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起点太低不关心

咕噜——

胃里突然一阵抽搐,把言景深从回忆中拉了回来。

走几个小时的路对他而言只是小菜一碟,但空空如也的肚皮真是扛不住了。

前方的客栈规模不大,却意味着热饭热菜,他一秒钟都不想耽搁。

“魔鬼椒,天都快黑了,咱们今晚就在这小客栈里住下吧。”言景深上前一步握住夏月凉的胳膊。

一路上两人几乎没有说话,这突如其来的触碰着实让人很不适应。

“你干什么!”夏月凉挣扎了一下。

“我什么都不想干,就想赶紧吃饭!”言景深手上加了点力,拉拽着她往前走。

小客栈地处偏僻,生意一直都不是很好,加之今日天色已晚,一个吃饭的客人都没有。

倚在门边打盹儿的店小二听见脚步声,身子一抖就醒了过来。

看清楚来人的形容,他满脸堆笑迎上前:“‘二位客官是用饭还是住宿?”

照言景深的意思,当然是先填饱肚子再论其他。

但他太了解夏月凉的脾性,这女人不把自己收拾干净是不可能吃得下饭的。

“给我们安排两间房,热水和饭菜送到房间里就行。”

“二位里面请。”店小二越发笑容满面,热情地招呼着他们请进了客栈。

这两位客人年纪不大衣着寒酸,他本想着没有什么油水可捞。

谁知人家一开口就要两间房,大热天儿还要用热水,分明是富家子弟假扮的穷小子。

只要用心伺候,他们手指缝稍微那么一漏,小翠看上的那根簪子就有着落了。

欢喜之余,店小二倒也没有忘记正事。

“烦请二位客官登记一下姓名籍贯,去往何方。”

这是住店的规矩,言景深没有多想,随意道:“姓景,临城人氏,正打算回乡探望父母。”

像这样的乡野小店,所谓的登记也就是走个过场,店小二在账簿上胡乱画了几笔,喜滋滋地带着两人去了后院。

小客栈是一个农家院子改建的,大部分房间都是为手头拮据的人提供的大通铺,真正能够被称作客房的只有五六间。

房间的布置一模一样,都是一桌一椅一床,虽然简陋倒还算干净。

热水很快就送来了。

夏月凉洗过脸,迫不及待地脱了鞋袜,把脚伸进了木盆里。

将送饭菜的店小二打发后,言景深端着一个大大的托盘走到对面房间的门口,刚抬起脚就发现门根本就没关严实。

“这女人真是……”他小小嘟囔了一句,用手肘把门轻轻推开。

只见夏月凉双脚泡在水里,头一点一点的都快要从椅子上摔下去了。

言景深把托盘放在桌上,赶紧伸手扶住她。

夏月凉抬起头,睡眼惺忪地看着他:“怎么了……”

言景深一边关门一边忍不住数落:“我从前没觉得你心这么大啊,出门在外一点警觉性都没有!”

夏月凉知道自己理亏,也不和他分辩,偏过头看着桌上的饭菜。

两碗汤面四个大馒头,外加一只烧鸡和一盘酱猪肘,另有一小碟豆腐干算是唯一的素菜。

兴许是肚子饿了,这些油腻且重口味的菜品,成功地勾起了她的馋虫。

快速擦干脚洗过手,夏月凉拿起勺子先喝了一口汤。

温热咸鲜的汤水顺着嗓子流进胃里,她感觉自己又活过来了。

言景深可顾不上讲究这么多,夏月凉的半碗面还没吃完,他那边面和一个馒头已经没了踪影,烧鸡和肘子也吃了不少。

胃里有了食物,两人的精神和体力得到了部分恢复,看着对方好像也没有之前那么碍眼了。

尤其是夏月凉,甚至生出了些想和言景深聊一聊的兴致。

“喂!”她轻轻踢了他一下。

言景深把嘴里的食物咽下,没好气道:“我没名字的么?”

“我知道你现在叫什么啊?”

“刚才不是都说过了,姓景,临城人氏!”

“不姓言?”

言景深不太明白她为何要计较这个,只是摇摇头。

“真不姓言?”夏月凉又问了一遍。

“你是耳朵有毛病还是脑子有毛病,未必你依旧姓夏我就一定还得姓言?”

夏月凉用筷子戳了戳碗里剩下的面条。

早知如此,这些年她就不用浪费那么多的精力了,唉……

言景深的后背倏地一下,这画风不对啊!

他也轻轻踢了她一脚:“魔鬼椒,你是几个意思?”

夏月凉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他:“你又不是今天才穿过来的,居然不知道奉国皇帝姓什么?”

“老子管他姓什么!”言景深相当豪气地吼了一句,就差拍桌子了。

但他很快就发现了问题的关键。

“难不成他也姓……言?”

真特么的玄幻!

言又不是什么大姓,居然还能混到那个位置上?!

夏月凉有些想笑。

这家伙穿越一回把姓氏都给穿没了,就是想冒充皇亲国戚也没机会了呀!

“你别光说姓啊,名呢?”

“还是原来那个。”

“哟,那还真是挺巧的。”夏月凉再也忍不住,笑得都快趴桌子上了。

言景深差点骂人。

巧个屁啊!

天知道他为了保住这个名字,婴儿时期就开始耍手段了!

他斜睨了夏月凉一眼:“因为皇帝姓言,你这些年没少折腾吧?”

夏月凉笑不出来了。

人太熟了就是容易把天聊死……

言景深又道:“你不就是担心我穿成皇帝王爷什么的,让你没得混么?”

夏月凉不想搭理他,伸手给自己续了杯茶。

“我也要。”言景深把自己的杯子推过去。

这次夏月凉并没有拒绝,一路上言景深对她颇多照顾,她不想欠人情。

把茶杯推回他面前,她叹道:“你的变化还真是挺大,从前总是时事政治国际风云挂在嘴边,如今却连皇帝姓什么都不知道。”

言景深端起茶抿了一口:“这辈子起点太低,哪儿还有闲心关心这些。”

夏月凉险些又被他逗笑,却也有些好奇。

他所谓的起点太低,究竟是什么样的家庭。

“你们家是做什么的?”

言景深看着她:“我说了你肯定又要笑。”

“我吃饱了撑的整天笑啊?”

“我们家从前是开镖局的。”

“哈哈……”夏月凉今天第二次打脸,直接笑出了眼泪。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