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嘿,撕赢了

刘氏见李树没有先搭理她,而是先在李老汉面前装老实,一时间心里窝火得很,但她也清晰的意识到一点。

这个家虽然她的话语权虽然大,但是在家庭大事上最终能够做主的,只有李老汉一人——至少在分家之前是这样的。

于是她生生压抑住了火气,转而去跟李老汉哭惨:“爹,你可得给儿媳做主啊!我明天还要帮着家里下地,本想睡个好觉养足精神,结果大半夜的被吵醒。”

“我想着苗丫只是个孩子,也没打算跟她计较,结果她还来敲我门,那门都多烂了呀,万一被捶坏了,那岂不是又要倒贴钱?我管着家里的吃用,不得不小心眼抠搜一点啊!”

刘氏是个会说话的,这一番话说下来,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受了多大的委屈,但是这话里其实也暗藏着刀子,明里暗里在骂李苗月是个败家的赔钱货。

李家闹了这么一场,其他的几个大人也不得不站出来表示对家族的重视。

先是李山从门里走出来,他本来睡得正香,结果出了这么一出,只好苦哈哈地站在了自己媳妇旁边。

倒不是他担心自己媳妇儿吃亏,只是因为刘氏是个狠夜叉,他要是不站在她一边,估计散场后吃亏的就是他自己。

而宋氏之前就听了半天的好戏,这下见事情闹得更大,她心里直叫好,平日里刘氏没少磋磨她,这下刘氏搅到烂事里,她自然乐得看戏。

看到李山也走出来了,宋氏犹豫了一阵后,拉着自家的男人李海走到亲婆婆郑氏后面。

反正这又不管她事儿,白得的好戏哪有不看的理!

而此时的刘氏,在说完那一长段“剖心剖肺”的话后,心中充满了必胜的信心。

她才是这李家实际上操持家务的人!公爹怎么也不可能为了一个还不懂事的女娃娃,来当着这么多人给她难堪!

在场的人们心里都有着自己的小九九,但是这事要怎么收场,还得看一个人的态度,于是众人的目光都往李老汉身上瞄。

李老汉沉默了很久,才开口说了第一句话,这话却是对着李树说的:“老二,福丫的病咋样了?”

这简单的一句话,像是敲定了大局!

李老汉根本没有对刘氏那一通话做出反应,而是直接越过刘氏跟李树搭了话!

难道这一次李老汉要偏向老二一家吗?在场之人心里或多或少都有些震惊。

而最为震惊的还数李树自己。

他很清楚地知道,因为自己没有儿子,所以他爹对他其实是有些失望的,而李树也不高兴家里人对自己三个女儿轻视的态度,两父子的关系这些年来一直有些僵。

今天是怎么回事,他爹居然向着他了?

心里震惊归震惊,李树还是很快反应过来:“是有些发热,但是福宝这孩子身子弱,屋里也就备了点柴胡和连翘,煮上一剂应该就没事了。”

“嗯,没什么大事就好。”

李老汉环顾了一圈,将众人的表情都收入眼中:“既然没什么大事,那还杵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点去睡了,嘴上说着有多累多苦,睡觉也不见得有多积极。”

李老汉说完这话,便和郑氏回上房了。

而他的最后这两句话,明眼人都听得出来是在针对刘氏。

这个臭老头今天是吃错药了不成!

刘氏恼羞成怒,被气得脸上白一块红一块的,她脚往李老汉的方向迈了一步,但很快就被自己男人李山给拦下来。

李山虽然是个耙耳朵,但是眼睛够尖,他看出了李老汉今天没有要偏向自己和媳妇的意思,忙把刘氏劝着哄着的拉回屋去。

宋氏是个惯会看眼色的,见刘氏是真的吃了闷亏,她拉着自家男人跑得比谁都快,生怕刘氏气狠了找她撒气。

院子里就剩下了李树和李苗月两父女。

李苗月还以为惹了大祸,眼泪水都在眼里滚了几遭,结果没想到事情居然就这样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她微微抽泣着,抬头有些困惑地望着他爹。

爷这次怎么向着咱们了?

但是这个问题她爹现在也没有摸着头绪。

李树叹了口气,将二闺女的眼泪水给擦去:“乖,苗丫不用怕,去看看你妹妹吧。”

李苗月记挂着还病着的妹妹,胡乱点了点头,将泪痕擦干净,快步跑回西厢。

此时的李福月已经接收了记忆,但是因为这个身体过于幼小,体质又孱弱,在出了一身汗后,李福月被喂着喝了几勺药,就渐渐陷入了沉睡。

李苗月看到她的时候,小孩儿在床上睡得正香,似乎对于外面发生的糟心事一无所知。

李芽月在屋子里照顾妹妹的时候,也将外面的动静听了个大概,对于李老汉突然的举动也很疑惑,但是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个所以然,便哄着李苗月去睡了。

大家子人这才又重归平静。

而那厢跟着李老汉回了房的郑氏,此时心里也有疑惑。因为她的身份比较尴尬,刘氏为了防着她把管钱的差事给弄到手,和她的关系一直不尴不尬的,偶尔也有对着干的时候。

难道李老汉这是为了给她出口气?

郑氏旁敲侧击地问着:“苗丫那丫头是莽了点,但是老大媳妇儿也有不对的地方,当家的,你说是吧?”

李老汉将自己的焊枪翻出来,哒吧哒吧地抽着,避开了郑氏的问题,只道:“还是早点睡吧,几天折腾一下,她们倒是不嫌累得慌。”

郑氏见问不出个缘由,也不急于一时,她也的确困了,便倒头大睡起来。

李老汉抽着烟,边想起今天白日里遇到的事。

因为自己的亲妹子去世后,李老汉对于生老病死就愈发的害怕,而今天正巧碰到个免费给人算命的神算子,李老汉秉着免费的不要白不要的心思,就求他算了一卦。

而这一卦可不得了。

那算命先生断言说他家必然出个难得的贵人,而这个命定贵人现在还只是个五岁的女娃娃。

李老汉当时就是一惊。

几个儿子都生了女儿,而家里五岁的女娃只有福丫一个!

福丫这孩子生来就和旁的孩子不大一样,以前村里人都觉得她命硬,觉得她衰,而李老汉其实也有点认同的。

但是现在李老汉心里有了新的想法。

都说福丫那丫头有些古怪,但是这古怪不一定就是坏处,说不定是因为命贱的理解不了命贵的呢!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