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话可不能乱说

她。

那个被他们救下的碰瓷女。

郭续有些不可思议,借着后视镜,正捏着眉心的祁盛昱落入他眼里,是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也是,这位爷一旦下了命令就不会轻易改变,他想问出个所以然就更是难。

郭续只好应下:“是。”

……

第二天一早。

郭续接到一通电话,询问了祁盛昱的处理方式后,来到城东区北预三医院。

医院每天都会有人轮流值班,而乔玥作为被某个大佬破例救下,还下了口谕的女人,也被他们列为重点看护对象。

所以乔玥不见的第一时间,他们不能直接与祁盛昱取得联系,便联系了郭续。

病房里没有死气沉沉的感觉。

窗帘被敞开,春天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沿洒落进来,金光粼粼,盆栽晕染着光晕。

没有人躺在上面的病床不算冷清,枕头翻了个面,凌乱的被子卷成一团,像是裹着什么东西。床头柜上小小的糖纸被撕成碎片,一只纸折的千纸鹤被压扁。

郭续拨通了祁盛昱的电话:“BOSS,她什么都没留下。”

让乔玥留下任何可能寻到她的东西,是不存在的。

除非对方有天大的本事能查她,否则就她那博览群书的聪明劲儿,想逮她?

呵,还早着呢。

可惜此时此刻正赶回乔家的乔玥不会想到,祁盛昱不仅有天大的本事,还就是要彻查她。

“……”

乔锦园。

一层楼高的栅栏里,偌大的中式别墅采用清晰的黑白灰色调,简约不奢华,却不失风情气派。

打开栅栏大门,耳边是清脆的水流声,入眼是小两层的小型喷泉。

清泉的色泽璀璨透明,泉水聚集在顶端,朝外不断绽放,像仙女散花一般美不胜收。

有些许水珠溅落到陆地相围的鲜花上,似是一两颗晶莹剔透的珍珠,折射了阳光大放光彩。

院子里如此美景,室内气氛却焦灼不已。

敞亮的客厅,落地窗仅有一片薄薄的纱帘遮挡,温馨的浅灰色沙发上坐着一个女人,她身穿酒红色的大衣,白色打底裙,青丝里夹着些星点白铺在后背,韵味十足,却哭得梨花带雨。

与她心情一样糟糕的中年男人也好不到哪去。

白衬衫、黑西裤还是昨晚从公司回来后的那身,手上的几台手机周转不过来,全是在寻人的消息电话,急得团团转。

“找到了吗?”

“先生,城北区一带没找见。”

“二……小姐不在市中心大型商场。”

“城东区地铁站口没能发现小姐的踪迹。”

“……”

始终没有半点好消息。

距离乔玥消失不够二十四小时,不能立案。

男人抓着手机的手指有些打颤,偏头看了看坐在沙发上泪流满面的女人,叹了口气。

他放下所有的手机,走过去揽过她的肩,强撑着精神安慰道:“岚华,别难过了,玥玥她是不会抛下我们的,或许她只是贪玩,去了哪个朋友家里,忘记告诉我们罢了。”

“你以为我不希望如此吗?”女人说话缓慢,哭的伤心,像是把这辈子的眼泪都哭了出来。

“玥玥她从小乖巧懂事,特别让我放心,你说,她会不会是因为念念回来了,她为了让我们一家三口团聚就独自离开了?”

“不会的,别说这种话。”

女人又说:“呜,我什么命啊,亲生女儿回来了,我从小到大的心头宝却走了,早知如此,为何要让我知道事情的真相啊!”

乔家夫妇在客厅里的对话声不大,可别墅空旷,声音还是显得突兀了。

二楼不明显的角落,一个身穿白裙的女孩眸色晦暗,默默俯视着这一幕。

“……”

乔玥身上没钱,逃出的那家医院又位置偏远,附近没有地铁站,也没有公交车与出租车,她走了好远一段路,又小嘴甜如蜜,终于蹭到了一辆出租车。

乔锦园在城西的别墅区,等乔玥在乔锦园门前下车,太阳偏移,已经中午十一点了。

她向载了她一程的司机道谢,又目送车子开出别墅区。

暖阳沐浴而下,春天的空气弥漫着青草的清新。

“桃花一簇开无主”。

三月,桃花遍地盛开的季节,娇羞的小姑娘攀于枝丫,笑犹酒醉,面若明霞,散发着淡淡清香。

大自然的气息迎面拂来,乔玥深吸一口气,刚要回头,身后一道残了几分啜泣的女音让她动作一滞:“乔玥!”

乔家夫妇不知什么时候站在她身后,她一转身,乔母许岚华就抱住了她。

“死孩子,你去哪了!”

许岚华豆大的泪珠掉个不停:“都快一天了,你要是遇到什么危险,我也不活了……”

乔父乔文裕也很是心疼地看着她,手上急忙通知去找寻她的人停止行动。

乔玥被抱得很紧,张着两只不知所措的小爪子,想到了安慰的话。

就在她不经意抬头,瞥见别墅二楼正巧拉开窗帘的乔念念,耳边有急促的警报铃响起。

“我没事!”乔玥突然语调激动,心里念着保命,急忙抓住许岚华的肩膀,快速与之保持距离。

看着对方有些受惊的表情,乔玥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情绪失控,她摸了摸脖子,尴尬道:“我、我就是在同学家贪玩,这才忘了告诉您。”

“对不起啊,让您担心了。”

一口一个“您”的,她们明明是母女,听起来却怪生分的。

许岚华脸色不太好:“你这孩子,什么‘您’不‘您’的,消失了半天话都不会说了?”

乔玥抿了抿唇,不太想谈论这个话题。

许岚华突然拉住她的手,担忧地询问:“玥玥,你是不是因为念念回来了,心里介意?”

乔玥面如土色:“?!”

“玥玥,你放心,虽然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但在我和你爸爸心里,没有人比得了你,你永远是我们最亲的女儿。”许岚华郑重其事道。

乔玥就差给她跪了。

哎呦喂我的个养娘嘞,您这话可不能乱说啊,还让不让她活了?!

虽然全小说剧情里乔念念都不曾对付她,但人未来老公可厉害了,A市商界三巨头之一,捏死她就如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