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吃席(二)

宴席的场地用棚子遮盖着,为了方便上菜,还在棚子旁边用粗石块临时搭了个粗糙的灶台。

特意请来的坝坝宴大厨,正带着几个学徒帮工在灶台间不断忙活着。

此时蒸笼里蒸着热菜,锅里滚着热油和片成丝的猪肉,铜锅里的鸡汤冒着喷香的泡泡。

让人馋出口水的食物香气不断在棚子里飘荡。

李福月缩在李芽月怀里,就东看看西看看,发现周围的人们脸上的表情都很丰富,甚至有时候还交头接耳的,像是在密谋什么大事一样。

但实则不然。

李福月耳朵好使,而这宴席的方桌摆放得又近,李福月就听见了一个和她背对坐着的妇人,正悄声跟自己孩子说着一会儿要先吃什么,再吃什么才不至于太早胀肚子,还特意叮嘱汤要留到最后才能喝。

那声音很是严肃认真,像是在说什么人生大事似的。

而周边悄声交谈的人,谈话的内容和这对母女大同小异。

一方宴席,隐隐有卧虎藏龙剑拔弩张的气势。

李福月一方面心里觉得会不会过于夸张,另一方面又拼命让自己转变观念,毕竟这里是物资匮乏的古代,民以食为天,食物对于这些平头百姓来说,那就是顶天的大事。

就在李福月正在努力纠正自己的观念时,从棚子的入口传来一阵小小的惊呼声。

原来是开始上菜了。

帮厨们端着长条板子,板子上是十余道一模一样的菜色,每桌放上一盘菜,接着又去端下一道菜,很快桌上的食物丰富起来,整整有六菜一汤!

“天爷,这比过年吃的还香。”

“乖乖,王家富得流油啊!”

人群中不断传来这样的惊呼。

李福月注意到抱着她的李芽月也偷偷咽了口水。

六菜一汤在李福月曾经生活的年代,只要有心情做,还是可以每顿吃上的。

但是在这里,对于这些一年可能也就节庆能吃次肉的人家来说,六菜一汤已经算是山村宴席的顶配了!

而且这六菜一汤还都不是什么敷衍搪塞的菜式。

香椿炒鸡蛋、青笋炒木耳、爆炒肉丝......还有那盆不多但是却喷香的鲜鸡汤。

不知是不是这个幼小身体的本能反应,李福月本不是个馋嘴的人,但此时见到面前这些美好又珍贵的食物,也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李福月的小脸仍是呆萌呆萌的,但是眼睛冒着亮闪闪的光亮,很犀利地看向桌子。

见李福月目不转睛地等着桌上,李芽月拍了拍她的小脸儿,笑了笑:“福宝饿着了吧?福宝乖,现在还不能吃,还没有放筷呢。”

李福月愣愣配合的移开视线,小手却很倔强地搭在桌上。

放筷这个说法,她曾经也有所耳闻。

像这样的山村里的庄户人家,平日里顾着自家温饱也就够了,不用在家里屯着成堆的筷子和盘子,既是没这个必要也是没这个财力。

而要办大场面的宴席又该怎么办?

那就去借呗。

不那么讲究的人家就向村里的亲戚邻居去借,而对这方面讲究点的人家,就会特意去镇上的饭点馆子里借。

像王家用的这种成套的碗碟竹筷,一看就是去店里花钱借的。

放筷是办宴席的一个礼仪过场,就是由主人家致辞,然后把成捆的筷子放到每一桌的长者那里,再由长者给桌上的其他人分筷子,至此才可以开始用膳。

等每桌都拿到了筷子,主人家派出代表致辞,而在场的所有人都要站起来看着致辞人。

拿着那张皱巴巴的致辞纸的是王家的嫡长子王从,他其实不识字,拿张纸在那里背着默念过十多遍的致辞:“亲朋好友、乡里乡亲们,多谢你们来我们老母亲的丧礼,现在还请你们吃好喝好。”

这中年汉子拿纸的手都在微微发颤,生怕被人看出端倪丢了脸面。

所幸大家心里都记挂着桌上的道道美食,一听主人家说可以吃了,就迫不及待地拿起筷子。

不用想也知道,吃饭的场面很猛烈。

一开始大家都还端着,但是总有那么一两个吃得要急很多。

其他人转念一想,有什么好端着的,在座的谁真的是斯文人啊,能填饱肚子那才是硬道理!

于是吃着吃着,动作都放开了,下筷又准又狠。

李芽月根本就没有让李福月动筷子,李福月也很配合她乖乖张嘴,一顿饭下来虽然没有同桌们的大妈吃得多,但也将肚子填得饱饱的。

李福月满足地摸了摸自己圆滚滚的肚子,脸上露出一丝惬意。

要是以后能够保证这样的水平就好了。

但是接下来一段时间里,李福月就被苦哈哈的现状给打败,立志要努力改变全家的伙食。

言归正传,在座的宾客饭后又消磨了一阵时间,众人帮忙收拾打扫了场地,这丧礼就算完成了大半了,只待明天由嫡系后人将棺木抬上山。

“芽丫,要我带你们回去不?”刘氏和宋氏摸了嘴角打算带着孩子坐牛车回家,走之前还来假惺惺地问一下李芽月。

“不用了,伯娘,三婶你们先回去吧,过会儿我爹拿了药会过来一趟,顺带捎我们回去。”李芽月是个老实孩子,但也知道两个婶婶不是真的想带着她们。

那牛车里还坐着别人家的人,能坐下她们两个大人和三个小孩儿已经很勉强了,再说了,坐牛车一人要一文钱,婶婶们说是带她们回去,但是肯定不会付她俩姐妹的钱。

“那行,我们可就先走了哈。”刘氏说完就闭上眼睛,靠着木板子回味着刚才的食物的油香味。

李蔷薇跟着她娘小心的缩在牛车的角落里,她也坐上牛车了!想到这里李蔷薇就忍不住挺直脊背,地上站着的两姐妹可还没坐上呢!

今天不仅吃了肉,还坐上了牛车,可真好啊,李蔷薇觉得美滋滋。

这表情被李福月完美捕捉到了。

不管是几十岁的成人,还是几岁的小孩儿,都有着自己的小心思。

目送牛车渐行渐远,李福月捧着圆圆的肚子,打了个哈欠。她感觉已经可以预见到自己的山村生活会很精彩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