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李明非

回程的路上,朱若明难掩欢喜,最后将陈水心交还给魏灼的同时,还不忘告知魏灼,五指峰的师兄李明非看上了陈水心。

魏灼挑了挑眉,欢喜地道,“我就知道我家心心惹人爱,当初那些人还总是看我的笑话,不肯承认心心,现在总算知道了心心的不凡,哼,可惜迟了!”

陈水心就知道她没白疼魏灼。

陈水心又叽叽喳喳的告诉魏灼,她想要朱师姐身上的那颗丑石头。

魏灼立即便向朱师姐要了过来。

朱若明不禁在心里感叹陈水心的聪明,想来陈水心从一开始就看上了这颗石头,却选择在魏灼在的时候才发声,这真是···聪明类人。

魏灼问道:“朱师姐,这块石头是从哪儿来的?它好似对心心很有好处啊。”

朱若明却没什么印象,她向来是有用、没用的,她认识的、不认识的东西,一窝蜂全都扫走,根本记不得是在哪儿发现的。

这丑石头一入陈水心的怀里,陈水心就觉得有什么重要东西失而复得。

她将这块丑石头安置在了她的窝里,她睡在石头旁边的时候总觉得身上,甚至是神识,都是暖洋洋的,十分舒适。

李明非是五指峰李潜长老座下的弟子,也是李潜的侄孙,虽然他是水木双灵根,但他能在李氏家族中脱颖而出成为李长老的弟子,与他遇事较真,且对于某些他认定的事,能够有一股冲劲,和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态度,有着直接的关系,这让李长老认为他十分有前途。

李明非先是在内门弟子中打探关于魏灼手上那只锦鸡的事。

果真叫他打探出一些东西来。

首先在三年前,魏灼得到这只锦鸡时,曾因为自己脸面的原因,求过五指峰峰主,希望峰主金口玉言,能够将这只锦鸡说成是神兽血脉,可是峰主查看这锦鸡之后,发现这锦鸡确实有神兽凤凰的血脉,只不过少到可以忽略不计。但正是这可以忽略不计的血脉,让这只锦鸡表现出不同,而且就当时的情形来看,这份不同只能帮助修为低的人。

当然不能否认,若是这只鸡能够不断晋级成功,将来对修为高的人也是有不小的好处。但坏就坏在,它是锦鸡一族,就算变异了,或许能筑基成功,可是没人敢确定它能成功结丹,甚至结婴。

其次魏灼在这锦鸡身上投入了大量的资源,而这只锦鸡也反馈给他纯净的火灵力,让他基本没有阻碍的在练气期不断晋级。这有一点令人迷惑的地方是吸收了大量资源的锦鸡竟然没有爆体而亡?虽然这锦鸡能够排除多余的能量,可也能侧面反映出这锦鸡的体质发生了改变。

然后据说这只锦鸡十分的通人性,常常能够做出一些拟人态的动作,且非常的聪明。

最后他去了五指峰灵兽池,查出了这锦鸡的来路,凑巧的是这只锦鸡来到灵兽池时还是一枚蛋,是由在外游历的秀山峰内门弟子朱若明带回来的,当时朱若明带回来的蛋有十来枚,孵化出来之后都是锦鸡,唯有这一枚发生了变异,灵兽池的管事把它归到了锦鸡之中。

根据朱若明当时的描述是她在归途中,夜晚宿于野外,不想却遭到了野狼兽群的攻击,之后她奔跑中途发现了一个洞穴,便躲了进去,这才发现这洞穴里有月珠兽产子,当时月珠兽出去未归,倒是让她捡了便宜,洞穴里有几只月珠兽幼崽、十几枚蛋和几株草药,她都收了起来,偷完她就离开了洞穴,另找了住宿之地。

天亮之后便往宗门赶,大约两天时间左右,回到了宗门,到灵兽池上交了幼崽和蛋换取积分。

但朱若明却没有道明为何她不进入清水镇打尖,反而夜宿于清水镇郊外。一般来说,方圆几百里之内没有城镇,修士才会选择在野外宿营。更何况朱若明还是一人独行。

他想这个朱若明肯定是隐瞒了什么,但人总是有秘密的,当这个秘密无关大局时,便无人探访。

灵兽池孵出蛋之后,发现只是普通的锦鸡,便没有再派人去探索朱若明所说之地,毕竟得不偿失,为了十几只锦鸡没必要浪费人力,直到魏灼手上的那只锦鸡出现,也是如此。

对于灵兽池来说,变异只是小概率且不可延续的事件。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因为变异的是一只锦鸡。

也代表着五指峰并不看好这只锦鸡。

李明非看着他分析出来的资料,忍不住叹了一口气,“难搞啊。”

但不管怎样,他还是想尝试一番。

对于李明非所做的一切,李潜都看在眼里,他并不认为阿非是白做工,其实这三年间,这只锦鸡一直都在为魏灼提供火灵力,而锦鸡自身修为也没有落后魏灼多少,他也想研究这只锦鸡,只可惜魏灼还是个孩子,还有一个是峰主的爹,他也不能硬抢。

李明非就正好,也与魏灼相差不了几岁。

一连十来日,李明非都往秀山峰上找魏灼···的锦鸡。

李明非不仅学习了朱若明给陈水心带来一些小女孩喜欢的小玩具,还试图用美食攻略她。

可是他这样的做法反而加重了陈水心的疑心。

陈水心能避则避,不想与李明非有正面接触。

而魏灼更是厌烦,便抱着自家的锦鸡闭关炼器去了。

李明非更是觉得陈水心聪明、通人性,一点也不退缩,反而在秀山峰里到处问人有关锦鸡的事。

一连两三个月,李明非好似成为了秀山峰的弟子。

连魏崇光都有所耳闻,并对此子称赞有加,但也仅是如此。

三个月后,魏灼出关了。

李明非拿着长长的一张纸递到了魏灼面前,说道:“这是我根据得来的关于你的灵兽的一些传闻,总结出来的适合它的修炼方式。”

“当然要是能让我养她一阵子,我能提供更准确的,保准它能够到达筑基期。”

魏灼皱着眉头,有些犹豫是否接过这张纸。

他通过神识询问陈水心的意思。

陈水心就比魏灼油条多了,她直接让魏灼接下,并且告诉李明非,他可以麻溜地走了。

李明非也不在意魏灼的类似‘过河拆桥’的做法,他转身就走了,因为他有信心,通过这张纸上的内容,魏灼一定还会找他的。

陈水心看着李明非的身影渐渐远去,立马夺过魏灼手上的纸,飞回屋子里,平铺在桌面上,慢慢看了起来。三年间,陈水心已然学会了东极大陆的文字和语言了。

这纸张上,写满了对陈水心从灵兽池来到魏灼身边,以及之后三年的修炼分析,包括对灵石、灵草的吸收能力,智力情况等,其中竟然还有关于陈水心的来历。

这时的陈水心才知道她是被朱师姐从野外的月珠兽洞穴里带回来的,而她大概率只是月珠兽为其幼崽准备的口粮。

最后还写了以后陈水心的修炼方式(包括实战、练体药汤、灵丹等),和一些对它血脉之力的猜想,以及如何提高血脉之力。

当然最重要的是,李明非提出希望能够让陈水心下蛋,看看其后代是否保留了她的变异,修炼天赋是否会高于其他锦鸡。

当变异数量足够多且足够好时,便能够成为锦鸡一族的进步方向。

陈水心一阵恶寒,神他妈的下蛋,孵小鸡,她还是未成年呢,简直变态。

纸张之中最能吸引陈水心的自然是关于它是何血脉?

正好魏灼也慢悠悠地读到了这一段,“现今锦鸡一族中,最为厉害的血脉便是变异的七彩锦鸡,其修为最高可达到筑基期,但吾观之其三年内数次晋级,不可谓不快,且其能够喷火,不类七彩锦鸡。听闻其有微些凤凰血脉,凤凰一族自数千年之前便已绝迹,只余大鹏、朱雀二族有其浓厚血脉。余猜测其先祖之中必有其一。几十代传承,而后血脉衰微,不复先祖之威···”

“血脉之力乃是灵兽的力量源泉,其血脉等级分明,高等血脉者威压于低等血脉者···”

“血脉提升之法颇为复杂,但不外乎取相似渊源的高等血脉之兽的精血炼化,或是磨练自身、不断晋级,返祖血脉之力,此方法颇为艰难,万不足一,又或是服下觉醒丹、凤凰草等。”

“不过吾家族中有一秘法可以一试。”

陈水心翻了一个白眼,向魏灼表示,“这人小子看似写了很多,其实啥都没说!”

魏灼指了指纸张上的最后一句话,说道:“他希望和我详谈,问问我对你的感受。”

“心心,你放心,我是不会把你交给他的,就算养一天也不行。不过他说有法子保证你能晋级筑基期,我想知道这法子。”

魏灼想了想,还是不能割舍能让陈水心提升自身修为的方法,虽然这些方法,他的爹娘大致都与他说过。但是摆在他面前的还有一条,就是锦鸡一族的寿命并不长久,比人的寿命几乎是少了一半,在这有限的时间里,只有小部分锦鸡最多修炼到练气期八层,更少的变异七彩锦鸡能修炼到筑基期前期。

虽然陈水心并未表现出灵力停滞的现象,但他内心还是忍不住的害怕。

魏灼喊了杂役弟子,让其告诉李明非他明日有空闲。

陈水心并没阻拦魏灼,虽然她私下猜测自身修炼天赋不错,但她也在秀山峰上听过一些杂役弟子私下交谈,因杂役弟子大多是四、五灵根,天赋不佳,也无特殊体质,更没有大量的灵石、灵丹。

他们很是苦恼自身的修为,甚至苦苦修炼了好几年,都不见得晋一小级,有生之年只期盼能够晋级为筑基期,得以成为宗门外门弟子,好去偏远的小城里当一个据点管事,或是回到家乡,也能富贵一生。

修炼一事不进则退。

十岁的魏灼早已耳熟目染,而陈水心却似乎还没有真正的融入进这个残酷的修真世界。

第二日,李明非前来秀山峰与魏灼交谈了好久。

而陈水心没什么兴趣听他们说法,便呆呆地窝在院子里的大树上睡觉。昨晚,魏灼和她讲了好多关于修真者的事,什么天赋绝佳的少年,不勤于修炼,反而玩乐丧志,最终寿元将近也没有筑基成功;还有本是三足金乌的后裔,却不好好修炼,偷偷跑出去玩,被其他飞禽抓住,全身血液被吸光等等。

陈水心猜想这些都是峰主觉得自家傻儿子只知道吃喝玩乐,故意说来吓唬魏灼的。

可是魏灼接着又说,他的姐姐哥哥都在外游历,为的就是历练,不仅有助于修为的提升,还有助于锻炼心境。等他筑基之后也要出宗门历练。

而他希望陈水心能够一直陪在他身边。

他对自己能力十分自信,相信自己肯定能够筑基成功,可是害怕陈水心不能。

所以陈水心首先要做的就是能够成功晋级筑基期。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