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你胆子不大

男人声音低冷,语气不算好。

乔玥不为所动,知道这男人是在叫她,冷汗从额角冒了出来。

“豪华病房都要比普通病房的价格贵好几倍。”他说,漠然嘲弄的目光盯着女孩轻颤的长睫。

平生第一次见如此耍赖之人。

乔玥差点没绷住。

“这间豪华病房的价格以每小时计算,一小时一万。”男人象征性地掀开衬衫衣袖口,看了一眼昂贵的腕表,“现在已经过去了三小时十一分……”

乔玥仿佛听见了他下一句,让她自己支付这些钱的话。

也不顾还扎在右手手背上的针头,她“蹭”的一下坐起身,由衷打断男人自顾自的话音。

她说了要做好人的。

做好人的前提就是不能乱花养父母的钱,要尽量脱离他们给予她的好生活,况且三万块钱,天文数字,抵她现实生活中半年的工资了!

乔玥起身这一瞬就在想,怎么才能这么多钱面前抵个赖,但当她一抬头撞入男人的黑眸时,顿时说不出话了。

男人穿着黑色名牌衬衫,喉结下方的衣扣有两颗未系,露出两道弧线分明的锁骨,左手腕上的衣袖微微掀开,一只昂贵的腕表偏欧式风。

他像是掌控着黑夜的帝王,皮肤白到能泛起冷光,仿佛经上帝之手精雕细刻的脸可以逆天。

一双漆黑深沉的凤眼狭长有势,带着些孤傲慵懒的意味。两道俊眉锋利漂亮,鼻梁骨很高,薄唇绯红,有棱有角的下颚线透着几分清冽。

男人身材高大挺拔,西裤下的腿修长又禁欲,周身尊贵清寒的气息给这里造成了很强的压迫感。

特别像……

不,这不就是她一贯爱看的霸总小说里的霸总吗?!

乔玥两只眼睛眨巴眨巴的,喉咙一滚,满腔想要耍赖的话变成了:“帅哥,你叫什么名字啊?”

这该死的好皮囊,简直,太对她口味了!

她没听说过这本小说里还有个叫“祁总”的漂亮男人,但并不妨碍她……馋。

女孩的眼瞳呈星星状明亮闪烁,就这么凝视他,真心实意没看出,倒看出了几分露.骨。

祁盛昱眉眼染了些许愠色。

还没说点什么,叩门声响起。

“进。”

“BOSS,东西、东西买来了!”开了门,祁盛昱的助理郭续气喘吁吁,手里拿着一个黑色塑料袋,里边像是装着盒饭。

乔玥饿了,远远就闻到饭香菜香,上一秒还目不斜视地盯着合她口味的祁盛昱,下一秒便目光炯炯扫向那个塑料袋,仿佛能望穿。

“郭续。”见状,祁盛昱淡淡地命令道:“没看见人家精力充沛,不需要吃饭吗?”

乔玥:“???”

郭续似懂非懂。

虽然这是他们杀伐果决的大BOSS第一次发好心,救了个上赶着碰瓷,想吸引他注意的女人,但谢天谢地,好在BOSS没被女色诱惑,还是会明辨是非的。

“诶——”乔玥看着郭续把自己到嘴的食物带走,最后是把门带上,隔绝了她追随的目光,她欲哭无泪。

她啥事都可以忍,唯独吃饭不行!

乔玥眼眶通红,跟只炸毛的兔子一样瞪着祁盛昱的后背,只是当人慢条斯理地转过身时,那双动怒的眼却温顺了起来。

男人的眼神说不上恐怖,但平静无波,不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就是深沉的大海即将席卷浪涛。

其实自第一眼起,她就觉得这个男人捉摸不透。

长着一张霸总脸,行为举止却一改霸总常态。

不像小说里的霸总冰冷霸道写脸上,也不像他们一见到女主就被吸住了目光,非她不可,更没有千年不变的那句:“女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他看上去很有钱,神色散漫却平淡,身形颀长,宽肩窄腰,妥妥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真实性格目前不详,但并不属于花花公子的那种。

男人眸色偏深,一双狭长的凤眸稍稍一敛,仿佛能看穿常人的心思:“你胆子不大。”

乔玥摸了摸自己的胆子,逐渐惊恐的眼神似乎在说“你怎么知道”。

祁盛昱对她的胆子没兴趣,冷嘲道:“这年头,见过碰瓷的,敢耍心机上来碰瓷还胆小如鼠,自己吓晕过去的,你是第一个。”

说她胆小如鼠不过分。

夜里,倒在翻山的路中央就算了,原以为是什么胆子大到能升天的人物,不要命地把他拦在这仅此的一条路上。

要是装的,想借机靠近他,他大可以要了她的命,可偏偏还没达到目的,就被吓晕了。

有心无力。

乔玥心虚:“我哪有……”碰瓷。

说了自己都不信。

大晚上的,一个人,莫名其妙出现在荒山野岭上,莫名其妙在人家疲惫驾车时做个拦路虎,还莫名其妙晕倒在人家车前……

虽然没有人比她更爱自己,但就事论事,她这样,挺像碰瓷的。

还是那种碰瓷未遂,自己给自己吓晕的那种。

不过话虽如此,这男人怎么这样啊。

长了张帅脸,偏偏嘴这么毒,人家是往女孩子心窝里钻,他倒好,如锋芒的刃,往人心窝里扎。

乔玥抿唇,同时将滑落到腰际的被子提了提,小声辩驳道:“我、我这是低血糖!”

对于为何会低血糖,小说里有对这个人物一笔描述。

乔玥不仅会依仗乔家进军娱乐圈,对于爱美与保持身材的想法,更是从十六岁就开始了。

晚饭只吃一个苹果成为了习惯,更何况,自己胃里空荡荡的,她能感受到。

半晌。

她没顶住饥饿,说:“我要吃饭!”

这不是请求,是抗议。

明明买了饭到她面前,却说她不需要吃饭,无论他是神仙还是真霸总来的,都是不公平对待病患!

祁盛昱面无表情。

从来没有人敢给他摆脸色。

周遭好似刮起了冷冽的寒风,乔玥说完又发了怵。

她准备抬眼,却察觉到一片阴暗,头顶的白炽灯被黑影掩盖,具有侵略感的气息笼罩下来。

淡淡的薄荷味萦绕鼻尖,乔玥紧张地缩了缩身子。

别不是要打她吧!

乔玥偏过头,两只小爪子紧揪着被子,片刻,没等来一顿打,倒是她的唇瓣触碰到一个塑料包装纸制品。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