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咱家给你们写一张

六号影棚是个大剧组,百十号人吃饭。

钱宸没能进去,只是把早餐送到外面就被拦住了。

剩下的两箱送到九号。

九号这边人少,但是却非常的热闹。

因为副导演在骂人。

钱宸稍微听了一下,很失望的发现并不是“有演员受伤了”之类天上掉馅饼的事。

也不知道能不能给他们的演员弄点伤。

“谁能告诉我这怎么回事,不想干了是吧,这都第几次了。”

副导演喝了口水,继续喷。

几个道具组的人低着头,陪着笑,卑微做人。

看来即便是几百年过去了,人也还是要分高低贵贱,要讨生活。

就在钱宸感慨着要打道回去的时候。

他猛地用脚刹住了车轮。

“再写一副?”

“这幅字,花了五百块钱!”

“现在再找他写,来得及吗?导演和主演九点钟就到,你去跟导演说?”

五百块!

写字!

哎哟,这不巧了嘛。

咱家能讨得皇帝和干爹的欢心,一路从御马监掌司、司礼监秉笔,尚膳监掌印,并且在干爹调任南京后,顺利升任东厂厂公。

就是因为手里有几套绝活。

这其中就有书法。

不要觉得太监都不学无术,里头有才华的可多了。

就比如钱宸他干爹冯保,人家不仅是音乐家,还是书法家。

《清明上河图》上有人家的题跋。

被人称作太监书法之冠。

“咱……咱也会书法,要不咱给你们写一张?”

副导演正气的头昏脑涨。

冷不丁旁边就有人来了一句。

语气轻慢,完全无视他气得青紫的一张脸。

这让他更加的脸红脖子粗。

“这可是导演要求拍特写的字,一定要有风骨……等等,你是干嘛的,我怎么没见过你?”

副导演不认识钱宸,才发现他们中间出现了一个陌生人。

剧组里有做群演的认识钱宸。

但他们也不会主动站出来,副导演正愁着没人撒气呢。

“就是这幅字吗,写的也不怎么样啊,拿纸笔来,我给你们写副更好的,不好不收钱。”

钱宸懒得和这些人虚与委蛇,给机会我就试,不给机会我赶紧去找下一家。

倒计时91小时31分13秒!

本厂公的生命都是用秒来计算的。

这个剧组不是草台班子,服化道都还可以,要不然就不会对一副被损坏的字吹毛求疵了。

所以纸笔都有。

钱宸二话不说,卷起袖子就开始抄写。

纸的质量真挺好,比宫廷里的还好,笔墨就差点意思,但也不影响他发挥。

而内容对他来说更没什么难度。

“……以皇上妃嫔在侧,宜思戒之在色也。夫何幸十俊以开骗门,溺爱郑氏,储位应建而未建。其病在恋色者也……”

唉,估计又是大臣写给皇上的。

咱家劝你不要多管闲事。

皇上能听才怪呢。

换你是皇上,让你不要“恋色”,你能顶得住吗?

不过,这个皇上“夫何幸十俊以开骗门”就比较过分了。

连小太监都下手。

呸!

很快,一副字就写完了。

从艺术的角度如何评价,副导演他连个鸡儿也不懂,最多是能分得清好坏。

怎么看都觉得钱宸写的这一副更好。

而且还是繁体字。

“多少钱?”副导演决定就拿这个顶上了。

“你们有适合我出演的角色吗?”钱宸想的是混个角色,先完成系统任务。

奖励一百积分,那就是一百个小时。

“没有!”副导演打量了一番钱宸,果断的摇头。

“那一千!”钱宸狮子大开口。

“不行,五百,之前那一副就是五百写的,现在也给你五百。”副导演觉得五百可以接受。

“那行吧,给钱。”

厂公大人一幅字,最高的记录卖出过八千两白银,除了给字,还帮忙安排了个布政司都事的差事。

到了这边,就没办法讲究了。

这里是衡店,剧组道具而已,不可能给太高。

三千块的雨伞,也就糊弄一下煤老板。

钱宸不太信任刚出来的致富宝,选择收现金。

五张纸片儿,就是他刚才一幅字的价格。

难度不算高,就是钱有点少。

比不上抄家来钱快。

“那个谁,出去不要乱说,今天这事要保密,回头有这样的机会还找你。”

副导演端详着这幅字,越看越觉得牛皮。

人才啊。

可惜长得太周正,颜值太高,把你放进剧组,我直接就把男一和男二得罪死了。

“好呀好呀。”正准备高冷着离开的厂公大人,立刻化身小宸子。

加了联系方式,钱宸蹬着脚踏车回餐馆。

然后又被郑传和吐槽效率太低。

“有点事耽搁了,九号棚那边请我写了副字,赚了五百块呢。”钱宸也不生气。

“写字,就你?”正在往车上搬盒饭的郑传和都惊呆了。

“我会写毛笔字怎么了。”

“你写给我看看。”

“在哪写,有笔墨没有。”

“小婉,去把笔墨摆出来,还有我昨天带回来的画轴。”

小婉是他闺女,高中毕业后就在家啃老。

一切很快就绪。

但是钱宸觉察出不对味了。

“老郑,你这是要白飘啊。”

“嘁,我就是想看看你写的咋样,如果还行的话,回头帮你介绍点活,还可以安排你去当笔替。”

郑传和的小气是出了名的。

一毛不拔。

他的餐馆连个牌匾都没有。

他甚至决定自己动手写个牌匾,至少看起来很有童趣。

“居然还有笔替!”

钱宸一听这话,立刻就觉得让郑传和白飘一次也没啥。

【大钱快餐】

“不错,不错!”

郑传和其实也看不懂,只觉得看起来很高大上。

最主要的是没花钱。

“秦王宫四号棚缺群演杂兵,要年轻能跑得动的,小宸子你赶紧去。”

钱宸写完字,郑传和并没有真的白飘。

“借你脚踏车一用啊!”

有鸽子捡,怎么不早说。

钱宸二话不说,蹬着脚踏车就过去了。

“他这是怎么了?”郑大嫂没办法理解,前几天还挑三拣四的小伙,为啥变化这么大。

“这两天突然降温了,小婉要是跟着去睡两天桥洞,也会这么乖。”

郑传和冷笑。

“哦,看来是冻得。”

这边儿秦王宫主要就是《美人心机》剧组,不过《通天帝国》也还在拍。

秦王宫面积非常大,经常是好几个剧组在一个区域。

钱宸赶到的正好,直接就被之前见过几次的基哥拉着进了剧组。

基哥是领班,跟着郑传和混的。

基哥。

小基基。

这名字太亲切了。

“演员证给我,啥也别说,直接进去换衣服,给你穿什么你就穿什么,等会那个小胡子会讲戏,听清楚,别弄错了。”

“明白!”

他其实都没弄清楚这里是《美人心机》剧组,还是《通天帝国》。

道具是铠甲。

这类群演叫大铠。

服装又脏又臭,还混杂着一些脚臭味尿骚味,比宫里太监身上的尿骚味和香粉味更令人作呕。

但是钱宸选择了忍。

换了衣服,听了戏才知道是《美人心机》。

听说女演员都挺漂亮的,什么林新茹、杨宓、王莉昆一水的美女。

不知道和宫里的娘娘们比起来怎么样。

可惜咱只是个小群演。

和她们搭不上戏。

床戏吻戏就更别想了。

钱宸他们这些群演,抬着一根根大木头道具全力奔跑,以此来做背景板。

到时候主演的替身会以这个背景拍戏。

“咔,再来。”

“35场,第6次,321,开始!”

钱宸终于知道这边为啥会缺人了。

大木头是道具,可重量依旧不轻,这么抬着跑。

任谁也受不了。

就赚你几十块钱,有必要这么瞎折腾吗?

你们拍美人的,玩什么战争大场面啊。

有些年老体弱的直接就找借口跑了。

导演这边干脆换一批年轻力壮的。

就在钱宸抬木头的时候,《风雨西津渡》的导演乌兹牛正在和章铁麟聊天。

“章老师,刚才我发了一张图片,是帮剧组找来的道具,麻烦你帮忙掌掌眼。”

乌兹牛是第五代导演里的代表人物。

曾经执导过《贞观》,章铁麟在里头演罗艺。

章铁麟不敢怠慢,连忙切换打开对方发过来的图片。

看了好大一会,才说道:“一时半会,竟然看不出是哪位的手笔,乌老师你这拍戏也太下血本了吧,求这么一幅字当道具。”

“你就说这字怎么样吧。”乌兹牛有些得意。

他鉴赏能力不如专业人士,但也一眼看出了这副字的不平凡之处。

副导演根本没糊弄到他。

“风神俊朗,圆融老道,这是赵孟頫一派的风格啊。”

章铁麟看的心痒难耐,有点迫不及待的说道:“乌老师你也知道我这个人爱字,等会你戏拍完了,能不能把这副字转给我,我出双倍价。”

“哈哈,我也挺喜欢的,以后再说吧。”

双倍价?十倍价也不卖!

这特么就是五百块钱买来的。

啧啧,五百块钱。

乌兹牛挂掉了电话,爱不释手的捧着那副《酒色财气四箴疏》。

回头拿去送人,根本不是用金钱能够衡量的。

很难想象这是一个年轻人写出来的字。

五百块钱。

回头得给他安排个角色才行。

据说小伙挺帅,副导演担心会影响男一和男二的地位。

真是杞人忧天。

男一是演过陈家洛、沈浪的黄翰兵,男二是演过慕容复的修青。

俩人都过了需要靠脸吃饭的年纪。

不过,戏里确实没有什么适合小年轻的角色。

要不就看看圈里,谁那边有机会,随手就能给他安排一下。

他开心。

章铁麟却气的半死。

既然不想转让给我,干嘛拿给我看啊。

我堂堂国际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帮人鉴赏字画,可都是要收钱的。

此外,他必须得承认。

这字比他写的好。

他那一副一二十万的价格,大多是明星效应。

就像主持动物世界的那位赵老师,生前一幅画卖七十万,比他书画家的老师还贵,但是他去世不到一年,就几百块都卖不掉了。

而章铁麟刚才看到的那副,却是实打实的名家手笔。

回头得托衡店的朋友打听一下,问问乌兹牛从谁哪里买的这幅字。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