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灵堂

李福月脑袋很昏很沉,眼前是黑漆漆的一片,耳边隐隐还有细碎的啜泣声。

不能视物的滋味让她心生恐慌,她奋力想要睁开眼,终于眼前的黑暗中渗进光亮,耳边的哭声也清晰起来。

“我的姑啊,你这一生过得好苦啊,但你儿子女儿个个有出息,你就放心去吧!”

终于看清眼前是什么景象的李福月发现自己正跪在灵前的蒲团上,身边黑压压地跪满了人。

这些人还都穿着古代的白式丧服,每个人看起来都很难过,啜泣声在他们中间此起彼伏。

李福月愣了下,随即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

小小的、白嫩嫩的。

这是一双小孩儿的手,目测小手的主人不会超过五岁。

李福月这才回过神来。

她穿越了。

李福月本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青年人,却意外死于车祸,但是她的灵魂却没有消散。

当她的灵魂漫无目的地到处飘荡时,脑袋里冒出来一个声音告诉她,因为她每一世都在结德行善,攒下了不少的功德值,所以她改变了天煞孤星的命格,可以带着福报回到前世,改变自己的命运。

而她再一次醒来,就出现在了这个灵堂中。

成了这一个叫做福丫的五岁农家小女娃。

刚穿过来,李福月还想装作若无其事看看周边的情况,毕竟她现在拥有的记忆是残缺的。

但是一道突然冒出来的尖锐声音打断她的思绪。

“福丫,你这不懂事的丫头,嫡亲的姑奶奶没了你都不会难过的吗!”

这声音离她还挺近的,声音又尖又细,突然冒出来还把李福月吓了一条。

但还没等她反应,一双同样稚嫩的手就把她护进了怀里:“三堂婶子,你吓到福宝了,她还小,也不懂事,您别跟她计较。”

搂住李福月的人是个十岁出头的女娃娃,她声音很温柔,让李福月之前还浮躁的心慢慢冷静下来。

李福月目前的记忆还不完整,但是她知道这就是她的大姐姐,李芽月。

她躲在李芽月怀里,偷偷看着和她们隔了两三个蒲团的中年妇人。

那个中年妇人也跪在蒲团上,眼角还挂着要掉不掉的泪珠子,但整个人已经脱离方才浮夸的悲伤,进入了气势逼人的新状态。

她白了福宝一眼,阴阳怪气地道:“究竟是真的不懂事,还是冷心冷肺,估计也就你们自家人知道!”

原本灵堂中悲伤的氛围有些凝固,但中年妇人浑然不觉,见众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自己,她还挺起胸膛。

“我也算福丫的婶子,但我就真没见这丫头哭过,这丫头和其他的男娃女娃都不太一样。”

李福月察觉抱着自己的李芽月被气得身体在发抖。

尽管李芽月被气得不行,但顾及到这里是灵堂,硬是忍了愤怒:“堂婶子,话还是不能乱说的。”

“我怎么就乱说话了,咱柳风村的人谁不知道福丫这女娃古怪的很?”

许氏这话说得难听,但说得却是村里人私下在传的大实话,闻言几个同乡人都低下头,装作和自己无关。

李芽月被她气得泪珠子在眼里打转。

许氏还觉得不解气,又挤兑了她几句,就在主人家都察觉不妥,要出声介入时。

一声稚嫩的呜咽声打破了僵局。

李芽月先发现了异样,惊了一下:“福宝,怎么了?”

此时灵堂中跪着的人目光都被引了过来。

李福月水汪汪的眼睛里含着泪珠子,小眉头一皱,眼泪哒吧哒吧地往下掉。

小娃娃声音还一哽一哽的。

“姑奶奶,经常给,给福宝吃糖糖,姑奶奶人很好,福宝不想姑奶奶离开,呜……”

五岁的小孩儿怎么可能假哭还哭得这么真挚,哭得让人见了都忍不住鼻子一酸跟着哭呢?

这一定是真的!

“好孩子,别哭了,再哭下去姑奶奶也会心疼的。”

李福月突然被一个妇人给抱进怀里,这妇人就是李家姑奶奶的大女儿王翠萍,自小与母亲的关系最好。

李家姑奶奶去世,她就是这些人里最真情实感伤心的人之一。

王翠萍轻轻拍着福宝的后背,边哭边说:“前两年娘还能下地的时候,就常常回去看望大舅舅,也给过福宝几次糖,没想到这么小的孩子就开始记恩情了。”

“福宝别哭,以后还有姑姑疼你!”

周边有泪点低的妇人都忍不住跟着哭起来。

在这姑侄俩正哭得伤心的时候,一道惊奇的声音响起。

“诶?许婶子,你家铃儿手上怎么有这么多小伤痕啊。”

众人的视线又纷纷落在正默默流着眼泪的李铃儿身上。

而刚才说话的那人刚说完就悔得直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因为那些伤痕仔细一看,分明就是掐出来的!

而也就只有跪在李铃儿身边的她亲娘许氏才能掐的出来!

在场的人里有看不惯的,也有偷笑看热闹的,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很丰富。

而表情最难看的还得数许氏,许氏方才还傲着的脸变得青一块白一块的,好像被掐的人是她自己似的。

她现在只恨不得能找个洞钻进去。

许氏觉得自己很冤。

王家在庄户里算是很有钱的人家,办的喜丧还办了宴席。

有宴席就说明有好吃的。

她只是想来蹭点肉吃,顺便讨王家人高兴,没想到现在差点得罪了王家。

等回了家,被家里那个老妖婆知道了,又得给她一通骂,许氏一想起她婆婆骂人的气势,脸色更难看了。

“宴席已经准备好了,各位亲朋也都辛苦了,往这边走,去院子里吃饭吧。”最后还是王翠萍站出来给许氏解围。

虽然王翠萍是外嫁女,但是她的丈夫是城里县衙的捕头,王家之所以现在能够混得这么好,她和丈夫没有少出力,因此她在娘家格外有威望,有时候说话比自己的兄弟更有用。

她虽然也看不惯许氏的假情假意,但是这里是含辛茹苦把她养大的母亲的灵堂,她不想让这些人在灵堂上闹起来。

王翠萍开口后,王家的兄弟媳妇们也都积引着来客往院子走,方才的尴尬似乎就消失在众人默契的闭口不言里,但这件笑料注定要被回村里传开了。

听到要吃饭,许氏也勉强打起精神,毕竟她就是图这一顿肉来的。

就算回去要被臭骂一顿,她也得先把肉给吃了!

想到这里,许氏连忙把女儿李铃儿扯到身边,贴着耳朵叮嘱道:“王家吃的都是好东西,你待会儿吃饭别不好意思!那些婆娘吃起席面比你个小娃娃猛得多。”

对于吃肉的渴望战胜了伤心,李铃儿擦了擦眼泪,坚定地点点头:“娘,我晓得。”

其他人忙着去吃肉可能没有注意到许氏母女的小动作,但是被李芽月牵着从她们旁边路过的李福月却看得一清二楚。

这母女俩也是奇葩啊。

周围人那迫切的脚步也显示出他们对于吃肉的渴望,李福月不由在心里叹息。

在古代这种物资极其贫乏的环境里,肉食是极其稀罕的东西,也难怪大家这么渴望。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