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吃席(一)

“你看到许氏刚才的表情了没?真是笑死个人了,为了点肉就没脸没皮的。要我说,脸皮厚还算是她的长处了。毕竟摊上那么个家,可不得脸皮厚点才讨得到吃的吗?”

“是……嫂子说得是。”

因为请的人多,因此王家在离家不远处的空地里也设了席面,李福月两姐妹从王家堂屋一路往外走,见院子里的席面都已经坐满了人,便自动往空地过去。

而两个带着孩子的妇人,就很自然地走在了她们身边。

说话要硬气刻薄一点的是年级稍大的妇人,而跟她身边低声附和的看着要年轻得多。

那强势妇人见李芽月只顾着牵着李福月,也没有开过口,便又道:“不过那许氏还真够缺德,自己还奶着孩子呢,怎么就忍心拿福丫一个小孩子开刀,芽丫,你说对吧?”

李芽月被点到名字,不得不硬着头皮应了声:“大伯娘,芽丫只是个晚辈,没那个资格说些什么。”

这强行和她搭话的妇人,就是李老汉和先妻生的长子李山的媳妇儿刘氏,为人霸道又会过日子,而且李老汉娶的继妻比刘氏大不了几岁,所以在李家的内宅里,刘氏有一手遮天的趋势。

刘氏听了李芽月的话,觉得她那副逆来顺受的样子看多了也怪没有意思的,还扯上什么晚辈长辈的,像是在阴阳讽刺她不讲宗族观念一样。

“芽丫倒是个懂事的孩子,只是伯娘我心里怕你胡思乱想,反倒伤了你大伯他们兄弟俩的和气。”

刘氏又接着洗脑:“在堂上可不是我们不想出声帮你和福丫说话,只是要是我站出来说话了,那岂不是成了我们这房和他们那房人的过节?大人的过节可没有你们小孩子的容易解开,所以芽丫你可别往心里去。”

刘氏能够在李家混得这么好,也不全是凭借泼辣的性子,就凭她还特意和李芽月一个十一岁的孩子说这些贴心窝的场面话,就看得出她是个圆滑人物。

在场的人注意力都没怎么放在李福月身上,她可以放心思考在李家生活的前景。

虽然还没有对这两个婶婶的具体的记忆,但是就目前来看,两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刘氏是明面上的不好对付,而她身边看似畏畏缩缩的三婶婶宋氏,在刘氏看不到的地方,眼里也时不时露出冷光。

面对刘氏一通忽悠的话,李芽月还能说什么呢?只好连连应声。

见刘氏还有要继续说话的趋势,李福月看向走在自己身边,馋得就差没流口水的三岁小娃娃。

她用只有两人听得见的声音悄悄念着:“青椒炒肉,鲜笋炒肉,糖醋排骨,熬小鱼仔汤,油渣焖肉,冰糖糕......啊,真香啊。”

小孩子不像大人那样有克制力,本来就对待会儿的宴席很迫切,见两个大人顾着说话,脚步都变慢了。

小孩儿早就已经很急很馋了,这时候听李福月念了一通好吃的,小孩儿嘴一瘪,往地上一倒来回打着滚。

“哇啊啊啊,哇呜呜呜!要好吃的,娘,好吃的要被别人吃光了......呜呜呜。”

宋氏忙蹲下来将娃抱进怀里拍着背安慰:“哟,江江乖,好吃的都给江江留着呢!别急别急哈。”

见刘氏皱着眉白了自己一眼,宋氏一张脸憋得通红:“出门的时候走的急,江江这孩子没吃什么垫肚子的东西,这会儿子正好饿了......”

一直默默地跟在刘氏身后的李蔷薇看着自己的亲娘和弟弟,心里不由想起早上吃得就差没吐出来的弟弟,以及刚吃了几口饭就被拽着走的自己。

李蔷薇摸了摸自己饿扁扁的肚子,不由得想哭,但是她要是现在哭出来,回去准得被她娘臭骂一顿。

因为李茂江的大声哭闹已经引起不远处宴席上的人看过来,刘氏嫌丢人,忙带着自己的儿女先行走过去。

这通闹剧也就终于结束了。

两个长辈都带着孩子走在前头,李芽月总算松了口气,她摸了摸李福月的脑袋:“福宝也饿了吧,阿姐这就带你去吃好吃的。”

李福月抬头望着长姐,乖乖地点点头。

四五岁的孩子长得又白嫩嫩肉乎乎的,李芽月看着欢喜,忍不住在她脸上轻轻掐一把:“那咱跟上去。”

李芽月牵着李福月走进棚子里,此时人已经坐的差不多了。

刘氏和宋氏拉着几个相熟的妇人坐在一起,正热闹地唠嗑着,也没有给她们留位子,李芽月就随便寻了一个没人的位子,自己先坐好,随后将李福月抱起来放在腿上。

若是以前的李福月自然不会有什么反应,但是现在的李福月是成年人的灵魂。

尽管她已经做好了准备去当好一个小孩儿,但是被另一个十岁出头的孩子抱在腿上,李福月有些不好意思地挣扎了几下。

李芽月却以为是她的姿势坐着别扭,忙把她换了个方向抱着,还拍着背哄她:“福宝乖,要乖乖坐着哦。”

李福月认命地不再乱动了。

同桌的都是几个抱着孩子的外村妇人,见李芽月自己还是个半大的孩子,就随口说:“女娃子,还是把娃娃放下来让她自己坐吧,你这样抱着多累啊。”

其实李芽月之所以要将李福月给抱着,是因为她知道妹妹木讷,而且用筷子也不太灵活,要是出了丑估计妹妹又要被这些人笑话追问。

李芽月冲那个妇人笑了笑:“多谢婶子关心,只是我妹子不重,抱着也不累,用不着多占个位子。我们是来做客的,也该学着几位婶子给东家省省心。”

几个同桌妇人抱着的孩子大多是还不能自己坐的年纪,所以在抱在腿上方便照顾。

但是漂亮话谁不喜欢听,听了李芽月的话,几个婶子都笑着说她年纪虽然小,但却懂事得很。

在这样的大型互夸现场下,氛围也相当和谐。

李福月抬头看了看笑吟吟的长姐,突然觉得自家的长姐其实也不是个低段位的人物,对外交际很有一套!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