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

“月姨娘为了收买奴婢,赏赐给了奴婢一块玉佩和一个手镯,这两样是二爷给月姨娘的。还有为了方便奴婢进出帮二小姐和王公子传递书信,月姨娘给了奴婢一块腰牌,这些老夫人只要派人去查都是能查到的。”翡翠一股脑说了出来。

穆清瑜神色黯然:“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要污蔑我?明明王公子传递进来的书信都是给你的,如果我从前哪里对不起你了,我先向你赔个不是。今天是我娘的祭日,我娘在天有灵听到这些,恐怕会伤心的。”

王封忍不住辩驳:“那些信不是我写的!”

“你住嘴!”穆老夫人斥道,她看王封哪哪都不顺眼。

说完她又和颜悦色的朝着穆清瑜招了招手,“好孩子,你过来。”

穆清瑜起身走到穆老夫人身后,低着头一言不发。

穆老夫人让王妈将那信给王月娘,道:“王月娘你说,这是不是你侄子的笔迹?”

穆老夫人直呼其名,显然是气极了。王月娘咬着牙从丫鬟怀里起来,她扫了一眼信纸,上头确实是王封的笔迹。

如若她撒谎,事后被查出来,恐怕穆老夫人更加容不得她。

王月娘索性实话实话:“确实是封儿的笔迹。”

王封恼怒:“是我的笔迹,但信不是我写的!”

“好了!”穆老夫人不愿意听王封的狡辩,“按照翡翠说的,去查一查就都知道了。”

要是翡翠说的都是真的,那今儿个的一切就是王月娘和王封联合起来要算计穆清瑜。

手段之狠毒令人侧目!

眼看着王妈就要出去了,王月娘除了流泪说不出话来。

“慢着!不用去查了!”王月娘的心腹芙蓉站了出来,“都是奴婢做的,和月姨娘没有关系。”

“是奴婢看二小姐不顺眼,买通了翡翠,让翡翠告诉王公子,说二小姐心悦于他!再让翡翠帮着王公子传递书信,希望王公子的信能打动二小姐的心意,不知为何那些信没送到二小姐手上。至于今晚搜出来的那些信,是奴婢怕事发之后连累到姨娘,模仿着王公子的笔迹写的。”

芙蓉顿了顿,思索了片刻继续说:“毕竟公子和丫鬟之间暗通款曲很是常见,就算被发现了大不了把翡翠赏赐给王公子。”

翡翠气得发抖,她想说些什么,却正好撞到王月娘警告的眼神。她闭了闭眼,将这口气咽了回去。

方才她不顾一切揭发了王月娘,本就是将王月娘得罪狠了。如若再拆王月娘的台,说不定将来秋后算账,王月娘要将她全家赶尽杀绝了。

想到此,翡翠又不由的后悔。

墨竹听完一切,在众人说话之前抢先说:“都是奴婢的错!翡翠每次送进来的信都被奴婢烧了,自打夫人去后,二小姐一直身子不好。奴婢怕说了之后让二小姐更加烦心,就瞒着没敢说出来。”说着说着她哽咽起来。

穆清瑜跟着抹泪:“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娘亲走后,一直都是你陪在我身边。”

主仆二人相视落泪。

穆老夫人的眼泪也快被勾出来了,她强忍着安慰穆清瑜,穆清瑜才止住了泪。

“对了,没想到芙蓉姐姐精于书法,”穆清瑜擦干净眼泪,“姐姐说这些信是你写的,你能模仿王公子的笔迹,天下能模仿别人的笔迹以假乱真的人寥寥无几。不如你现在写几个字,让我们开开眼。”

穆老夫人看了穆清瑜一眼,还好穆清瑜提醒。

她也开口说道:“你现在就写几个字!如若写不出来,那就是你在撒谎,替人顶罪!”

说着穆老夫人的眼神挪到王月娘身上。

芙蓉自小跟着王月娘,字都没认全,哪里写的出来?她咬着嘴唇:“老夫人要打要罚随便!奴婢没有半分怨言!不用再让奴婢写了!”

“这是怎么了?”一道浑厚的男声自外传来。

穆二爷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王月娘像是看到了主心骨,软软的喊了声:“二爷!”

看到王月娘娇娇弱弱的模样,穆二爷很是心疼,上前几步,大手一捞,就把王月娘扶了起来。

“姐夫!”王封也像看到了靠山,快走几步到了穆二爷身边。

那三人看起来倒像是一家人,穆清瑜垂下眼眸,掩去眼中的怨恨。上辈子不也是这样?她被王封坏了名声后,在定国公府如过街老鼠一般活着。

但是王封在穆二爷的扶持下,在官场上顺风顺水、一路高升。

她很想问一问,自己究竟是不是穆二爷亲生的?为什么在穆二爷心里,她还比不上一个外人?

穆老夫人朝着王妈使了个眼色,王妈便把今晚发生的一切悉数与穆二爷说了。

穆二爷听完,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就说道:“委屈瑜儿了,今晚都是个误会,误会解开就好。就把这几个背主的奴才都重重的责罚了,这事就算了了。”

穆清瑜在心里冷笑不止,不愧是穆二爷的作风。如果深究下去,肯定能查到王月娘身上,但是看穆二爷的态度,是要护着王月娘了。

“老二!”穆老夫人看不惯穆二爷在这糊弄是非。

穆二爷道:“母亲,事已至此都明了了,就是芙蓉和翡翠这两个丫鬟在府里搅和着,依我之见把她们两个都赶出府去,什么都不许带,就让她们自生自灭!”

“爷,芙蓉跟了我许久,”王月娘在穆二爷怀里小声的说,“就让她带几身换洗衣裳出去吧。”

穆二爷低头:“还是你仁慈,就依着你。”

“父亲,”穆清瑜也开口为翡翠求情,“翡翠也是一时迷了心窍,就给她一个改过的机会,别赶她走了,让她留在府里去浆洗衣服吧。”

穆二爷深深的看了穆清瑜一眼,点了点头。

王月娘差点咬碎了银牙,她怎么没想到求穆二爷把芙蓉留下来?芙蓉是她在闺阁里时就跟着她的,把芙蓉赶走等于是断了她的左膀右臂!

而且芙蓉知晓她不少的秘密,万一芙蓉说了出去……

穆二爷一挥手,芙蓉和翡翠都被拖了出去,穆老夫人看向王封,道:“还有一个人没罚呢。”

王封往穆二爷身后躲了躲。

穆二爷打着哈哈:“哪里还有人?该罚的都罚了”

“还有我!父亲还没罚我!”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