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出场就是修罗场

高耸入云的山顶,明霞幌幌、碧雾蒙蒙,连冰冷广阔的刑场在这幅盛景下都显出了三分仙意。

以十字型被铁链拉伸着的血糊糊的人影,却骤然破坏了这份仙气渺渺的美感。

“第九十八鞭……”

血沫在鞭子下扬起,淋漓地切割着在场所有观刑人的神经末梢。

执鞭者徐永的旁边站着他的小师弟赵二,是这场刑罚的数鞭人。此时他的额头布满冷汗,数到现在已经是带着颤抖的哭腔了。

刻着雷系法阵的惩戒鞭,每一鞭都可令受刑者仿佛被雷击,血肉横飞、痛至骨髓。寻常犯错的弟子挨上二十鞭都要去掉小半条命,而此时场中央被绑缚着的少女却要受刑一百鞭!

疼,无边无际的疼。

我的身体是在消融吗?这场疼痛未免太长了一些,仿佛永无止境。早知这般难熬就不跳陨仙池了,还不如直接爆丹。

一滴冷汗自林菲菲惨白如雪的脸上滑至印满雷击纹的脖颈,她自混沌中醒来,缓缓抬起了头,脸上的神色仿佛刚从地狱爬上来。

她的眼珠黑到泛蓝,眼白完全被血色晕染,似有火星在闪烁,面目狰狞到恐怖。

细微的呻吟至她的唇齿间溢出,细密的血珠在唇下渗出。

徐永只觉那声音似从他的耳间冒出,闻之头皮发麻,鞭子落下时都不觉失了力道。

赵二嘶哑着喊:“第九十九鞭……”

林菲菲这具躯体被鞭打得不成人形,后背隐约可见森森白骨和雷击纹,衣衫早已破碎成条状,迎着冷风颤抖。

白雪纷纷扬扬落了下来,全场寂静,除了鞭子入肉的声音外,便只有雪落之声。

“第一百鞭!”

赵二喊完便瘫软在地,徐永咽了下口水,转身向着刑堂廊下坐着的白衣青年行礼道:“回赵公子,一百惩戒鞭已行刑完毕。”

大喇喇坐在那的白衣青年赵星驰,乃是天下五大仙门之一榣山宗的内门嫡系弟子,同时也是受刑少女林菲菲的前未婚夫。

只见他长身而起,脸上带着冷酷的恨意,一步一步踩着落雪走到少女身前。

林菲菲整颗心都因为剧痛而紧缩着,若不是铁链拉着,怕是早就倒下了。

“呵,还挺能忍,打成这样都不见你哭一声,无趣,白白浪费了我一颗护心丹。现在,你能说实话了吗?”

场内被迫观刑的众女修曾经有多羡慕嫉妒林菲菲,现在就有多同情对方。为了让林菲菲清醒着承受一百鞭,这位衣冠楚楚的上宗子弟竟不惜给她塞了一颗生死人肉白骨的护心丸!

这是一种怎样变态的嗜血爱好啊?

“这次在连云山脉外围小秘境里,你们影月派一行十二人近乎全体覆灭,只剩下你好好活着。流丹至今都昏迷不醒,你说说,这是为何?”

林菲菲头疼欲裂,嘴唇都已被咬得鲜血淋漓,只低着头一声不吭。

她还搞不清楚目前状况。这是哪里?我怎么了?眼前这装逼犯是谁?

赵星驰见她又是一幅神游天外的模样,气冲头顶,一把抓住她的头发往后提,迫使她看着自己,丹凤眼阴鸷地锁定了她,恶狠狠道:“你嫉妒她!你有意引诱她去险地,致使她身受重伤,而你却因为早有准备而没有受任何伤,对不对?你说话啊!”

“不……不对。”

识海深处有强烈的否认之念,她便脱口而出。

赵星驰闻言一笑,松开她的头发,一把按在她后肩血淋淋的伤口上,痛得她闷哼出声。

真是不做人啊!虐待狂!

“不对?你以为我会信你?林菲菲,你怎么这么恶毒?也不瞧瞧自己配不配,居然就敢对流丹下手,是不是我们的婚约给了你什么错觉?嗯?!你听清楚了,从现在起,我,与你,彻底解除婚约!”

林菲菲?我现在的名字叫林菲菲?我夺舍了人族?

林菲菲就林菲菲,反正不过一个代号。

“好。”

林菲菲强忍着疼痛咬着牙关回了一句。

自己居然跟眼前这个变态男有婚约?解除,立刻解除!暴力男要不得!

见她答应地那么爽快,赵星驰的脸色彻底黑了下来,冷冷道:“好好好!你自己同意的。看来你是不打算老老实实交代了,如此冥顽不灵,我便再让你尝尝什么叫生不如死。”

赵星驰收回手,掏出一方巾帕擦了擦染血的手,将污浊的帕子扔在了林菲菲的脸上。

“你会后悔刚刚没死成的。”

赵星驰飞身回到石椅上,用食指和中指自腰间储物袋中夹出一张泛着莹莹黄芒的符纸。

五品符纸!

刑堂院子周围站着的人见此符纸面皮均一紧,对付一个九品炼气高阶的女修,且这个女修还是他的未婚妻,居然用上了五品符纸!五品可是灵符的最高品级了!这是不给人留活路啊!也太心狠手辣了点!

男人呵,果然翻脸无情。

林菲菲的师傅何芸忍不住开口劝道:“赵公子,手下留情,小徒真的不知情,她也是受害者啊。这一百惩戒鞭已经去了她大半命了,罚得还不够吗?”

赵星驰冷冷地瞥了何芸一眼,道:“你在教我做事?”

已经有金丹初阶实力的何芸在他的目光逼视下缓缓低下了头,藏在云袖里的手捏紧了拳头,嘴上却不得不退让道:“不,不是。”

向一个八品筑基初阶的小辈低头令她觉得耻辱,可是她又能怎么办?对方是榣山宗第三峰峰主赵元坤的儿子,亲娘还是五品金丹高阶的画符师。就他手里的那张五品符纸,她都不敢肯定自己能应付。

他们影月派本就是依附榣山宗而存,对于上仙宗内门子弟中的嫡系,她除了低头,还有什么办法?

别说她了,便是掌门何道霖面对眼前这人也是一样,所以掌门人才会避而不见,将难题丢给他们。

见没有人再哔哔赖赖了,赵星驰方才冷哼一声,默然看了林菲菲一会,说道:“你还有什么话说?”

林菲菲垂着脑袋,不看他,也不言语。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