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根源波动

“嗷呜!”

包围拉鲁拉斯的一只大狼犬突然抬起头嗅了嗅,凶恶的目光瞬间锁定了灌木丛的方向。

另一只大狼犬的反应更夸张,它直接张开嘴,对着灌木丛使出了影子球。

暗紫色的能量球瞬袭而至,速度快到胡杨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到胸口遭到重击。

尼玛!他只是想过来问个路,用得着这么凶残吗!

突发状况吸引到了那两个男人的注意力,他们迅速将目光移到被打的人仰马翻的胡杨身上。

“吼呜。”

大狼犬从喉咙间传出一阵低吼,它用强劲的前腿按在胡杨的胸口处,目光不善的看着他。

“嘎!”

见到胡杨被攻击,古月鸟面上的表情终于发生了变化,它的眼中亮起一道白光,下一秒,一个个蓝色圆环自它周身凭空浮现。

周围的空气开始变得躁动起来,一股难以言喻的威压充斥着这片天地。

“那是什么?!”大狼犬身后的男子见到这一幕属实被震惊到了。

那只精灵,那种充满压迫感的招式……他从来没有见过!

没有人回答他,因为下一秒,就有无数青白色的闪耀光线从古月鸟周身的蓝色圆环中激射而出,对两只大狼犬实现了无差别的精准打击。

胡杨看呆了。

那不是盖欧卡的根源波动吗?!

这一幕倒映在了拉鲁拉斯的眼眸中,它看着胡杨,胡杨看着古月鸟。

一秒,两秒,三秒。

面前的大片区域在光线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生着变化。

树木、草地,这片区域的植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分解,被摧毁,被湮灭。

那两只大狼犬更是直接陷入了濒死状态。

等到一切归于平静,胡杨才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

这招根源波动的威力实在是太离谱了!

他站起身看向古月鸟。

在使用完这一招后,古月鸟再度恢复成了呆傻的样子,重新站在了他的肩膀上。

那两人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满脸恐惧的看向古月鸟。

刚刚的那覆盖范围极广的攻击距离他们站的地方只差了一个巴掌的距离。

看着直接被秒杀的大狼犬,人类被命中会变成什么样,他们根本都不敢想!

想到这里,二人对视了一眼,直接调头就跑。

但就在这时,一道充满高傲冷艳气质的身影凭空自他们的退路上出现。

那是,沙奈朵!

沙奈朵的眼中亮起一层蓝光,愤怒的用念力将那两人从地面抓了起来,狠狠的朝一棵粗壮的树干上扔了过去。

两声闷哼声传来,他们瞬间陷入了昏迷。

好…好快!

胡杨还没反应过来,便感觉到面前白光一闪,那只沙奈朵使用瞬间移动来到了他的正上方。

超能力迅速凝聚成一把实质光刃,眼看着就要劈了下来,突然间,一道小小的身影挡在了沙奈朵与胡杨之间。

胡杨迅速与这只危险的沙奈朵拉开了距离。

拉鲁拉斯满脸焦急的对沙奈朵说了什么。

片刻后,沙奈朵面前的精神利刃凭空消散,放弃进攻,转而神情严肃的看向拉鲁拉斯,像是一个在训斥女儿的母亲。

拉鲁拉斯发出了软软的叫声,它回头看了一眼胡杨,然后便与自己的母亲一起用瞬间移动离开了这里。

“呼……”

见状,胡杨松了口气。

很明显,刚刚他被沙奈朵误认为与那两个人是一伙的了。

精灵世界实在是太危险了,他明明只是想过来问个路而已!

胡杨转头看向古月鸟。

所以,刚刚他被攻击,是触发了古月鸟的自动保护机制?

“再使用一次根源波动?”胡杨尝试道。

“嘎?”古月鸟用翅膀扶着脑袋,满脸呆傻的与他对视。

胡杨:“……”

他放弃了沟通,转而上前查看起了那两只大狼犬的情况。

[种族:大狼犬♂]

属性:恶

特性:自信过剩

种族值:420(生命:70,物攻:90,物防:70,特攻:60,特防:60,速度:70)

已会招式:咬碎、小偷、飞沙脚、大声咆哮、影子球

目前情绪:昏迷状态,无法感知

身体状态:重伤(失去战斗能力,且伤势无法自动恢复)

濒死(如果得不到治疗,将会死亡)

友好度:-50(当心!它已将你视作敌人,会随时对你发起攻击)

一招秒加上如此大的破坏力……

即便是胡杨,也被自己亲手修改出来的这只魔法精灵的表现给震惊到了。

种族值六项全满,甚至比种族值最高的无极汰那还要高出了一大节。

这种能够在游戏里出现的离谱产物,身为创作者的他可是向gf谢罪的!

要是古月鸟能与他沟通就好了。胡杨有些遗憾的想。

深刻了解到了古月鸟的破坏力,胡杨站起身,走到那两个被沙奈朵打倒的两个人类面前。

伸手探查了一下他们的呼吸,在确定没有死后,胡杨把他们的上衣脱了下来,拧成条装后把他们分别绑在了两棵树上。

然后搜刮了一下他们的全身,将搜到的东西从大到小依次摆放在了地上。

两颗空的普通红白球、一个黑色的,外形类似于对讲机的通讯工具、几瓶喷雾式伤药、一个装着联盟币的钱包,以及一张去往凯那市的船票。

“凯那市……所以这里是丰缘地区?”看着船票上的信息,胡杨若有所思。

那么这两个人,是熔岩队或海洋队的成员?

不像啊,胡杨记得熔岩队与海洋队的制服不是这样的。

这时,那类似于对讲机的通讯工具中突然响起一阵噪音,紧接着,里面传出了一个女人的声音:“竹原,得手了没有?拍卖会那边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就差你那只拉鲁拉斯了!”

胡杨没有回答。

那边察觉到了异常:“竹原?”

“他睡着了。”胡杨压低声音,道:“你有什么事和我说就好了。”

“???”那边很警惕,在发现不对劲后迅速挂断了通讯。

这时,面前男人的眼皮动了动。

胡杨放下对讲机,提醒道:“再装下去,我不介意把这条死鱼从你后面塞进去。”

魔鬼!

男人迅速睁开眼睛,看着那条翻白眼的鱼,下体一凉,忌惮的看了一眼他肩膀上的古月鸟,问道:“你要干什么?”

“很简单,回答我的问题。”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