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想要杀人灭口

人族的修行之法可不是轻易能学到的,白蛇精当年也是运气好在一个道长的座下听了十几年道经,才得道开悟,脱离凡胎。

开悟后免费听道法的时间没太久,那道人就外出云游再也没回来,道观衰败倒塌,直到百年后影月派祖师来此推倒残垣断壁开山立派。

那年她只偷看了一眼,就差点被影月派祖师斩了下酒,吓得她躲在后山水潭之中,再也没敢在新建筑里冒头。

林菲菲虽然现在是人族,但毕竟灵魂是妖族,因此对于人族垄断道法的行为嗤之以鼻,完全就不在乎将之泄露出去。

凭什么妖族就要低人一等呢?学个道法不是给人当坐骑就是做奴仆,偶尔贪嘴吃个人,就要被喊打喊杀,可人族狩猎起妖族来何尝手软?为了增强自己的修为杀妖取丹,还能赢得旁人的尊重喝彩,难道就有天理了?

怪就怪他们妖族是一盘散沙,各自占山为王,哪像人族,不仅有人皇,还有道祖、佛祖、文圣武帝,轻易就能凝起一股庞大力量,说剿灭一个山头的妖魔就能剿灭。

待把入门法诀讲解完,天色已晚,林菲菲告辞出去,为表感激,白蛇精又送上一颗避水珠和一粒筑基丹。这一次可不是被敲诈的,而是真心实意地回馈林菲菲,毕竟对妖族如此友好的修行者可不多见。

“妹妹,出去还请别提姐姐这潭底的事情……”送出水域时,白蛇精终是忍不住吞吞吐吐说了一句。

林菲菲挑了挑眉,莞尔一笑:“姐姐放心。”

有了避水珠,林菲菲就不怕水了,可比她自己掐避水诀效果好太多了。

平静的水面“哗啦”一声,冒出个人头来。

“啊!!!何方妖孽?!”一声惊叫响了起来,随后便是一颗含着劲道的石子打了过来。

林菲菲行动敏捷地避开攻击,运起灵力破水而出,长剑出鞘,还未打起来,刚才惊叫的那女修又惊叫了一声。

“你你你……你没死?”

“我没死啊。”

林菲菲收起剑,打量了对方一眼,从之前搜魂中得到的信息里显示,眼前这女的是自己的同门师姐何晶,男的则是朱长老底下的嫡系弟子曲凌杰。

瞧两人着急忙慌整理衣裳的模样,林菲菲便明白了,这是在后山当野鸳鸯呢。

她可懒得管这种闲事,懒懒道:“啊,这个,你们随意哈,我什么都没看见。”

说完就提着剑,优哉游哉地走了。

林菲菲本想直接下山,谁知身后的人却不放过她。

两人对视了一眼,何晶提剑发狠道:“不能让她出去乱说,否则你的管事之位就悬了。反正,她都是死人了。”

“妖孽,以为占了人身就能瞒天过海了吗?受死吧!”

曲凌杰点头,同时祭出长剑直取林菲菲的后心。

林菲菲没想到两人竟然只是因为被撞破了奸情就要杀人灭口,完全不顾同门之谊,简直被人类的无耻震惊,忙回身招架。

果然,人害人可比妖凶多了。

还好她的身体在妖丹和龙形玉的滋养下完全恢复了,要是之前刚入棺时那个半死不活的状态,她现在哪里还有命在?

后山中,三人斗剑,招招都是狠辣的杀招,谁也不敢掉以轻心。

何晶越打越吃惊,原先这个小师妹虽然也厉害,但绝没有现在这般厉害,跟他们一样都是炼气高阶的境界,一打二,怎么都不该是当下这幅势均力敌的模样。

迟迟拿不下林菲菲,何晶和曲凌杰都急躁起来。然而越急躁,就越容易露出破绽,林菲菲觑准时机,使出轻歌剑,带着清脆的乐声和迷幻效果的快剑瞬间就刺中了两人。

“你果然是夺舍的妖魔,这剑招根本不是我们影月派的。”何晶吐了一口血后倔强道,“你是谁?”

差点忘了这剑法会暴露自己了,不过不要紧,灭口了就是。现在不是他们俩想杀她,而是反过来了。

“师姐,这重要吗?不管什么剑招,能杀人就好。”林菲菲边说边继续猛攻。

何晶和曲凌杰两人在她的剑下苦苦支撑,后者终于忍不住狐假虎威地喊:“你不能杀我们,否则你也别想活,我师尊不会放过你。”

“好笑,我明明是自卫而已,想必令师会明白的。”

就在林菲菲即将得手的时候,远远传来一道声音:“都给我住手!”

又加紧输出一波快剑的林菲菲把两人刺晕后便飞退了出去,她的神识感知到有她绝对打不过的高手来了,不得不收手,她可不想刚变成人就一命呜呼。

“你居然还活着?”来人是曲凌杰的师傅,同时也是执掌刑堂的长老朱文轩。

他瞧了一眼昏死过去的徒弟,皱眉冷喝道:“残害同门,论罪当诛!”

林菲菲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辩道:“不不不,师叔误会了,我们只是切磋剑法而已。我经历了生死大关大彻大悟,剑法精进了不少,一时没控制好力道。等他们醒了,我一定向他们道歉。”

“出手太重了,下次要注意。”朱长老瞧着林菲菲灿若星子的眼眸,下意识地就相信了她。

“是是是,谨遵师叔教诲。”

倒不是林菲菲又施展天赋神通夺魂摄魄了,而是她身为九尾狐天生自带魅惑,随时随地对外施放。

简言之,她是行走的催眠大师,这还是在她目前外形还不够出众的情况下。越往后,她的外形会因为她的妖丹和神魂而越来越像前世的她,到时候这股魅惑之力才叫厉害。

“你受了一百惩戒鞭,又被五品搜魂符搜魂,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朱文轩是真心好奇。

林菲菲眼珠子一转就捂着胸口倒下装柔弱了:“哦,好痛,我感觉又快要晕了。”

说完就伏倒在地,将脸埋在臂弯里,只露出妖娆的背部身姿,看得朱文轩都不好意思地转开了脸。

别误会林菲菲是故意勾引,不自觉地散发魅力只不过是狐狸精的日常罢了。

“既然你大难不死,就好好活下去吧。”说完朱文轩便提起自己的徒弟御剑飞走了,顺便还用千里传音给林菲菲的师傅带了句话。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