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刁难

凌晨,苏倾容抹黑回了丞相府幽兰苑。

洗个澡换了一身衣裳,天蒙蒙亮,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苏倾容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镜中的自己一头及腰长发,灵动的桃花眼,小巧的鼻梁,红润的唇,巴掌大的瓜子脸。

脸上有一块几乎占据了半张脸的胎记。

抬手触摸着脸颊,摸索着然后将一块薄薄的红皮撕扯下来。

果然如原身的记忆里一样,这块胎记是假的。

抬眸再看镜子里的自己,苏倾容整个震惊住。

镜中的女子美得像是九天而下的仙子,就算身为女人的苏倾容都忍不住被这美貌吸引。

脑海中,隐约想起原身母亲临终前说的话。

“不要将胎记撕扯下来,这容貌会给你带来杀身之祸!”

“小姐,老夫人让您去一趟正厅。”

紫花在门外喊道。

苏倾容将胎记贴回去,打开房门,紫花。

门外站着一个身着翠绿丫鬟服饰的小丫头,看着约莫十二三岁,是在幽兰苑伺候苏倾容的丫鬟紫花。

“小姐昨天一夜未归,今天夫人一定是为了这件事刁难小姐的,怎么办!”

紫花急得团团转。

苏倾容一把抓住她的肩膀,轻轻拍了拍。“怕什么,她们还能吃了我不成。”

看着苏倾容的背影,紫花愣住。

随后赶忙跟了上去。

……

正厅主位上坐着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夫人,身着褐色对襟袍,椅子一侧放着一根梨花木拐杖,她是苏丞相的母亲原身的祖母。

副位上是一位中年妇人,身材丰腴盘起的头发上戴满金簪,身着绿绣线的对襟娟裙,手里握着一把香扇,涂抹的妖红的唇正勾着一抹阴毒的笑。

她就是大夫人柳氏。

柳氏的身侧站着一位少女,身着粉红罗裙绣着繁琐华贵的花纹,妆容和她的母亲柳氏一样浓重。

表面上看起来华贵,可仔细一看老气得不行。

偏偏她自认为高贵,仰着头用鼻孔看着苏倾容,和她的母亲柳氏一样目中无人。

她就是欺负殴打原身并让人将原身送到窑子里去的四小姐苏婉儿。

下方左侧位置坐着一位少妇,身着鹅黄锦蓝秀雀鸟的圆领盘扣长袍,头上插着鎏银白玉簪子,她的身边跟着个男孩,看着约莫五六岁的样子,羞怯怯的躲在女人的身后似是非常害怕一般。

这母子俩是苏丞相的妾室和庶子,常氏与六少爷苏小宝。

老夫人见她进来,怒气冲冲的说道。“跪下!”

苏倾容眨了眨眼睛。

“不知倾容做错了什么,为何要下跪。”

“倾容,你自己做过什么难道不知道?”柳氏阴阳怪气的说道。

苏倾容装出一副没听懂的模样。“大夫人知道我做错了什么吗,劳烦告诉我。”

“苏倾容,你少在这里装,有人看到你在柳家巷的窑子里和人苟合,你丢尽了丞相府的脸!”苏婉儿指着苏倾容,咄咄逼人。

苏倾容抽了抽嘴角,明明是苏婉儿将原身迷晕送去还扭曲黑白的泼脏水,要是原身恐怕已经认栽了。

可她是谁?

在末世论脸皮厚谁比得过她苏倾容。

抵死不认这一招,她已经修炼的炉火纯青了。

“有这事吗,我怎么不知道。”苏倾容淡淡的说着。

苏婉儿朝使了个眼色“小翠,去将人带上来。”

小翠点头出去将一个小厮带了上来。

小厮指着苏倾容。“小的看到昨天晚上三小姐衣裳不整的从柳家巷出来。”

柳氏捂着唇一脸诧异。“倾容,你怎么能做这种丢人现眼的事情,你马上要和镇南王订婚了!要是被王爷知道……”柳氏看向老夫人。

“传到了皇上耳朵里,说不定会影响到老爷的仕途。”

听到关乎自己的儿子,老夫人目光里透着一丝焦灼,脸也阴沉了下来。

“来人,将她绑了。”

“等等,容我问个问题。”苏倾容看向小厮“你亲眼看到我和人苟合了?”

“这……”

“如果没有证据,空口白话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故意说假话污蔑我。”苏倾容眯着眼睛。

“苏倾容,你从柳家巷出来就是最好的证明!”苏婉儿冷哼说道。

苏倾容嗤之以鼻。“柳家巷是男人寻欢作乐的地方,哪个正常女子会自己去那种地方供人玩乐?!”

“那你夜不归宿怎么解释!”苏婉儿一脸恶毒。

“我初来禹城,人生地不熟迷路,夜里太黑害怕遇到坏人就在桥洞睡了一晚上,醒来询问人才找回来。”苏倾容解释着。

“苏倾容狡辩是吧,小翠去掀开她的袖子看看守宫砂还在不在!”苏婉儿一脸阴狠,苏倾容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口齿伶俐!

但是任由她再怎么狡辩也逃脱不了已经失贞的事实,只要守宫砂不在,她再怎么狡辩都没用。

丫鬟小翠走了过去,抓起苏倾容的手臂,将袖子掀开。

白皙的胳膊上赫然有一个红点。

“守宫砂还在?怎么会这样!”

知道对方要用这件事情害自己,苏倾容早就做了个假的,一个红点而已,又不难伪造。

苏倾容的眼底浮上一抹狡黠的却只瞬间被一副委屈的神色掩盖,

“婉儿妹妹你要是嫉妒姐姐能嫁给王爷,区区男人罢了哪里抵得过咱们的姐妹情深,想要的话好好说话,我可以让给你,你犯不着用这种龌龊的手段。”

“苏倾容,你胡说什么!”被苏倾容说中了目的,苏婉儿气急败坏走过去,抬手一巴掌朝苏倾容打了下去。

苏倾容抬手抓住苏婉儿的手。

苏婉儿怔住,苏倾容性格软弱,平时打不还手骂不还嘴,说话声音都细声细语的,有时候还结巴,甚至不敢抬头看自己。

可现在的苏倾容不仅在众人面前吐字清晰,而且还敢反抗自己,甚至狡辩!

对上她的眼睛,苏婉儿心底里咯噔了一下,有那么一瞬她被吓得颤了一下,仿佛眼前并不是个人,而是一只意图撕咬扯碎自己的恶魔。

“啪!”一个响亮的巴掌将落在苏婉儿脸上。

苏婉儿捂着脸。“你,你敢打我!苏倾容今天我就让你知道下场!”。

被平时打不还手骂不还嘴的苏倾容给打了一巴掌,娇生惯养嚣张跋扈惯了的苏婉儿哪里受得了这气,她歇斯底里的喊着,抄起花盆就朝苏倾容砸了过去。

苏倾容见状急忙装出一副害怕的模样,并围着大厅跑。“婉儿妹妹要杀我,祖母救我。”

老夫人见状急忙大喊。“别出人命,快拦住婉儿!”

苏倾容是贵妃娘娘点名的赐婚对象,如果死在府里就真的不好交代了。

她心中焦急匆匆站起来,还没站稳身体就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老夫人,老夫人!”

婆子焦急大喊着,并按压老夫人的人中。

“快去拿救心丸来!”

“你们都围着祖母,只会让祖母无法顺畅呼吸,都散开。”

苏倾容走过去,抓住老夫人的手把脉。

“三小姐,您这是做什么?”李婆子疑惑的询问。

柳氏使了个眼色,让送药过来的丫鬟退下。

柳氏被老夫人压了一头,每天都盼着老夫人早点没了,自己好掌管丞相府,现在老夫人发病苏倾容要多管闲事,就借这个机会让老夫人归西好了。

正好能将这个罪责都推到苏倾容的身上。

站在柳氏身侧的苏婉儿虽然不知道自己的母亲在想什么,却也同样的选择沉默。

祖母这病就连太医都治不好,救心丸都常备着,要是赶巧祖母死了,就将罪责都退到她身上!

心里在期盼,祖母就这样死了!苏倾容也就完了!

到时候,成为王妃的人,就是她苏婉儿!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