,剑,符,吕廖剑道,张成林和这位掌教师兄同为雷道,还有林正风,林峰景两位师兄为符道一脉。“好了,姬师弟你先回偏殿休息吧!等下我议事完之后会去找你,还有到时再召集门派弟子宣布你的身份!”姬逸云也知道目前自己虽然身份高,但现在却没有一点修为在身,实在不合适和这几位师兄们讨论什么事情,姬逸云出了主殿,直接往刚不久醒来的那座偏殿回走。姬逸云走后,主殿又陷入了之前的沉闷气息,老道士为了保住泰山五色祭坛与人斗法,伤了元气,加上已经活了两千多岁,在仙台二层天圆满已经是差不多到了极限的年纪了。地球陷入末法时代,天地精气枯竭,延寿宝物实在没有多少,就算有早几代也已经消耗掉了,几位主事者也无能为力挽救,确实让人无力。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