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退婚

感觉到自己正被一道强烈的目光注视着,苏倾容转头朝后看去,不远处街道一侧停靠着一辆马车,如果她的记忆没出错的话,这辆马车上的腾纹是镇南王府的黑龙图!

苏倾容拉着紫花藏在摊位后。

“小姐,咱们干嘛要躲起来。”

苏倾容示意紫花看那辆马车。

“那是镇南王的马车,王爷说不定就在里面。”

齐玥国镇南王墨凛夜,太上皇的第四位皇子,在太上皇殡天后被发配边疆,凭借杀敌十万的战功重返禹城。

传闻镇南王长相丑陋,杀人如麻,凶残嗜血。

“镇南王是小姐未来的夫君。”

苏倾容嘘了一声。“要下来了!”

马车的帘子掀开,一双暗纹棕红色布履率先迈出来。

苏倾容的眉头微微皱起来。

继续往下看,穿着一身灰袍子,秃头,绿豆小眼睛,八字眉,塌鼻子厚嘴唇下还留着小山羊胡子!

苏倾容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不是吧!这就是自己未来的夫君镇南王墨凛夜!?

苏倾容急忙收回目光不想再多看一眼。

“小姐,您等等奴婢,咱们要去哪。”

苏倾容捏着眉心,一想起自己要嫁给一个刚刚他看到那个人……苏倾容就眉头直跳。

“回府。”

苏倾容刚到丞相府门口,李婆子正站在外面等着,见她来了就匆匆迎了过去。

“三小姐,老爷回来了,让您去一趟正厅。”

苏丞相,自己那个便宜爹回来了。

苏倾容看向李婆子。

“爹叫我过去有什么事吗?”

李婆子欲言又止。“三小姐去了就知道了。”

丞相府正厅。

主位上坐着一位中年男子,身着官袍,头发高束,一双犀利的眼睛整个人看起来稳重内敛。

他就是原身的爹,齐玥国的丞相苏欲泽。

此刻大殿中人都到齐了,上面的两位大哥以及柳氏的小儿子五公子也在,苏婉儿正站在柳氏身边,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模样。

看来,这事儿关乎自己,而且不是什么好事。

“爹。”

苏倾容曲身行礼,温声细语的模样和原身的样子一模一样。

如果一开始就表现得特立独行,说不定会引起苏欲泽的怀疑,所以自己现在尽量装装。

“王爷要和你退婚。”苏欲泽冷声说道。

苏倾容眼前一亮。

这特么太好了!

老天爷听到了她的心声?许愿都不带这么迅速的!

压下心头的雀跃,苏倾容故作忧愁。

“为什么……要退婚?”胆怯,惊吓,犹豫,外加微微的颤音,苏倾容都忍不住想夸赞自己绝佳的演技。

“还能因为什么,还不是你自己做的那些丑事。”柳氏阴阳怪气的说道。

“老夫人年纪大了,被你三言两语就糊弄了过去,但是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坏名声已经流传了出去,没有哪个男人会愿意要一个名节败坏的女人,更何况那位可是高高在上的镇南王。”

苏倾容明白了,敢情在这儿等着她呢。

柳氏得意一笑。“老爷按照规矩未出阁的女子擅自与野男人苟合可是要浸猪笼的。”

“我看谁敢!”老夫人拄着拐杖走进来。

“倾容犯了什么事,还要拉去浸猪笼!”

“娘,您怎么来了,身子不好赶紧回去休息吧。”柳氏急忙过去搀扶着。

老夫人挣脱开柳氏,转而抓住苏倾容的手。

“倾容这孩子懂事又孝顺,怎么可能会和野男人苟合,而且昨天已经验证过了守宫砂还在。”

苏欲泽看向柳氏,柳氏和自己可不是这么说的。

“娘,王爷已经提出退婚的要求,而且现在事情的真相已经不重要了,名声很快就会臭了。”虽然现在还没流传出去,但是在苏欲泽看来,这只是时间的问题。

“王爷提出退婚的事,皇上允许了吗!”老夫人冷声问道。

“皇上还没有给出答复,只说让倾容明天入宫。”

苏欲泽低下头来,掩饰着眼里的嫌恶。

这么丑的女儿到了宫里,让文武百官看到了还指不定怎么嘲笑自己,所以当镇南王提出要解除婚约的时候,苏欲泽反而松了一口气。

老夫人冷哼一声。

“那就入宫,总不能让人泼一盆脏水就认下了,就算真的要退婚,那也是咱们倾容不愿意。”说完,慈爱的看向苏倾容。

“倾容,你说呢。”

苏倾容笑了笑。“祖母说得对,就是要退婚,也是我不要他。”

这话一出口,苏欲泽差点又想骂人。

要不是老夫人在,估计要用手抵着她的脑门将苏倾容给贬低得一文不值。

在他的眼里,苏倾容只是一个没有才艺,没有相貌又愚笨的村姑。

她这样的身份就配不上王爷,去了也只会给他这个做丞相的丢了脸。

得知贵妃娘娘赐婚的消息,苏欲泽没有开心,只有失落。

为什么不是苏婉儿,而是苏倾容!

这两个女儿一对比,简直一个天一个地。

但是老夫人都说了,他只得将这些憋在心里,只是那对苏倾容的厌恶更重了几分。

“老爷,您别生气,喝杯茶消消火,明日入宫让婉儿也一同去,到时候和皇上商量一下,让婉儿代替苏倾容嫁给镇南王,这样既没有丢了丞相府的脸,镇南王也会欣然接受。”

柳氏说得自信满满,毕竟,自己的女儿美貌又有才艺,而苏倾容这个在乡下长大的土包子会什么,而且还长得如此丑陋。

明天王爷见到了,恐怕隔夜饭都要吐出来,更别提娶她进门的事了。

这一对比,要选谁,还不是明了的事儿吗。

柳氏暗自窃喜,苏婉儿亦是嘴角带笑。

就等着明天入宫,看苏倾容的笑话了。

老夫人让苏倾容跟着自己过去。

到了老夫人的院子,老夫人语重心长的看向苏倾容。

“倾容,明天就要入宫,现在再去定做衣裙已经来不及了,你若穿着你现在这身衣裳入宫会被人笑话,这是祖母年轻的时候穿的衣裳,明日入宫就穿这套去吧。”

苏倾容接过李婆子递过来的托盘,托盘里整齐的摆放着一套衣裙,只看绣工和质地就知道这套衣裙价值不菲。

“这套衣裙对于祖母一定有着非凡的意义吧,倾容不能要。”

苏倾容要拒绝,老夫人嗔怪了起来。

“让你穿就穿上,你救了祖母的命,祖母如果不对你好,不向着你,那谁向着你。”

说着提起托盘上的衣裙在苏倾容身上比划了一下。

“这身段和祖母差不多。”

“倾容谢过祖母了。”苏倾容福身行礼。

老夫人暗自点头,“不管结果怎么样,祖母都不会让你离开禹城的。”

她还指望着苏倾容的药给自己治病,而且她打心底里觉得这孩子不简单。

不知道为什么,老夫人总有一种预感,如果听了苏欲泽的话将她赶出去,苏家以后会后悔。

苏倾容捧着衣裙走出房间。

紫花焦急迎了过来。

“小姐怎么样了?”

苏倾容将手里的托盘递给她。“老夫人给的。”

“这,这不是老夫人一舞成名的云帘凤仙裙吗!”

“云帘凤仙裙?很有名吗?”苏倾容问道。

紫花一脸激动的说道:“老夫人曾是禹城第一美人,因为身着云帘凤仙裙在九曲牡丹亭的一舞惊动天下,就连太上皇都为老夫人心动过,但是老夫人早就喜欢青梅竹马的老太爷,最后封了这条裙子选择嫁给了老太爷再也没穿过,没想到老夫人会送给小姐!”

苏倾容看着托盘里的裙子。

脑补出了一幅女子翩翩起舞,吸引君皇,而女子却只偏爱茫茫人海中不起眼的爱人的画面。

翌日,一大清早。

苏婉儿由丫鬟小翠搀扶着走出房间,她身着华丽的长裙,头上顶着义髻插满发簪,浓妆艳抹着。

“小姐真好看,对比起来苏倾容算个什么东西,哪里比得过小姐美丽高贵。”小翠夸赞着。

苏婉儿扶着发簪,很是受用。

“有赏。”

“谢小姐赏赐。”

丞相府外停靠着马车,苏婉儿出来了却不见苏倾容。

“苏倾容呢,难道是怕丢脸不敢去了?也是,她那副样子去了还不如不去呢,不去的话以后可能遇到个傻的还有人娶,去了以后铁定嫁不出去。”

丫鬟们掩嘴嗤笑,就在这时一个清冷的声音传来。

“我嫁不嫁的就不劳操心了,倒是你,得好好想想我不要的东西,得怎么捡才能捡起来。当然,前提是你配不配。”

“苏倾容!”

苏婉儿怒目转身看去,只一眼惊住。

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丑八怪苏倾容吗!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