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宴会再见

昭和殿此刻已经坐满了前来赴宴的人。

这里大多都是禹城中有名望的贵族小姐和官员们的家属。

因为此次宴会是皇上出言举办的,所以男眷也会参加。

人还没到齐,先来的几位小姐便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我只知道丞相府四小姐苏婉儿,有三小姐吗?。”

“听说因为小时候体弱多病就被送到乡下寄养,才接回来没多久。”

“也不知她哪里修来的福气,从乡下回禹城的路上,正好救了贵妃娘娘,贵妃娘娘就给她赐婚,这种好事怎么不让我遇到。”

“听说,丞相府三小姐是个丑八怪,她怎么配得上王爷。”

“王爷提出要和丞相府三小姐解除婚约,今天宴会就是为了此事而来的,丑八怪想飞上枝头变凤凰,有可能吗,王爷又不是收破烂的什么都收。”

“镇南王退婚,那王妃的位置就空着,我就有机会了。”

“噗,你?我看本小姐才最有可能成为王妃的人选。”

“她来了!”

众人循着殿外的方向看去,她们并不认识苏倾容,但是认识苏婉儿。

远远的瞧见苏婉儿来了,苏倾容一定就在这附近。

可看了一圈也没在人群中看到一个长相丑陋的女子。

反而看到苏婉儿跟在一位身着一袭优雅长裙的女子身后,纷纷猜测起来。

“她是谁?”

“看着面生,从来没见过。”

大殿分为两侧,一侧是男宾一侧是女宾。

苏倾容的位置在女宾的方向,该坐在什么位置按理会提前告知,但是苏倾容并没有得到知会。

苏婉儿讥讽的看着她,然后转身朝第二排靠前的位置坐了下去。

“姐姐,你不坐吗?”

她指向自己身后空着的位置。

柳氏故意不将宫里安排位置的事情告诉她,苏倾容可不认为苏婉儿会这么好心提醒自己。

而且,今日宴会自己才是主角,没理由坐在她身后。

苏倾容想了想,朝前排空着的第三个位置走了过去,然后跪坐在蒲团之上。

一瞬,所有的人都开始猜测。

“坐在前排都是身份显赫的人,她是谁!”

“刚刚听苏婉儿叫她姐姐,难道她就是丑八怪苏倾容!”

周围议论纷纷,却没有人觉得苏倾容坐在这里不妥,显然苏倾容坐对了位置。

虽然在丞相府她是庶女,但是凭借赐婚,她现在也算半个准王妃,坐在前排位置无可厚非。

更加重要的是,今天的宴会是为了二人赐婚与退婚的事。

苏倾容就更加不应该坐在后排了。

见苏倾容没能出丑,苏婉儿的脸阴沉了下去。

“一会儿有你好戏看,苏倾容你现在就笑吧!待会有你哭的时候!”

“皇上驾到~”

“皇后驾到~”

“贵妃娘娘到~”

太监尖锐的禀报声后,所有的人都站起来行礼。

皇上最先进来然后是皇后与贵妃并排走入。

“都平身吧。”

苏倾容抬眸朝上看去,龙椅上端坐着一个身着龙袍的男人,凤眸狭长,鼻梁高挺,唇薄而温润,说是帝皇却看起来没什么架子,可眉宇间那一抹与生俱来的华贵之气,无形间又给人一种压迫之感。

感觉到自己被人注视着,墨叶天转眸正好和苏倾容对视上,这女子居然不回避他的目光,有点意思。

收回目光,墨叶天淡淡的扫了一眼下方。

“人都到齐了,怎还不见镇南王。”

“皇上又不是不知道镇南王的性子,他独来独往惯了,而且认准的事情,哪能那么容易就变了呢。”皇后阴阳怪气的说着,目光似有似无的落在贵妃娘娘的身上。

“你说是吧,乔贵妃。”

乔贵妃咬着唇,可怜巴巴的看向墨叶天。

“皇上是臣妾的错,臣妾让皇上为难了。”说着说着,眼泪水就在眼圈里打转,这楚楚可怜的模样是个男人都要为之心碎。

墨叶天见佳人落泪,心疼的伸手撩起她低垂的下巴。

“爱妃没有做错任何事情。”

“镇南王到~”

就在这时,太监尖锐的通报声传来。

脚步声由远而近。

一双黑靴迈入进来,玄色绣金纹的长袍上绣着一只栩栩如生的四爪金龙,赤黑的披风随着男人走入的步伐被风吹起,露出腰间佩戴的炫龙剑。

“镇南王,佩剑不能带入殿内。”

男人垂眸望着腰间的剑,取下来放下去。

太监手一沉差点跌倒,另外几个急忙过去三人合力才接住。

“王爷来了!”

“好帅啊。”

“如果能嫁给王爷让我少活两年都愿意。”

苏倾容后面座位的那些少女都开始低声尖叫起来。

殿上的其他人仿佛对这一幕已经见怪不怪了。

苏倾容眉头抽搐了一下。

想起镇南王那副绿豆小眼和大嘴巴皮子还有秃头,苏倾容怎么都无法将他和帅联系在一起。

正想着男人已经走上殿来,正停在距离苏倾容不远的地方站着。

“臣,来迟了,皇上恕罪。”

这声音不卑不亢,甚至透着几丝不屑的清冷和傲慢。

而且,意外的不难听。

苏倾容抬眸看向他。

只一眼便瞪大了眼睛。

这哪里是在街上自己看到的那个秃头男子,分明是个冷峻无双的美男子。

他身着玄袍,脚踏黑金龙纹靴,如墨的长发用玉冠半束,其余垂落与腰际,文雅与桀骜的肃杀之气在这个男人身上,完美的结合。

飞眉如峰,凤眼深邃,鼻梁挺拔,薄唇唇峰分明,下巴微微上扬着尽显桀骜。

这种美并非女子的英气之美,也不是普通男人的俊俏,而是那种从骨子里散发出的气质。

不,是气魄。

凤眸会使人轻佻,却因为男人眼中内敛的暗色显得稳重甚至令人觉得畏惧。

“是他!”

这声音不大,却清楚的落到了墨凛夜的耳中。

墨凛夜只轻轻一瞥,旋即那深邃如古井无波的眼眸微微闪烁了一下。

“来了就好,坐吧。”墨叶天淡淡的说着。

墨凛夜收回目光坐在男宾席的第一个位置,而这个位置斜对面正好是苏倾容。

苏倾容低下头,并不是因为害羞,而是因为苏倾容认出来。

这男人,就是在柳家巷和自己风流一夜,然后用玉佩和自己换了解药的男人!

而此刻,苏倾容感觉到一道强烈的目光正看着自己。

不会被他认出来吧!

倒不是苏倾容怕了他,主要是,那天给的拿瓶药是半成品!

这特么不是来找自己算账的吧!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