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掐架

“你吵什么吵?我欠你粮食还是咋的?大晚上的都不让我睡个好觉!”

刘氏的嗓门大,吼起来更是吓人,李苗月本就只想通知长姐和亲爹,完全没有想到怎么会被刘氏给听到了。

明明已经熄了灯,平日里众人早都睡了啊。

再说了,她声音也不算多大,完全没有刘氏怒吼的声音大!

只是刘氏在家里就是个蛮横不讲理的,向来机灵伶俐的李苗月一时间也被她铺天盖地的质问给吓到。

李家人丁多,房子也多,老宅的占地大小在山村人家里算是不小的。除开李老汉和继妻郑氏住的正房的五间大屋外,还分为西厢房和东厢房。

李树一房住得就是西厢,只有三间不大的屋子,没有修缮过,外表有些陈旧。

而大房三房共同住在东厢,虽然是共住,但东厢有六间大屋,还把一间原来的正屋改成了杂物间,比西厢好了不知道几倍。

西厢和东厢虽然隔着个小院子,但是庄户人家,院子也没多大,东厢的刘氏既然听到了动静,那么同住在东厢的宋氏自然也听到了动静。

她听到了刘氏那粗狂的大嗓门,将自家男人一推,手脚利索地从床上爬起来,将门打开一道缝,耳朵贴在上头仔细听着外头的声响。

李芽月独自住在西侧房里,听到妹妹的声音立马走了过去,而住在东侧房的李树也已经听到动静了,只是因为腿脚不太方便,在李芽月之后赶到正房。

“苗丫你别慌,我们来看着。”李芽月安慰了自家妹妹几句。李树则把油灯摸索出来点上,去查看李福月的情况。

见姐姐和爹已经来了,李苗月先前乱如麻的心情也逐渐平复下来,她走到门口,东厢房那边依旧是一片漆黑。

油灯是多贵的东西,半夜骂个人自然也不会特意点个灯。

李苗月怕惊动更多人,用只有两房人听得到的声量说:“伯娘,福宝她发热了,我就慌了一下,也没别的事了,伯娘你还是快去睡吧。”

那厢好半天没有动静,李苗月以为刘氏又去睡了,刚要将门关上,就听到一声念叨。

“一个倒大霉的扫把星,事儿还不少......”

刘氏估计也就是随口念叨一句,没有要当着面骂人的意思。但是她平日里在李家豪横惯了,完全没有要压低声音的意识。

这话就被站在门口的李苗月听了个正着。

李苗月的火气蹭的一下冒起来。

她几步路走到东厢门口,往刘氏和李山的屋子前一站,一巴掌震在门板上,本就不是很坚固的门板就被拍得直哆嗦。

门里的人完全没有想到这一出,被这一阵响吓得一激灵,随后等里面的人反应过来了,便是刘氏破口大骂的声音。

“缺德缺到老娘门前了是吧!没教养的东西!看老娘不收拾你!”

刘氏一把掀开门板,猛然推开的门板险些撞到李苗月的脸,所幸她有所准备,提前就往后退了两步。

李苗月紧紧捏着小拳头,稚嫩的脸上满是愤怒,这位伯娘向来对自家妹妹很厌恶,村里说福宝命硬的传闻也有大半是刘氏嘴碎说出去当谈资的。

眼下见刘氏这样当着她的面骂了李福月,李苗月气得浑身发抖,她虽然年纪小,但是却早智。

她明白要是当面被骂了还忍,那以后就没有反驳的底气了!

“伯娘你人凶得很,我不跟你骂街,我只和你讲理!是伯娘刚才自己先骂福宝的!”李苗月虽然也怕刘氏凶悍的表情,但是依然忍住了想要退缩的冲动,捏紧拳头给自己勇气。

她得让伯娘知道随便骂人是不对的,尤其还是一家人。

夜深人静,这样的吵闹声自然引起了周围邻居的注意,虽然没人舍得点油灯,但还是传来一阵起夜的声响,看来都扒在门缝上听这边的动静呢。

虽然比起一闷棍打不出一个屁的李芽月,刘氏更不喜欢的是这个做事没分寸,莽莽撞撞的毛丫头李苗月。

但是她是个好面子的人,不想当着这么多人撒泼,刘氏手一插腰,脸上的表情狠的像是要咬人,但声音却是放轻了。

“诶,你这话我听着就不舒坦了,大半夜的我一家老小被你吵醒了,我也没说你啥,你倒是来拍我家门不让我睡个好觉,现在反过来说我骂人?你哪只贼耳朵听着了?真是癞皮狗反咬一口!”

刘氏之前那声惹怒李苗月的脏话说得轻,也就站在门口的李苗月自己听得见,旁的邻居就算精着耳朵听了全程,估计也只听见了李苗月叫人和刘氏被吵醒后骂的那两句。

刘氏打定主意,只要她咬死不认,那她就是没说过,那李苗月就是目无尊长冲撞长辈!

“你......你!”李苗月到底只是个九岁不到的孩子,被刘氏这一通厚脸皮的举动气得半天噎不出句话来。

“怎么的?现在又说不出话来了?”刘氏见李苗月一时失语,变本加厉地呵斥,“大半夜地找长辈的麻烦,根本不敬长辈!你可真行啊,你那死去的老娘没给李家添个男丁,倒是生了个会添堵的臭脾气女娃!”

“住嘴!”

一声严厉地呵斥,像是平地起惊雷,让刘氏顿时住了嘴。

但是院子中的氛围并没有好一分,反倒更加焦灼。

因为来人是上房的老爷子李老汉!他身后还跟着起来也就三四十岁的继妻郑氏。

因为当家人李老爷子参与进来,这件事已经从两房之间的拌嘴,升级到了家族矛盾了!

而之前一直在查看李福月“病情”的李树终于抽出手,他留下大闺女照看三女儿,而自己则快步走到李苗月身边,不着痕迹地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

受到安慰的李苗月总算找到了主心骨,紧紧跟在李树身后,像根小尾巴似的。

李树没有跟刘氏言语拉扯,而是先跟李老汉搭话:“爹,是儿子不孝,教女不严,吵到你和娘休息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