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晚晚,那你岂不是会恶心一辈子

……

淋了雨,又气急攻心。

慕晚大病了一场。

整整大半个月。

她整个人看起来都是病殃殃的。

别墅三楼。

慕晚睡在落地窗前的躺椅上。

一袭纯色轻盈的连衣裙刚好覆住她的脚踝,精致如画的五官静谧到极致。

露在外面的的肤色白如雪,无一不是透着清清冷冷的气息。

霍司衍从远处走近,深谙的目光落在了慕晚的脸蛋上。

顿了片刻。

霍司衍才俯身蹲在慕晚身侧。他盯着她纤细的眼睫,轻声唤道,“晚晚。”

听到声音。

慕晚细长密集的眼睫轻颤了下,却没有睁开眼。

见状。

霍司衍深沉如渊的眼底,掠过一道几不可察的黯然。

“我来……我来只是想告诉你,”霍司衍声音低缓,一字一顿道,“晚晚,我可以让你见你哥哥一面。”

他说得很慢,仿佛这样就可以延长跟她说话的时间。

然而即便是这样,在霍司衍落音的瞬间,慕晚还是睁开了眼。

“你说真的?”

慕晚询问的语气稍稍有些急切,像是抓到了莫大的希望。

“陪我一次。”

慕晚快速起身的动作,瞬间滞住。

她听见身边的男人再一次重复道,“晚晚,前提是陪我一次。”

“霍司衍!”

紧跟着慕晚含着怒意的声,落下的瞬间——

啪!

霍司衍整张脸微偏了几分。

喉结不受控制的滚动了一下,霍司衍像是感受不到疼意一般。

低笑一声。

冷冽却又压抑至深。

他重新抬眼看向慕晚,出口的语气跟他眼底如墨深般的寒意截然不同,堪称温柔,“晚晚,你以为是什么?”

他抬手刚要碰上慕晚的脸颊,慕晚却像是躲脏东西一样生生的避开。

下一秒——

伴随着慕晚轻呼声响起的,还有男人极为短促类似自嘲的低笑声。

霍司衍攥住慕晚的手掌用了几分力度,眉眼凌厉不留余地的逼进慕晚整个瞳孔。

他说,“晚晚,后天晚上厉城回来,在上景组了个局。”

“你陪我。”

慕晚避开他的动作,蓦地顿住。

缓了一会儿。

慕晚才抬眼,看向霍司衍,“你这样有意思吗?”

“不确定才会想要去试探,”慕晚避也不避的盯着他的眼,一个字一个字的砸在霍司衍的心口,“霍司衍,你有什么不确定的?”

她不会爱他。

永远也不会。

霍司衍深寂的眼底,掠过短促而极为罕见的狠意——

从未在慕晚眼前出现过的。

也只是一瞬间。

霍司衍伸手扣住慕晚的下颌,修长如玉般的指腹缓缓摩挲到她的唇边,克制而不容置喙,“晚晚,你总是不听话。”

慕晚却在刹那间读懂了他眼底的情绪。

她一秒不停顿的向后退去——

“我不要!”

怎么可能让她逃掉。

“晚晚,你自找的。”霍司衍豪不留情的说道。

却又在下一秒,轻而虔诚的吻了上去,像是在安抚自己心尖上的珍宝。

慕晚被他圈在怀中,挣脱不了,气得眼尾都带了淡淡的绯色。

……

霍司衍放开慕晚的瞬间,毫无疑问的,又被甩了一个巴掌。

“滚!滚出去!”

慕晚没有温度的一双眼眸冷冷的盯着他,甚至出口的尾音都带了几分明显的颤意,“霍司衍,你给我滚出去!”

听的次数够多,像是自然而然的就习惯了。

霍司衍眼底的情绪没有丝毫波动——

冷静而克制。

像是刚刚发了狠几乎失去理智的人,不是他一般。

“要是我每一次亲近你,你都这样抗拒的话,”霍司衍淡淡的道,“晚晚,那你岂不是会恶心一辈子。”

“霍司衍,当初让我爸爸把你带回来,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情。”

慕晚抬眼看向他,语调寒漠而凛冽,“即便是一只狗,曾经养过它,它也不至于反咬人一口。”

“一只狗?”

是觉得很好笑,霍司衍配合的低低沉沉的轻笑了一声。

他伸出手捏住了慕晚下颌,低头盯着她净澈而毫不掩饰疏离的眼,“晚晚,一只狗也比我好,是么。”

“那可惜了。”

男人指尖像是覆了一层雪色,冷质散漫的道,“你对它过敏,再也捡不来那样的一只狗。”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