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带我回家吧

祁盛昱眉梢微挑。

“我…”乔玥眸眼透亮,杏眼儿如沾染了晨露的花瓣,犹怜欲滴。

“不瞒你说,其实我没有家,无父无母,从小就孤身一人漂泊在外。晕倒在你跟前,也是因为我初次来到这座城市,不识路……”

这小语气可不只是在阐述自己的经历,还有卖惨。

嗤。

要不是她掩不住的肤若凝脂,他还真信了她的鬼话。

祁盛昱好笑:“想做什么?”

有戏。

乔玥直白道:“你带我回家吧。”

我去?

郭续以为自己听错了。

祁盛昱眸色一片漆黑。

乔玥以为他没听清,眨巴着水汪汪的杏眼儿就算了,还放软声音,娇柔地重复一遍:“祁先生,带我回家吧。”

常说,男人吃软不吃.硬。

郭续的脸惊到变形。

这女人是不要命了?还敢招惹他们BOSS?!

乔玥其实并非招惹纠缠的意思,只是自己对医院深夜有恐惧,尤其是让她一个人待在这里,想都不敢想。

总之,不管是什么原因,都是跟着这个男人强。

祁盛昱看她的眼神带了几分探究。

“就一晚。”

祁盛昱不说话。

乔玥如一汪清泉的杏眸灵动明澈,她竖起两根手指举过额角,郑重发誓道:“我明天一早就走,不不,我发誓,你起床之前我绝对消失得干干净净,不会打扰你太久!”

周遭突然安静了。

见对方迟迟没吭声,她也不免想到是不是自己太过主动,虽然对方不是霸总,但好歹是个男人,征服欲这种劣根性总会有。

嗯。

要是如此,便是她显得无趣了。

乔玥抿了抿唇,正当她想出补救方法时,祁盛昱目光清浅道:“得寸进尺?”

乔玥皱眉,她哪有?

他整理着袖口,也不拆穿她那出“无父无母”的拙劣戏码,声音低沉:“这里环境很差?”

是一个温和有情绪的字都不愿多说。

这般不着调的问题,乔玥边环顾四周,视线慢慢掠过浅金色的窗帘、窗边清新的绿植、深色大理石的墙砖,边随口回答:“没有啊。”

祁盛昱:“嗯。”

乔玥:“?”

“那您好生在这儿养着吧。”他说。

在A市,几乎没有人不把“您”字用在祁盛昱身上。可现在,他唇角微弯,对着一个女孩尊称,不知道有多膈应、多恐怖,毫无笑意的脸散发着寒气,阴森瘆人。

看来在勉不勉强这件事上,不论是一张人神共愤的脸,表情都特别难看。

乔玥突然被人一尊称,心底莫名拔凉。

郭续大气不敢出。

最后还是在接触到祁盛昱如刃般扫来的目光,跟随离开。

房门没关,乔玥回过神来时人已经走了,她冲两人离开的方向喊了好几声:“喂,喂!”

什么道理啊?!

不给她跟去算了,住院费需不需要她自付啊?

呸。

她扪心自问,她没碰瓷,不是他驾驶车辆太快把她吓晕的吗?

不管,反正她没钱!

乔玥脸一阵青一阵白的,也不知道哪来的理直气壮,却好在收敛。

掀开被子,一骨碌钻进被窝里,只露出两只红彤彤的眼睛,像极了愤怒的小兔儿。

听说在深夜诅咒最有效,那她就诅咒那个恶劣的男人这辈子都找不到老婆!

就算找到了,那也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一个长得歪瓜裂枣的女壮汉!

心里把怨气呐喊出来,乔玥高兴坏了,翻了个身,眯了一会儿眼,还是不自觉地把被子往上提,盖过眼睛。

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出现幻听了,她竟然在这安静的环境下听出了一阵空灵。

乔玥瑟瑟发抖,整只小脑袋钻进被窝里,催眠自己不要胡思乱想。

她很害怕,但也很无奈,左右为难,当下只能在这里待上一晚,明天再做打算。

“……”

深夜十二点。

A市夜景繁华落尽,高楼大厦灯火通明,霓虹灯斑斓五色,光彩夺目。

一辆黑色劳斯莱斯在宽阔的街道上快速行驶。

有几道绚丽的灯光在紧闭的车窗玻璃上反射,辉煌而闪耀,空隙中,藏匿了一双幽冷的眼。

在夜里,看不清他的脸,唯有那棱角分明的下颚线勾勒突出。

郭续抓着方向盘,后视镜下挂着的平安福不停地随风晃动,他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蛰伏于黑暗的男人。

男人散漫地斜支脑袋,靠在车窗上,低着眼,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片刻,他从西裤口袋摸出打火机与烟,大拇指划过打火机,迸发的火焰给这一片带来了光亮。

他神色里藏了一丝倦,俊朗的眉眼在火光下显得过分漂亮,他手指间夹着烟,烟头靠近火焰燃烧之际,又收回了手。

连同打火机的火焰一同灭了,漆黑去的匆匆,来也匆匆,恢复如初。

祁盛昱看着窗外的璀璨景象,突然打破沉寂:“明天给你放假半天。”

郭续眼皮子不由一跳:“啊?”

“不想?”

“……想!”做梦都在想,他只是不太敢相信。

毕竟在他的印象里,他们BOSS一工作起来可以说是不要命,工作效率与严谨度高得可怕,仿佛一个地狱恶魔。

不过,也只有在商业战场上的手段果决残忍,才符合他的外观形象。

尽管在工资上,他们这些下属不亏,可付出的代价也是相应的,别人放假的时候他们上班,别人上班的时候他们还是上班。

所以要是没有什么重大又紧急的事,想从他口中动容请假,那是比登天还难。

今天算是开眼了。

郭续正美滋滋地计划着他半天的好生活,只听见后边又冷不防传来声音:“回去不是给你闲着,‘玫瑰’项目的计划书重修一遍,还有医院那个女人,给我彻查她的身份。”

“……”郭续咧开的唇角僵在原地。

这是……放假?

说白了,这不就是让他换个地方工作吗?

郭续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祁盛昱以为他不愿,抬了抬眼,声线有些冷:“很勉强?”

郭续求生欲很强:“没有!”

他一生都在想着发财致富,眼下哪会有事比给自己发工资的BOSS要紧?

祁盛昱知道他的小心思,也不拆穿,又沉声下令:“医院那边找人看着她。”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