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刚穿越就做了一笔买卖

轰的一声,苏倾容引爆实验室的炸药,火焰将她连同周围的所有都吞噬进去。

睁开眼睛入目所及的是粉纱缭绕的厢房,屋内透着一股子难闻的味道,就像是有在充斥着脚臭味的房间里喷洒了廉价的浓味香水掩盖,两者味道混合所散发出刺鼻味道。

慢慢的转头看向身侧,身边坐着个身着古装的男人。

橙红色的烛光下,映入眼中的是男人的侧脸,长而浓密的睫毛下双眸深邃,高挺的鼻梁几近完美,一对薄唇略显苍白,却丝毫不减那从骨子里透出的气质。

他正整理着身上的古汉服,墨黑的长发用玉冠固定,其余垂落肩头,就像是从古画里走出的美男。

自己这是在做梦吗。

“还活着?”

见她睁开眼睛,墨凛夜深邃的眸里闪过一抹诧异。

太后设宴逼他喝下毒酒,他用秘法将毒渡入这女人体内交融解毒,居然没死?

“难道秘法没用?”他沉思起来,是不是刚刚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苏倾容噗嗤笑了起来。

“知道姐单了太久让我做这种梦。”

她坐起来凑近男人,低头看了一眼他敞开的衣领。

“嘿嘿有胸肌。”

墨凛夜瞳孔缩紧,一掌推开苏倾容,苏倾容猝不及防脑袋撞到床板上。

伴随着脑袋的剧痛,一股记忆如潮水一般涌入脑海里,她穿越成了和她同名同姓的苏倾容,是丞相的庶女,一直在乡下长大。

三个月前接回来丞相府,因为一次偶然苏倾容救下贵妃娘娘,贵妃娘娘得知她是苏丞相之女就将她赐婚给镇南王。

嫡姐苏婉儿得知后妒忌她,将她毒打一顿后迷晕送到了柳家巷,也就是现在苏倾容所在的地方。

汴京城最差的窑子!

所以,这一切不是梦,都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她被送到柳家巷的窑子里和这个男人睡了!

转眸看向下床并整理着衣裳的绝美古装男人,苏倾容眉头一挑痞里痞气的一笑,就差没点根烟了。

在末世这么绝色的美男子最少也得几万块钱一晚上,自己分文不花,这算是白嫖了!

可惜,过程自己都不知道!

嗨,好亏!

正想着,便听嗤的一声男人便拔出剑。

苏倾容瞪大了眼睛。“你情我愿的事情,你还想问我要钱吗!”一剑劈下,苏倾容闪身躲开。

“你要是再动手,我就大喊,让所有的人都进来看看热闹。”

男人停下,俊脸上满是狐疑之色。

苏倾容偷偷的摸到窗户边,打开窗户,对着男人调皮的眨了眨眼睛。

“今天晚上姐姐我玩的很快乐。”

说着身体往下坠落,男人走到窗前便见下方池水荡漾开来,人已经离开。

苏倾容爬上岸见男人追来,左右看了看走入后山的密林中躲在树林中。

脚步声临近,苏倾容躲在一块石头后。

半晌没有回应。

人走了?

苏倾容探出头去,月色下的树林中男人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喂。”

苏倾容喊了一声,没有任何反应。

走过去将人翻转过来,那张绝美的俊脸已经成了铁青色,抓住他的手一把脉。

“嗜血毒!”

嗜血毒无药可解,中毒者会在三个小时之内全身发青然后血液凝固而死。

苏倾容试着去内视空间,自己的随身空间是一个取之不尽的药房,可以在末世那种资源稀缺的时代拿到各种药品,就因为这个空间被自己的死对头知道后才会被追杀,最后不得不引爆实验室和他们同归于尽。

庆幸的是空间也跟着一起穿越到了这副身体里。

当然,除了这个空间药房之外,苏倾容本身也是一名医者。

三个月前苏倾容和师父研究出了这种千古剧毒的解药,她的空间里正好有,但是并没有实际在人体上试验过,不如用他试试!

打开瓶盖喂到男人的口中,就见男人铁青色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实验结果证明药效很好,可惜师父没能看到。”苏倾容有些惋惜的说道。

“他中毒走不了多远!”树林中有人朝这边走来。

苏倾容看向倒在地上的男人,他的身高和体格,以自己这副身体瘦弱的程度绝对拖不动,如果被发现会被当成同伙杀了或带走,才穿越过来对身体还没有完全适应自己不能冒险。

惋惜的捏了捏男人的俊脸。

“刚刚你要杀我,我也没必要冒死救你,可惜了这副皮囊,姐姐怪舍不得的。”

黑衣人举着火把逼近,苏倾容躲在不远处的石头后,只见为首的黑衣人走到男人的身边举起砍刀对准男人的头颅砍了下去。

原本双眸紧闭的男人霍然睁开双目,一个翻滚躲避开了砍下来的刀,黑衣人砍了个空转身一道剑光闪过后,一颗头颅咕噜落在了地上。

月夜下男人手起刀落血光飞溅,黑衣人一个接着一个倒下,凌厉的目光一扫,锁定在不远处偷看的苏倾容身上。

苏倾容急忙收回目光。

赶忙撒丫子跑。

墨凛夜轻功挡住苏倾容的去路。

苏倾容见逃不掉索性也不走了,凌空如变戏法一般变出一把短刀朝男人刺去。

墨凛夜抓住她的手腕按在树上。

二人的距离很近,近到苏倾容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墨香味和那浓浓的血腥味。

“给我解药!”他声音低沉。

苏倾容另外一只手捏着银针朝男人刺去,男人闪身躲开,松开了苏倾容的手。

“喂,你这人知不知道规矩,让我免费给你?你做梦吧,除非你有等价的东西交换否则免谈!”

“你想要什么。”男人眯起眼睛。

苏倾容眼前一亮,她闻到了钱的味道!

“你身上有什么值钱的东西?”遮住月光的乌云散开,白色的月光落在苏倾容身上,巴掌大的小脸上一双狡黠的眼睛,小巧的鼻梁红唇饱满,只可惜脸上有个难看的红斑胎记占据了半边脸令这脸看起来有些狰狞。

墨凛夜摸了一把腰间,自己没带钱袋!

“没有银子那就免谈?”

在末世号称痞子医圣的她就是个见钱眼开的主,没钱就免谈是她的人生格言。

“柳家巷的姑娘都如此势利?不过,以你的容貌恐怕平时都没有人光顾吧。”墨凛夜冷笑。

苏倾容翻了个白眼,“姐要身材有身材,要美貌有美貌但是姐都不靠,姐是靠本事吃饭的人,你想要我的东西,我问你要银子,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墨凛夜的嘴角抽搐了一下,这叫有美貌?

将自己身上的玉佩摘下来丢了过去。

苏倾容抬手接住。“雕工不错。”

“这枚玉佩价值连城。”墨凛夜淡淡的说着,透着一丝肉疼的味道。

“成交!”苏倾容将一个小玻璃瓶甩了出去。

墨凛夜抬手接住,看了一眼手里透明精巧的瓶子。

再抬头,女人已经不见了。

“主子!”

丹青单膝跪地。“属下来迟,您身上的毒……”

“已经解了。”

垂眸看着手心里的小瓶子。

“回府。”

镇南王府。

墨凛夜匆匆进来,推开一扇房门。

卧房的床榻上躺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这老者此刻脸色发黑的昏迷在床上,看症状和之前墨凛夜的中毒症状一模一样。

若仔细看去,这老者正是已经‘殡天’的太上皇!

谁会想到太上皇被太后与现在的皇帝墨叶天毒害,墨凛夜救下了他,并将他安置到了王府里。

“父皇,儿臣找到了解药!只等您醒来看墨叶天这皇帝还能做多久!”

墨凛夜将解药喂到太上皇口中,药入喉脸色恢复了一些太上皇吐出一口黑血,并没有醒来。

“难道药不够?”

墨凛夜看着手里的空瓶子若有所思。

“王爷,您这解药哪来的,属下再去弄些来。”

墨凛夜想起那个女人。

“派人去搜查柳家巷,找到一个脸上印有红斑胎记的女人,要活的!”

“是!”

墨凛夜走出密室,脑中出现女人的脸,还有那胆大包天的话。

她到底是谁?

正想着,王府管家过来禀报道:

“王爷,皇上让您定下纳妃的吉日,早日迎娶丞相府三小姐过门。”

墨凛夜皱起眉头。

“是想在本王府里安插眼线?去通知宫里本王要退婚。”

“可是,那是贵妃娘娘选的人,王爷何不与三小姐见一面,到时候再定夺也不迟。”

管家小心翼翼的劝道。

墨凛夜也不知哪来的怒火。

“别在本王面前提她!”

“这婚,本王退定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