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出发

齐老夫人的院落里格外热闹,齐玉欣落水之后感染了风寒并未过来,其他人一到齐就开席。

食不言寝不语,用膳的时候无人出声来,等用完晚膳众人移步花厅,才再次热闹起来。

齐老夫人扫视一圈,觉得差不多了便叫下人取来几匹绸缎。

“过两日是你们舅爷的寿辰,你们挑合意的料子做身新衣裳。”齐老夫人道。

话音刚落,齐家小姐们就围上去挑选起来,齐玉瑶落在后头,兴致缺缺。

“这身桃红的倒是适合三小姐。”方姨娘笑着冲齐玉瑶说道,要是不知道二人之间的恩怨,旁人还以为二人是极为亲近的。

齐玉瑶同样客气的推辞:“我倒是觉得这颜色更适合五妹妹,我倒是喜欢这月白的。”

齐玉婷的手刚想伸向那匹月白的绸缎,闻言缩了回来,大大方方的说:“五妹妹喜欢这个?你们还不快帮五妹妹包起来。”

方姨娘的笑容有些挂不住,去柳家穿的艳丽些才显眼。

她又劝道:“自打三小姐回到齐家,还是第一次出门,穿的喜庆些才好,要是穿的素雅了说不定外人会以为齐家苛待三小姐了。”

齐玉瑶抿嘴一笑:“姨娘这说的是什么话,谁会平白无故的怀疑那些?难道姨娘心里有鬼?”

看着齐玉瑶笑得眉眼弯弯,方姨娘总觉得她是在嘲笑自己。确实方姨娘为了泄愤,在吃穿用度上克扣了齐玉瑶,甚至给齐玉瑶吃不新鲜的膳食。

方姨娘暗暗捏紧拳头,早知道这个齐玉瑶如此讨厌,她就不搞小动作,直接下点药得了。

哼,只要接下来的事成了,她就能去掉这眼中钉肉中刺了。

“我随口一说,三小姐想到哪里去了。三小姐生的美,这月白的穿在三小姐身上极为合适。”方姨娘讨好的笑着,先把齐玉瑶哄好了再说,等秋后再算账。

“这桃红的倒是适合五妹妹,不知道五妹妹会不会一起去?”

“她风寒未好,估计去不了了。”

齐玉瑶垂下眼眸,垂下嘴角,“都是因为我,五妹妹才感染风寒的。既然五妹妹去不了,那我也不去了,我要留下来陪着她。”

方姨娘先是一愣,随即在心里咬牙切齿,但面上的笑意不能减分毫。

“你有这个心就好了,此次是你回到齐家后第一次出门,是不能不去的。”方姨娘耐心的劝说。

齐玉瑶用帕子按了按眼角,扁了扁嘴极为伤心,“可是我心里过意不去,都是因为我,害的五妹妹连门都出不了,我实在寝食难安。”

说罢她走到齐老夫人面前,“还请祖母代我向舅爷告个罪,恕我不能过去贺寿。柳家也是诗书礼仪之家,想来舅爷也会原谅我爱护幼妹之心的。”

齐玉婷竖起耳朵,对这位十年没见的妹妹多了分好感,她最喜欢恪守礼仪之人。

齐老夫人瞪了方姨娘一眼,这么大个人连个小丫头片子都搞不定,还要她出马,怪不得之前她侄儿的事让方姨娘办砸了。

“五丫头真的病的出不了门了?”齐老夫人沉声问道。

方姨娘在心里给齐玉瑶记了一笔,然后回道:“欣儿好得差不多了,只是怕把病气过给老夫人,才闭门不出的。”

“无妨,过两日估计大好了。这桃红的绸缎你拿去给五丫头做衣裳。”齐老夫人不给方姨娘说话的机会,说完就拉着齐玉瑶坐下,不再理会方姨娘。

方姨娘一腔怒火无处发泄,也不能发现,只能尴尬的站到一旁。她且忍一忍,看齐玉瑶能猖狂到什么时候。

齐老夫人上下打量了齐玉瑶一番,少女的容貌不施粉黛也清丽可人。可惜她清楚自家侄孙的秉性,柳之衡最爱在外拈花惹草,见惯了美人,寻常的根本入不了他的眼。

保险起见,齐老夫人决定再下点本。

“小姑娘家家的打扮太素净不好,正巧我得了一套白玉镶金的头面,你便拿了去。”

“这么好的东西我不敢要,还是给妹妹她们吧。”齐玉瑶赶忙摆手。

“你妹妹她们在我身边十几年,不知道得了多少好东西。这套头面是你应得的。”说完齐老夫人让人把头面取了来。

齐玉瑶不用看就知道是什呢样,上辈子她从齐老夫人那得了这套头面,以为齐老夫人是真的待自己好,便像宝贝一样把头面珍藏起来。

“多谢祖母。”齐玉瑶吩咐青儿将头面收好。

齐老夫人满意的笑了,又叮嘱齐玉瑶到了那日要好生打扮一番,才叫她们散了。

到了柳太爷寿辰这日,齐老夫人携女眷上了马车,往柳府去。

方姨娘作为妾室,没有资格出门,她送了齐家女眷出门之后,便回去等消息。

齐玉欣穿着桃红色的衣裙出现了,和齐玉瑶坐在一辆马车上,马车里还有齐家七小姐齐玉姗。

齐玉姗才八岁,她的生母是郭氏的旧仆,当年没有与郭氏一道回去,反而成了齐二爷的妾室。

赵姨娘和齐玉姗母女二人一向低调,在齐家二房没什么存在感。

齐玉欣扭了扭身子,将齐玉姗挤到角落里,齐玉姗也一声不吭,任由齐玉欣欺负。

这一幕落在齐玉瑶眼里,只有她知道,齐玉姗看似与世无争,实际上最有野心,将来也有一番大作为。

“妹妹的风寒好了?”齐玉瑶冷不丁的问。

只见齐玉欣面色红润,双目炯炯有神,完全不像病了几日之人。

“托姐姐的福已经好全了。”齐玉欣扶了扶鬓边的簪子,漫不经心的回道。

她又掏出一面小铜镜,细细的照着。趁着没到柳家,她要再看看自己从头到脚有无纰漏。

待会子到了柳家,她一定不能被齐玉瑶比下去。

来之前方姨娘反复叮嘱她,到了柳家要低调行事、不可张扬。

可一看到齐玉瑶,就勾起了齐玉欣的争强好胜之心,她早就把方姨娘的叮嘱丢到九霄云外。

齐玉瑶不再说话,一想到将要遇到的人,只觉得心中烦闷无比。

一时间马车里静悄悄的,只有齐玉欣头上珠玉碰撞的声音。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