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变异秃毛鸡

华阳宗五指峰的灵兽池。

陈水心来到这儿,已经一个月了。

看着前头,负责打理灵兽池的弟子撒下白嫩嫩的虫子,陈水心一阵恶寒,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可是她身边的鸡却是欢快异常,争先恐后,深怕虫子被别的鸡抢光了。

真是不吃虫子的鸡不是好鸡···

是的,陈水心穿成了一只鸡!一只养了一个月还没长毛的鸡。

陈水心看着眼前满地的白虫子,默默地把脑袋埋进幼嫩的翅膀里,缩在角落里不动了。

陈水心第一天睁开眼的时候,看着自己光秃秃没有一根毛的翅膀,和身边的一群鸡,一下子就昏过去了。天知道她前头还在寝室的床上看着手机视频疯狂打call,一闭眼再睁眼就是一个世纪···

如此昏过去了五六七八回,陈水心不得不接受了自己穿成了鸡,但她仍旧接受不了吃虫子这件事。

吴辰是管理低级灵兽池的外门弟子,因为对灵兽的亲和力强,灵兽不排斥他,就算他是三灵根的杂牌货,所以他还是很幸运的进了华阳宗,要知道华阳宗可不收两灵根以下的弟子。

吴辰这回走了运,很是珍惜这次机会,费劲心思照顾、讨好这些灵兽,特别是眼前这十几只锦鸡,这可是上供给长老们的佳肴,容不得一丝马虎,干不好等着被撵出宗门,干得好说不得能一步升天得到一颗筑基丹。

那他筑基可就有望了。

吴辰看着这群锦鸡从破壳到现在,也有一个多月时间,被他养的肥肥胖胖不说,里头竟然还有一只七彩锦鸡,要知道七彩锦鸡不仅肉鲜味美,身上的七彩羽毛更是入药的好货、炼器的佳品。

吴辰嘴角噙着笑,眯眯眼看着锦鸡,眼眸一转,发现了躲在角落里当缩头乌龟的瘦弱秃毛鸡陈水心。

吴辰心里恼啊,这一群锦鸡就属那只秃毛鸡最龟毛,不吃白嫩嫩的虫子,不吃他调配好的香喷喷的吃食,就爱吃院子里的野草,简直就是这群锦鸡里的败类、污点。

可是吴辰也不能够对那只秃毛鸡不好,他一拂袖,来个眼不见为净。

陈水心感到身边没人在了,就把脑袋伸了出来,看到把她孵出来的母鸡大人,在她面前堆了一堆的白虫子,还有在一旁虎视眈眈的鸡兄弟姐妹们···

陈水心看着眼前的虫子,摇了摇脑袋,又感受到旁边一众锦鸡的鄙视,搞得她好像是不识货的蠢蛋一样,连锦鸡最爱的虫子都不吃,天知道她真的是克制不住内心的恶心,叫她吃虫子,不如叫她吃野草来的强,而这一个月来,她也只吃野草。

她歪着脑袋‘叽叽喳喳’了一番,表达了自己的意思,‘我不吃,你吃吧,···母亲大人···’

母鸡‘叽喳’了下,见陈水心根本看都不看那堆虫子,又转回身叼了根火红的草放在陈水心面前,陈水心看着母鸡眼里的关心之情,天知道她怎么会从母鸡的眼中看出情绪来,她一口啄了下去,囫囵地把火红色的草吞了下去。

火红的草一进入胃里,就给陈水心带来了阵阵暖意,陈水心很舒服的打了个嗝,闭着眼睛走到了平常睡觉的干草堆里。

陈水心呆在这里一个月,也知道了这里是异世大陆的修真世界,修真世界好啊,能吃好喝好,还能长命百岁,当个上天入地的大修士,只是她真的命不好,穿成了锦鸡一族,是灵禽,但却从来都是在别人食谱上的小白鸡。

她不吃虫子是因为恶心,不吃调配好的吃食,只吃野草,是因为她觉得,猪长大成熟了,就该杀了,鸡也一样,如果是像她这么瘦弱的样子,估计没人下得了口。

当然这只是她的自我安慰,虽然修士们有辟谷丹,不会为了口腹之欲为身体留下弊端,但偶尔吃吃经过灵厨精心打造的灵膳也不打紧。

慢慢地,陈水心就陷入了沉睡,而她不知道的是,她的身上突然着起了火,火很是奇怪,只是紧紧的包裹着陈水心,她身下的干草堆却没有任何事。

周围的锦鸡却被这突发事件吓得不轻,‘叽叽喳喳’叫唤个不停。

“小师弟,怎么坐在这了?”华阳宗秀山峰峰主魏崇光座下大弟子李长白刚从讲堂讲课回来,就见师父魏崇光的幼子坐在大殿的台阶上玩火。

七岁的魏灼脸上还有婴儿肥,但五指变换,那火焰是被他玩的溜,也不枉费他是单一火灵根,年纪小小就已是练气四层,他七岁那年干啥呢?还没拜入师父座下,只是跟着家族里的前辈,学会了引气入体。

人比人,不能比···

魏灼听到五师兄的问话,瞬间换上了脸,噙着泪,委委屈屈地道,“阿爹把我赶了出来,让我别缠着我娘,说我老是碍着他办事,他办什么事啊,非拖着我娘,还不带上我···娘今天还答应给我做白斩鸡吃呢。”

李长白一瞬间扭曲了脸,心道,师父可不是也天天嫌着他笨,嫌弃自己老是向他请教修炼问题,碍着他和师娘亲热的时间,没想到小师弟也是此待遇。

看着小师弟肉乎乎的脸蛋,他马上换上了笑脸,打着马虎,“师父和师娘是有要事呢,小师弟若是闲的无趣,师兄带你去五指峰看看灵兽,若明师妹上回外出,还带回来几只灵兽,也不知长得如何了,向他们讨几颗月珠,也好给你练手。”

魏灼歪着脑袋想了想,一下子跳了起来,“也正好抓一只锦鸡回来,让我娘给我做白斩鸡吃。”

李长白默了默,干笑说道,“是啊,是啊。”若是被师父知道他带着小师弟去抓了只锦鸡回来,给师娘下手,不得拨了他一层皮···

五指峰灵兽池。

管事阴华看着李长白和魏灼两人相携而来,不敢怠慢,叫上新来的弟子吴辰,一同陪着两人去看前头秀山峰朱若明送来的几只灵兽。

朱若明上回外出办事,正好在路上遇见了灵兽初级(相当于人类筑基初期)的月珠兽产子,偷摸地拐带了小崽子回来,还有几颗蛋。朱若明估摸着几颗蛋是月珠兽准备给小崽子吃的,她也分辨不出来是哪种灵兽的,就一起抛给了灵兽池的管事,好赚取宗门里的积分。

月珠兽就是一种毛色雪白、性格较为温和的小兽,成熟了可达到筑基期,很得女性修者的喜爱,且擅长吸收月华,凝集月珠,月珠可是好东西,一直以来备受炼丹师、炼器师喜爱。

魏灼对这种小兽并没有多大兴趣,长得好看没错,可是肉质干柴,身上唯一的优点就是能凝集月珠,月珠这玩意,小时候他就砸破了好几颗了。

李长白自是知道魏灼的心思,辞谢了五指峰灵兽池管事阴华,让五指峰的小弟子吴辰领着他俩去捉锦鸡。

吴辰觉得阴管事让他陪着师兄们,自是看好他,他脸上倍有光,而且去的还是分在他手里养的锦鸡群,他想他必须好好把握这次机会。

吴辰露出讨好的面容,一路引着两人。

刚进入锦鸡一族的栖息地,就听闻一阵不同寻常的喧嚣声。

吴辰心中一跳,他不过刚离开两刻钟,这锦鸡就炸锅了!?

他也顾不得身旁的李长白和魏灼,直直冲了过去。

魏灼一见发生了好玩的事,连忙跟了上去凑热闹。

此时,陈水心身上的火越烧越旺,在睡眠中的她有些热,不由地想要张开翅膀,扑腾几下,给自己扇风,去热。

陈水心这一扇风可了不得了,直把身上的火,扇了出去,为难死了正在躲闪的锦鸡。

吴辰一过来,映入眼帘的便是变成一团火的瘦弱秃毛鸡陈水心,而其余的锦鸡都要炸了,想要远离陈水心,避开乱炸的火焰,飞跳出灵兽池,奈何灵兽池被术法困住了,逃不出去。

只传来一阵阵撕心裂肺的鸡鸣声。

吴辰见状,赶忙施云水术法,只见从他的手指喷出水,想要扑灭火,却不想他凝集的水根本不管用。

此时在一旁凑热闹的魏灼兴致满满,伸出手,五指张开,以自己修炼出来的火包裹住陈水心扇出来的火,慢慢地绞杀这火焰。

陈水心扑腾了几下翅膀就就觉得舒服多了,她身上的火焰也慢慢地被她吸收,没入她的体内。

魏灼却像是喝了醉人的灵酒,脸上通红,但眼睛清明,大叫出声,“我要那头秃毛鸡!”

“小师弟,你没事吧?”李长白看着魏灼脸色通红,就像是小时候魏灼偷喝了师父酿造的灵酒一样样,不能出什么事吧,可是小师弟双眼清明,身上的气息浓烈,又像是到了练气四层顶峰,天知道小师弟是十天前才跨入练气四层的。

“五师兄,我没事,那秃毛鸡身上的火灵充沛,我现在可舒服呢,”魏灼觉得自己身体充满了力量,他快要突破练气四层了,他一伸手,把陈水心抓了过来,也不管此时陈水心身上还未消散的火焰,“这头秃毛鸡不是锦鸡一族的吧,我要带回去问我娘。”

吴辰愁眉苦脸还硬挤出笑,“好似阴管事上月确是送来了几颗蛋,放入这里。”估摸着是把一些蛋弄混了。

李长白点点头,“你再抓一只锦鸡来,我们一同带回去。”也没说要责罚吴辰的话。

吴辰的心扑通扑通的跳,传言道,秀山峰的李师兄最是宽厚待人,果然不假,他麻溜的抓来锦鸡,“多谢李师兄、魏师弟,若是没有二位相助···”

李长白摆摆手,带着心满意足的魏灼翩然离去。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