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当场抓包

如果说上一秒胡杨的感受是如临冰窖,那么现在他的心情绝对可以称得上是春暖花开。

先不说别的,至少他在这个世界的安全问题得到了保障。

那么现在。

“古月鸟”胡杨对古月鸟下令道:“使出亚空裂斩!”

“嘎?”

古月鸟用翅膀扶着脑袋,动作犹如小霞的那只会超能力的可达鸭一般。

一秒钟,两秒钟,三秒钟过去了,天空似乎有一阵乌鸦飞过。

古月鸟歪了歪头,眼神呆滞。

胡杨:“……”

不会吧?难道说是因为他的训练家等级不够,所以古月鸟才不听指挥?

胡杨迟疑了一下,想到古月鸟信息栏上面显示的一百好感度,蹲下来指着自己问道:“你认识我吗?”

古月鸟终于不扶脑袋了,改为低头用鸟嘴玩弄地上的石头了。

“……”

胡杨伸手试着摸了摸它,在确定古月鸟不会反抗后,胡杨把它从地上抱了起来。

“嘎?”

古月鸟发出了疑问的声音。

胡杨又问道:“你能听懂我说话吗?”

古月鸟发了会呆,然后转过头,用嘴巴整理起了身上的羽毛。

胡杨看着这一幕,心中对此有了大致的猜测。

古月鸟不抗拒自己的触碰,说明它知道自己。

但它对自己的指令与声音却毫无反应,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有两种。

一,古月鸟听不懂。

二,古月鸟听不见。

从未有过当训练家经验的胡杨很疑惑。

难不成动漫与游戏里,精灵天生就能听懂人类说话的能力,是不存在的?

又或者说,这只古月鸟不是真正的精灵的原因?

众所周知,游戏中的精灵只是一串没有感情的数据,它的一切行为模式与能力,都是被程序员提前给设置好的。

想到这里,胡杨从旁边拿起一块石头,趁古月鸟不注意用力丢进了河里,河水顿时传来了一阵清晰度“噗通”声。

胡杨观察着古月鸟的动作,在声音传来的那一刻,古月鸟明显听到了声响,迅速的抬起脑袋,朝那个方向看了过去。

是听不懂。

可是不应该啊?

但现在明显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

胡杨准备出了森林以后,去找其他训练家问问。

他将古月鸟收回了配套的大师球中,自己则起身顺着河流继续向前走。

水源对任何生物来说都是最重要的东西。

自古以来,人们的部落与村庄都会傍水而建,这样走下去离开森林的几率,明显要比像无头苍蝇一样乱转要大的多。

因为之前遇到过大针蜂的原因,这次他走路的动静要收敛了许多,能不发出声音就不发出声音。

但即便如此,他还是吸引了一些野生精灵的注意力。

草丛里的蛇纹熊、树上蠕动的刺尾虫、在水边喝水的连帽小童,甚至还有一只稀有的大嘴娃。

这些精灵并没有对胡杨做出攻击的举动,只是带着好奇的性质在远远的观望。

胡杨看的十分意动。

真实的宝可梦生态!

这些是游戏中远远无法体现出来的!

他好想去摸摸它们!

虽然心动,但理智告诉他,如果他真的上去做了,那么一定会迎来对方警惕的攻击。

在走出了一段距离以后,胡杨感觉到腰上的灼痛开始变得明显了。

他掀开衣服一看,发现紫色的区域开始扩散了。

这明显不是一个好的情况。

在事情变得更糟糕以前,他得尽快离开这里。

肚子也越来越饿了。

夏天的余威还未彻底消散,随着中午的到来,空气中的温度也开始升高,这不是正常的热,而是一种闷热。

以胡杨三十年的生活经历来看,这很明显是要下雨的节奏。

“大嘴蛙,蛇纹熊,难道这里是丰缘地区?”胡杨在心中做出了猜想。

但很快,树杈出现的藏饱栗鼠又让他不确定了。

藏饱栗鼠,首次登场于宝可梦剑盾当中,是迦勒尔地区的精灵。

不过仔细一想,游戏与现实不同,游戏分为先后,先出的版本自然没有后面世代的精灵,但后面几世代的游戏,却会出现前面几个世代的精灵。

这也就意味着,迦勒尔地区以及合众地区的精灵,完全有可能出现在其他地区。

早上中午都没有吃饭喝水,胡杨现在又饿又渴。

他眼尖的看到那只藏饱栗鼠怀中抱着一颗树果。

藏饱栗鼠,习性与现实中的松鼠相近,都有在秋天提前储存过冬食物的习惯。

所以,跟着它说不定能找到吃的。

再幸运一点,说不定还能找到可以解毒的桃桃果。

只犹豫了两秒,胡杨便果断做出了跟过去的决定。

按照他的脚程,走出森林不知道要猴年马月。

也许这片区域是藏饱栗鼠很熟悉的地方,所以它并没有很警惕,抱着一颗粉色的树果,在树木间来回跳跃。

胡杨紧紧的跟在后面,躲在一棵大树后看着藏饱栗鼠将树果丢进一棵大树的内部。

做完这件事后,藏饱栗鼠就离开了。

胡杨跑过去,把胳膊伸进树洞,在心里默念着对不起,然后摸了一颗果子出来。

[橙橙果:吃下后可以恢复精灵的少许体力。]

相关信息浮现在了胡杨脑海中。

不是他要找的目标,将橙橙果放在了左手中,右手再度伸了进去。

然而就在这时,一声心碎的尖叫声从上方的树干上传了下来。

胡杨抬头,与折返回来的藏饱栗鼠对视。

“……”

“……”

好尴尬。

想他堂堂一个有手有脚的成年人竟有一天会沦落到偷“松鼠”藏的“过冬栗子”吃的地步。

更关键的是,还被人家给当场抓获。

这还是胡杨三十年以来第一次做这种事,他下意识拔出手,伸出什么都没有的右手试图蒙混过关。

但精灵与普通动物不同,它们是非常聪明的。

藏饱栗鼠眼尖的指着他的左臂,发出了指责的声音。

胡杨:“……”

还不等他有所行动,愤怒的藏饱栗鼠从天而降,胡杨一个没站稳,在惯性的作用下被扑倒在地。

藏饱栗鼠的小拳头梆梆的锤在他的脑门上。

胡杨连忙掐着它的胳肢窝把它抓起来,把橙橙果还了过去:“别打了,我的错,还给你!”

这种事情毕竟是他理亏。

藏饱栗鼠接过,哼了一声,突然间,它的鼻子动了动,目光转移到了这个人类的腰上,它闻到了“毒”和“鲜血”的味道。

胡杨注意到了它的举动,直接把衣服掀了起来,露出中毒的伤口,装可怜道:

“真的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偷你东西的,我中毒了,再不解毒我马上就要死掉了。”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心中带着一丝试探。

古月鸟听不懂他的话,那么其他的野生精灵可以吗?

事实证明,是可以的。

因为他看到了这只藏饱栗鼠犹豫了一下,然后飞奔至树洞,在里面翻找了一会,抱着一颗粉色的树果跑了出来。

它那毛绒绒的脸上满是不舍,半晌,像是做了什么重大决定一般,一脸坚决的将这枚树果推了过来。

[桃桃果:拥有治愈中毒的神奇能力。]

胡杨很震惊:“给我的?”野生精灵这么善良的吗?

藏饱栗鼠点了点头,吱吱叫了两声,然后在胡杨的肚子上伸出了自己的右腿。

胡杨这才注意到,那上面系着一根小小的蝴蝶结样式的粉色绷带,之前被小家伙身上的皮毛覆盖着,所以他才没有发现。

那是只有人类才能系出来的样式。

胡杨愣了一下,他从藏饱栗鼠的态度中隐隐约约猜出了一种可能。

这只藏饱栗鼠以前被人类救助过,所以它对人类抱有很大的善意,并会在这里选择帮助自己。

想到这种可能,一股莫名的兴奋自他的内心深处油然而生。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