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水中暗门

沐家兄弟的年龄还在检测范围之内,沐家兄弟两人怀揣着激动的心情把手放在检测石上。

他们不是没有想过测灵根,随着沐家被灭,沐家的修炼功法也都被毁于一旦,没有功法就算他们检测出了灵根又能如何。

与其花那个时间徒增烦恼,还不如多挣些银子。

现今沐芸姝又让他们看到了希望,这怎么能让他们不激动,不兴奋。

检测结果令沐芸姝有点意外,这沐家的基因这么好,大哥是雷木双系灵根,二哥是冰火双系灵根。

不过转念一想,沐家也算的上是修二代,他们兄妹三人又是沐家嫡系,若不是几年前沐家出事,以沐家兄弟俩的资质或许早被大宗门的人发掘收入门下了。

要知道灵根的数量不是越多越好,而是越少越好,尤其是单品灵根,属于极品灵根,修炼速度也是最快的。

其次是双系灵根,属于上品灵根,双系灵根的修炼速度虽然比不上单品灵根,但大多数的强者都出自于双系灵根。接着是三系灵根,四系灵根……

沐芸姝也测试了一下自己的灵根,在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她把手放到检测石上,可以让检测石发光,但检测不出来她灵根的属性。

检测灵根后沐芸姝先是助两位哥哥引气入体,之后又根据他们的灵根属性分别默写了一本适合他们的功法。

知道沐芸姝的能力以后,沐宸宇也不再拘着沐芸姝了。

这天沐芸姝说是想去沐家农田看看,沐宸宇原本是想跟着她一起来的,被沐芸姝制止了。

沐芸姝之身来到黑石山下的农田,心想这是沐家祖地,在这个灵气贫瘠之地还有灵气这么充裕的地方十分难得啊。

难怪能种出来灵米,这片区域的灵气明显比别处的灵气要高很多。

而且沐芸姝一眼便注意到,这片种植地被人布了阵法,防止灵气溢出,沐芸姝猜测这个阵法应该是沐家哪位祖宗给布的。

沐芸姝小小的身躯站在地头方眼望去绿油油地一片。

微风拂过米穗犹如海浪一般一浪接着一浪翻涌,刹是好看。

灵米地种植区分为上中下三块区域,每片区域种植的灵米品质也有所不同。

外层种植的是下品灵米,种植面积也是最大的,中层种植的是中品灵米,种植面积比不上下品灵米,里层种植的是上品灵米,也是面积最小的区域。

灵米的品质越高所卖的价位就越高,用灵米烹饪出来的食物被称之为灵食。

沐芸姝以前在天清派所食用的都是上品灵食,修士食用灵食可以减少体内堆积的杂质,有助于修行。

凡人食用灵食可以强身健体,病邪不易入体,灵食在凡间的贵族富商圈里也是十分受欢迎。

种植灵米的村民见今天过来的是沐芸姝,心中还在奇怪。

看着沐芸姝的背影低声呢喃道,“平常的时候不是沐家大公子过来吗,怎么今天是沐家小姐过来了。”

“咦?你不知道吗,前段时间村尾李家小子带着村里的孩子们把沐家小姐给打了,听说昏迷了三天三夜,差点醒不过来,不过这沐家小姐也算是因祸得福,醒来之后人就正常了,但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这不沐家大公子立马收回了好几家灵米种植权。”

“啊?还有这事?”

“这事我知道,沐公子收回了李大胜家的种植权,李大胜便对这事耿耿于怀,明里暗里挤兑沐家,说什么沐家活该被灭,有一阵还跑到黑石镇去宣扬,唯恐别人不知道沐家人住在黑石村似得,我看他就是故意的。”

“那这么说,这沐家的仇家会不会找上门来,毕竟当初他们是……这要是让那些人知道了,那沐家三兄妹岂不是……很危险。”

“不会吧,这事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兴许那些人早就离开了。”

话是这么说,可谁能保证那些人不会卷土重来,几人面面相觑,自觉的不在讨论沐家的事情。

殊不知他们说的这些话都被远处的沐芸姝听得一清二楚。

沐芸姝正在犹豫要不要回去告诉一下大哥他们,这时在识海里的小珠突然出声道,“小主人,我感应到了前面似乎有什么东西。”

沐芸姝心神一滞,犹豫了片刻决定还是往前走,穿过一道又一道的米田,来到最里层。

咕嘟咕嘟不停运转的泉水,水面浮起一层层水雾,阳光穿透云层照射到冉冉升起地水雾,隐约可见五颜六色的光景。

最重要的是沐芸姝终于明白这片区域灵气充裕的原因了。

沐芸姝俯下身蹲在泉眼处问道,“小珠你说的是不是这里?”

“是的,小主人,若是我没猜错这泉水只是表象,泉水下面才是真正的好东西。”小珠回应道。

“泉水下面吗?”沐芸姝呢喃道。

突然沐芸姝想到了什么,“噗通”一声,溅起了好大一束的水花。

夜幕时分,沐芸姝浑身湿漉漉的回到家中,开门时吓了沐宸宇一跳,还以为沐芸姝又被欺负了。

沐芸姝换好干净的衣服走出来,沐宸宇早已在门口等候多时了。

还没等沐芸姝开口说话呢,沐宸宇阴沉着脸,皱着眉说道,“怎么回事?是不是村里那群小子又欺负你了?”

坐在轮椅上的沐宸熙也是一脸担忧之色。

沐芸姝一边拿着巾帕擦头一边解释道,“没有,不是,大哥你先别激动,先听我说。”

沐宸宇脸色这才算是有所缓和,缓缓坐了下来,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沐芸姝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大哥,二哥夜里风大,不如我们进屋说吧。”

沐宸宇和沐宸熙见沐芸姝这般便立刻明白了,起身移步到了屋内。

回到屋内,沐宸宇最后一个进门,伸头左右探了探四周,小心的把房门上了栓,转身坐下说道,“小妹你现在可以说了。”

沐芸姝把今天下午她听到村民说的那些话,还有她的发现的都说了一遍,“……之后我跳入水中,在水下发现了一道暗门,我试着打开暗门,试了好几次也没能打开暗门,然后就湿漉漉的回来了。”

“大哥,二哥,还有一件事情,我怀疑当初沐家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说完还特意瞅了瞅两位哥哥,想从他们脸上看出些什么。

沐宸宇和沐宸熙两人相视一眼,神情了然,一副早已知晓的表情,沐芸姝见此心里也明白了。

二哥沐宸熙突然出声问道,“小妹怎么会怀疑起这件事另有蹊跷的?”

沐芸姝撇撇嘴,“我看到泉水下面的那道暗门就知道了,想一想当年的事,便猜到了,当年沐家遭难明面上是借沐家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实际上他们真正想图谋的是沐家的宝贝,就是那暗门里面的东西吧。”

“否则他们也不可能只是……我不认为他们会那么好心就这样饶了我们一命。”沐芸姝的眼神撇向沐宸熙的双腿。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