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她们太过分了!

苏倾容头戴银制孔雀花冠,脸上戴着轻薄的面纱,身着一袭水月色轻纱长裙,领口与袖口绣着朵朵祥云,裙摆如水如雾轻薄而不透,远远看去仿佛脚踏祥云而来的仙子。

明明知道这面纱下是一张布满丑陋红斑的脸,可这一刻苏婉儿却有一种自己看到的是个绝美女子的错觉。

就好像,自己站在这儿黯然失色了一般。

不,是被强压了一头。

可是,为什么!

她身着如此素雅,而自己身上所有的东西都是最贵最好最华丽的。

不,一定错觉,是因为她太丑了忽然遮住了脸自己就觉得她好看了。

这样想着,苏婉儿平衡了下来。

“以为戴着面纱,别人就不知道你是丑八怪了?”苏婉儿冷哼一声上了马车。

刚要上去,苏倾容却抢先一步拦下了她。

“婉儿妹妹,这是姐姐的马车,你要坐就坐后面那辆。”这次被邀请入宫的人是苏倾容,苏婉儿只是个陪衬,这头号座的位置理应是苏倾容坐的。

苏婉儿一贯刁蛮惯了,而且在府里向来都是什么好的都是给自己的,苏倾容配吗。

她想都没想就抬手将苏倾容推开。

可这一推却发现苏倾容一动不动,仿佛自己失去了力气一般。

这令她愣了一下,以前的苏倾容不需要她动手,一句话就乖了,自己稍微动动手就趴地下毫无反抗之力。

“苏倾容,让开!”

苏婉儿抬手一巴掌还没落下就被苏倾容一把捏住了手腕。

“如果我不想让你入宫的话……”

她眯起眼睛缓缓的凑近她,一股无形的压迫感令苏婉儿错开了目光,居然不敢与她对视。

“我可以不带你入宫,毕竟皇上压根就没有邀请你,而你也没有资格入宫。”

苏倾容松开手,苏婉儿后退一步。

看着苏倾容进入马车,苏婉儿气得面目扭曲,头上的金步摇也随着她发怒而抖动的身体摇动。

“小姐,您坐后面这一辆车也一样。”

“啪!”一巴掌狠狠的打在小翠的脸上。

“苏倾容,敢和我作对,你给我等着!”

说罢,气冲冲的上了马车。

前面的马车里,紫花掀开帘子正好看到这一幕,噗嗤一声没忍住笑出了声来。

“小姐,您刚刚太威武了,还有一句话不知道当说不当说。”和苏倾容相处了几天,紫花说话的风格也渐渐的向苏倾容靠拢。

“太特么的解气了!”

跟着原身的紫花没少被苏婉儿她们欺负,这回看小姐实力怼人,紫花发誓,就算碰到过年都没这么开心过。

苏倾容倒是没有紫花那么开心,反而淡淡的望着窗外,面色凝重。

她总觉得,这次入宫没有那么简单。

镇南王要退婚,双方私底下解决就好了,可皇上却大张旗鼓设宴,还将自己和镇南王都邀请过去,这架势不像是撮合,更像是……威慑。

当然,苏倾容心里是无比期盼着要退婚的,毕竟,镇南王的那副尊容着实受不住。

不多时,马车在宫门前停下,按照宫里的规矩马车是不能入宫的,所以到了这儿都要下马车步行进去。

远远的瞧见丞相府的马车来了,在宫门外的几位小姐注意到了这边。

“瞧瞧谁来了。”

“这不是丞相府的马车吗,你们猜第一个下来的是三小姐,还是四小姐。”

“这还用猜吗,肯定是四小姐,谁不知道三小姐是个庶出而且还自小在乡下长大,她那样的身份和见识恐怕从来没见过这种场面吧,说不定现在已经吓得腿软,一会儿下车肯定得出糗。”

“那件事情,你们听说了吗。”人群中,一位少女低声说道。

这少女名叫祁玲玲,她的父亲在苏丞相手底下当差,为了讨好苏婉儿,这会儿当然要抓准机会。

“什么事。”见祁玲玲卖关子,其他小姐好奇的询问。

祁玲玲故作神秘,压低了嗓子说道:

“苏倾容在外面偷偷养汉子,而且不知廉耻的去柳家巷寻欢作乐。”

“还有这种事?”

“真的假的。”

祁玲玲一副什么都知道的模样。“因为这事儿还在丞相府里大闹了一场,苏老夫人都差点被气死,你说是真的还是假的。”

就在这时,马车停下,帘子掀开一角,苏倾容走了下来。

见不是四小姐苏婉儿而是三小姐苏倾容,诸多小姐愣了一下。

苏倾容看向四周,一道道不善的目光朝她射来,似是她苏倾容是个什么腌臜的东西一般,满眼的嫌恶与恶意。

“听说,王爷要和她退婚。”

“这样的女人,谁愿意要呢,啧啧啧,亏得她还有脸过来。”

随后,苏婉儿下了马车,她一下车,那些刚刚还碎言碎语讥讽苏倾容的人犹如见了屎的苍蝇簇拥而去。

“三小姐,您怎么才来。”

“哎呦,这身衣裳真好看,哪里定做的。”

“这簪子是锦绣簪的吧,听说要几百两呢。”

“要我说,这王妃的位置应该是三小姐的才对。”祁玲玲适时地拍马屁。

这话听得苏婉儿得意一笑。

“小姐,她们太过分了。”紫花眼圈发红,差点哭了。

她不是替自己难受,而是替苏倾容难受,凭什么那些人都瞧不起小姐,小姐明明是最好的人。

苏倾容轻笑。

“紫花,你要学的东西还很多,现在就教你第一课。”

她看向那被簇拥得得意洋洋的苏婉儿。

“这种时候,如果去辩解反而让她们找到理由来贬低,又浪费口舌弄不好被她们的愚昧给气死,最好的方法就是置之不理,人都是趋炎附势喜新厌旧的,看看那些虚伪的脸,哪天要是苏婉儿落魄了,她们比任何人都踩得凶。”

紫花吸了吸鼻子,似懂非懂。

苏倾容笑了笑,也不指望她明白,甚至希望,一辈子都不要明白才好。

苏倾容带着紫花交了身份令牌进入宫中。

却不曾注意,停靠在一侧的马车里,一位身着华丽的女人掀开车帘,望着她的背影。

“她叫什么名字。”

“回娘娘,苏倾容。”

“救了乔姬那个贱人的苏倾容,就是她?”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