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屋漏偏逢连夜雨

冷月当空,夜色朦胧。

大晚上的出了这样的糟心事。

但是徐老怪和洪胖子似乎都没怎么受影响,依旧一边喝着咖啡一边谈笑风生。

钱宸远远地看到他们。

然后就被动指助理要求翻俩跟头看看。

虎落平阳啊。

可一想到唧唧,顿时就没了脾气。

赚钱不容易。

咱家忍!

利索的翻了两个跟头,动指助理立刻就认可了钱宸的身手。

然后给钱宸拆解动作。

人家导演和动指全程都没往这边看一眼。

和洪胖子搭话,上来就称兄道弟?

不存在的。

剧组内部非常传统。

分位尊卑等级森严。

还有很多稀奇古怪的忌讳。

钱宸这边用了几分钟就领悟了武指助理的意思。

然后被要求去换衣服。

化妆是不用了,黑衣蒙面,只露俩眼睛。

他们一伙人是去刺杀狄仁杰的。

“老爷,演员马上就位了。”动指助理过去和徐老怪说了一声。

徐恪,徐老怪,在香江被尊称为老爷。

这是江湖地位。

“这么快?”徐恪挺惊讶。

“明显是练家子。”动指助理是洪家班的老武行。

“真是练家子的话,那就不用再去外面找了。”徐恪歪头看向洪京保。

“不管是不是练家子,都悠着点,没买保险。”

钱宸出来,导演很快就喊321开始了。

这场戏,一共有好几拨人出场。

被刺杀的狄仁杰、瞎子淩,刺客,还有来救援的人。

八个刺客。

但只有四个人出演。

钱宸被分配了几个动作,一番搏斗,最后被打倒,丢进火坑里毁尸灭迹。

火坑要后期处理。

都非常简单,他甚至都不需要吊威亚。

其他三个武行,有俩是资深的,主要动作由他们来完成。

这些人功夫不行啊。

钱宸顺顺当当的就把几个动作给完成了。

一点都没感觉到压力。

他一直期待的意外并没有发生。

人家俩资深武行一直活蹦乱跳的,导演和动指也没往他身上多留意。

咱家的媚眼都抛给瞎子看了。

好在躺尸给了十块钱红包,据说这玩意必须要快点花出去,不然不吉利。

中途休息的时候吃了个宵夜,炒河粉,有点辣,很过瘾。

钱宸照例拿了两份吃掉。

也没有谁说啥。

等到彻底结束拿回演员证,时间已经快要三点。

基哥跟钱宸一起去拿车。

钱宸的是脚踏车,基哥的是电动车。

“哎哟,钱宸,你好运气啊。”

“怎么了?”钱宸不明白。

“看……”基哥直接拿手机屏幕给钱宸看。

原来是《通天帝国》剧组那边的人发过来的。

大概意思有三点,一个就是让钱宸明天晚上八点继续来报道。

第二个就是让钱宸去买个武行保险,钱可以找剧组报销。

第三个就是今天钱宸的大夜给开了三百,说辛苦了,不要把这事到处说。

“我去,发达了啊。”钱宸乐了。

“三百我先给你,加上那一百二,你去青旅开个房睡觉足够了。”基哥掏出几张票子,递给了钱宸。

钱宸一把接过:“大恩不言谢。”

这是自己的贵人啊。

换做自己大权在握的时候,必须要给他安排个宫里的职位当当。

“别客气,我早上还有戏,得赶紧回去。”

基哥启动了电瓶车,骑着回家睡觉。

而钱宸踩着脚踏车先来到了郑传和的店里。

他的充电宝还在这里。

桥洞不能充电,全靠充电宝。。

郑传和开了门,钱宸放下脚踏车带上背包就要走。

保级事关重大,哪有闲钱去住青旅。

“都几点了,别瞎折腾了,就在我店里睡着吧。”

“谢了郑哥,我回去还有点事。”钱宸拒绝了。

“怎么还这么犟,算了,把脚踏车骑上,这个点跑回去得个把小时。”郑传和很无奈。

“那我不客气了。”

着来到之前的桥洞,钱宸四下张望了一番。

这种偏僻的道路几乎没有车。

更没有人。

风水宝地啊。

把脚踏车藏好,小心翼翼的爬回桥洞,钱宸顿时傻眼:

遭贼了!

行李箱的东西全都被人翻了出来。

酒精炉不见了。

早上晾晒的衣服不翼而飞,连裤子都被偷了。

被子也少了一床半新的。

幸好他重要的东西都放在背包里。

不然真的是倾家荡产。

将散乱的东西收拾好,钱宸盘膝坐在垫被上。

看着眼前粼粼的河水,这个时候真的很想有一根烟啊。

倒计时72时25分44秒!

过去了27个小时35分钟。

赚回来500+120+300+10=930块钱。

吃饭都是剧组的,没花他的钱。

郑传和说了给一百,可钱宸只送了一趟外卖。

这个钱也不知道给不给。

就算加上原主的几十块钱,也就剩下一千块。

兑换十个小时而已。

入不敷出的太严重了。

本以为保级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却没想到累个半死就这局面。

实在是心酸。

好在碰到了基哥,不用担心明天没戏可跑。

只是这桥洞是没法住了。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总不能报希望于这个贼嫌弃他太穷,以后再也不会光顾吧。

钱宸整理了一下衣服铺在草堆上。

就这样盖着垫被凑合了两个小时。

闹钟在早上六点准时响起。

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耽搁。

他拽着行李箱,用绳索吊到了桥上,然后放在自行车后座,凄惨的离开桥洞。

往好了想,咱家将来有一天功成名就。

这地方也该是一处景点。

不过,在此之前是必须找个地方落脚。

衡店的群演,大部分都住青旅或者租房,但也有一些实在快混不下去的会躺公园。

那是夏天。

现在都十一月了,早晚都挺冷的。

钱宸把行李箱放在郑传和那边,打算继续帮郑传和送外卖。

说不定还能碰到个剧组缺字画呢。

“先吃点饼,然后赶紧找个地方安顿了。”郑传和在围裙上擦了擦手,给了钱宸一百块。

“谢了,郑哥,嫂子,你顾着客人吧,我自己来。”

钱宸饥肠辘辘,厚着脸皮给自己弄了一大块葱油饼,切成小块。

从桶里舀了一碗胡辣汤开吃。

郑传和在后面做饼,他媳妇在前面售卖。

“桥洞不住了?”

“不住了,我的被子都被人偷了。”

“哈哈~”

郑传和直接忍不住了。

“郑哥,认识什么人不,帮我找个不需要押金的。”

钱宸吸溜吸溜的把汤也喝完了。

真是暖和。

金刚童子功还没大成,做不到寒暑不侵。

“有倒是有……”

他只是有点感慨,睡桥洞真的这么锻炼人吗。

钱宸的改变他看在眼里。

简直翻天覆地。

单就吃饼这一点。

放在以往,以这小子的矫情劲,他是绝对要先问清楚价钱才会下嘴的。

“郑哥你帮我介绍一下,大恩不言谢。”

原主之前住青旅,环境不怎么样,还要二十块钱一天。

住青旅的理由一个是不要押金,另外一个是原主觉得自己可能很快就要火,用不着一个稳定住所。

“环境有点差……算了,比你的桥洞好,就我家阁楼,你直接上去吧,被子的话,等会小婉回来,让她给你送一床过去。”

“谢了,郑哥!”

钱宸擦擦嘴,拖着行李箱开始爬楼。

郑传和的餐馆开在一楼,是个单开间的小门面,而他家则住在这栋街边四层建筑的顶楼。

楼梯再往上,就是小阁楼。

里头过半的地方都堆满了米面粮油。

另一半的地方,放了一张一米左右的单人板床,头顶有个小天窗,是封闭的。

钱宸找了一下开关,发现房间有灯。

还挺亮。

往里有个小卫生间,可以洗澡,只是没办法站直。

没什么大不了的。

比以前上茅房方便太多了。

把有点潮湿的垫被在床上展开,让清晨一角的阳光洒在上面。

钱宸转身走了下去。

他没有时间睡觉!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