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娇气包大小姐

乔玥有些莫名其妙,却还是下意识地用牙齿咬住想要滑落的塑料包装。

好奇心驱使,她慢慢睁开一只眼,试探有无危险,却恰好对上男人宛若黑曜石般深邃的眸。

距离很近,他再弯些身,比整过还好看的鼻尖就会碰到她的嘴唇……

乔玥屏住呼吸,两颊微红。

鸦羽一般的长睫卷曲扑闪着,流畅的线条,月牙儿似的弧度添了几分灵动。

她毫不避讳地看着祁盛昱,心头的小鹿乱撞。

原来这世上,真的有男妖孽存在啊。

“饭点过了。”在她鼓起嘴,幻想着与霸总进一步发展,祁盛昱倾身而起,视野重见光明。

他不知道是不是在笑,嗓音低磁,一句话平静又残忍:“低血糖的症状,一颗糖足矣。”

乔玥的唇角瞬间低了下去,差点跟着怒放成花的眼被一秒打回原形。

看来脸再好看,也抵不过他自身的恶劣!

乔玥气到深呼吸,余光瞥见窗玻璃上反光着自己,以及牙齿咬住的东西。

她没好气地把那个塑料包装的东西扯下,是一颗糖,算不上精美的透明包装纸,描绘了糖的形状及颜色。

橙色,在乔玥的认识里,橙色应该是橙子果味吧。

结果——

她咬住糖,特别醇正的酸奶口味在口腔里化开。

乔玥:“……”

酸中仅带了渺小如尘埃的甜,此刻还在发酵。

她动了动唇,僵着脸去看祁盛昱的表情,结果人家气定神闲,像是早就预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她舌.尖将糖搁在左腮边,也学着有人喊他的绰号,语气略带嘲讽:“祁先生,甜的糖才能缓解低血糖症状。”

真笨。

酸的糖开胃。

这点道理都不懂。

祁盛昱眉尾一抬,像是明白了。

又过了半分钟,他微张薄唇,温吞道:“爱吃不吃。”

乔玥:“???”我靠?

她气鼓鼓地把糖“咔哒”咬碎,竟忍住了怒火。

真行。

从小她奶奶就教她做人要宽容,大人有大量,她不和他计较!

她抬起右手,下巴也跟着上扬,不知道是撒娇还是傲气,又说:“可以拔针了!”

祁盛昱看着她纯净的眼睛,转而,黑黝黝的眸一垂,去看她抬起的手。

她是真的白净又娇气,手指漂亮纤长,指甲修剪得圆润整洁,雪白肌肤的手背被针嵌了许久,有一小块发青。

他不认识她,但这么一接触,应该是哪家的娇气包大小姐。

祁盛昱沉默了会儿,伸长手去摁呼叫器。

豪华病房的呼叫器就是不一样,半分钟不到,就有医生的叩门声响起。

在祁盛昱的同意下,医生帮乔玥拔了针头,拿棉签止了血,还从白大褂口袋里拿出一把糖。

“这位小姐,这些是给你的。”

医生唇角险些弯起,把糖都放在乔玥身边的白色床头柜上,也不等她的疑惑,便对祁盛昱恭敬地颔首示意离开,消失在房门外。

豪华病房在医院的顶层,少人于此,走廊上灯光明亮,病房门即便敞开,也听不到半点声音。

乔玥望了望那一把糖,有些疑惑。

她以前怎么没遇到过医院的医生,会给病人送糖这种好事?

她不知道也不奇怪。

因为这家医院的称职院长不是别人,而是祁盛昱的姑姑祁晓舒。

她对每个病患的身体健康上心,特地吩咐医院的医生和护士口袋里备一些经过安全检测,适用于低血糖患者的糖果,以防万一。

或许乔玥不会知道,那个医生把今天剩余的所有糖果都给她,是看在某位爷对她特殊。

尽管是触及商场的事,大名鼎鼎的祁总如嗜血般不近人情,可不近人情就算了,女色不近也是真的。

A市商界的王,连他身边的亲信,也全是家底干净的方正男儿,何时带过女人来医院?更何况,是低血糖这么小件的事儿。

不过以乔玥看多了小说,知道那医生对面前这个恶劣的男人不一般,大概率这家医院和他有关联。

乔玥右手还泛酸,到底是没觉得这些糖烫手,都是同一包装,奶糖,她喜欢吃。

她伸左手去拿了几颗,拆开包装,心安理得地丢嘴里尝。

奶糖很甜,要是她往后知道,自己曾让A市最有原则的人破了例,指定大肆炫耀。

“……”

夜深。

一阵脚步声打破沉寂。

某间病房门大敞着,郭续仍遵守规矩,屈指在门上叩了叩。

祁盛昱没走,优雅地坐在沙发上,专注于手机里投映的公司季度报表,闻声黑眸扫了过去。

像极了深不见底的黑洞,不带半点蛊惑人心的缱绻,就连周身的气息都飘着幽深的凉意。

只要不随意招惹,祁盛昱平常时的性格尚好,毫无乔玥对霸总认知里的冷酷、霸道,可唯一最忌讳的,便是事关自己处理公司或其余商业之事,有人打搅。

现在就是触及了逆鳞。

乔玥瞧去,熟悉的场景一一现实,两人还真如小说般的霸总训斥下属时,下属那背脊发寒,面色发紫的模样。

要是在祁盛昱盛怒下不率先开口,恐怕会死的更惨。

郭续连忙出声:“BO……BOSS,车子我找人修好了,现在可以走了!”

在病房里逗留了半天,就是因为从隔壁市长途跋涉,路上磕碰,导致车子内部零件有损坏。

乔玥恍然大悟,还在嚼着奶糖的声音随之响起,“吧嗒吧嗒”的,祁盛昱睨了过去。

“祁先生。”是遂了她的意,她问:“你就把我丢在这儿了?”

祁盛昱一声不吭。

平静的目光似乎是让她少卖关子,有话直说。

“好人做到底,你带我离开这里吧。”

祁盛昱没再看她,长睫下敛,给清淡的眸底投下一小片阴影。

他慢条斯理地起身,在乔玥以为他不会回答自己的话时,半开口,两个字淡淡地从唇齿中蹦了出来:“地址。”

家的地址。

乔玥“啊”了声。

今晚除了是她设计与郑凛相识,共、度、良、宵,还是乔念念重回乔家的日子。

她现在贸然回去,先不说她如今不想争宠,就她先前暗暗说过一番“还是亲生好”的话,肯定会引起矛盾。

良久。

乔玥坚定道:“我不回家。”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