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穿成恶毒女配

“总有人会温柔而坚定走向你。”

——《穿书后,我和男主死对头he了》

……

春分。

A市野外。

夜晚万籁俱寂,起雾了。

一弯月牙悬挂在天空,似薄纱般的银色光辉谱写大地。

这一片荒山野岭、杳无人烟,到处杂草丛生,枯木逢春也寂寥,毫无生机。

没有留下一道脚印,一个身穿黑色长裙的女孩脸上沾了些许灰,像海藻般散开的墨色卷发缠着几片落叶,双眸紧闭,侧身倒在几块奇形怪状的岩石旁边,像个凄美人。

她漂亮的眉心稍紧,呼吸均匀,微微伸展的右手指尖动了动。

随即,一双宛如清泉石上流的杏眼轻轻晃开,不掺一丝杂质,眼瞳透亮清净,像是在泉水叮咚下嬉戏的小鹿,活泼灵动。

空气中弥漫着陌生的气息。

乔玥怔怔地看着眼前的岩石,身子是被枯枝硌着的痛意,她有些不可思议。

她不是在家里看小说吗?

下着暴风雨,她的小台灯还一闪一闪的……

可,这是哪里?

乔玥还是头一回撞上这么诡谲的事情。

她摸摸脑袋,坐起身来时,一手凑巧压到一只手机。

手机不是她的,开裂了几道痕,她试图开机,却发现这只手机的手机卡都被拔了。

要命。

做出这些事,是谁要害本宫!

周围黑漆漆的,天边没有繁星点点,仅有孤零零的月亮洒着光。

乔玥丢了那只破手机,决意先离开这里,环顾四周。

这是个野外。

一般天气好,夜晚野外的天空都会有一帘繁星,月亮高挂,堪称良辰美景。

夜色的暗沉很少见,要她说,这样的场景,还挺像她阅读多本同类型小说的落魄女主,或恶毒女配所会出现的地方。

“……”

野外、手机、奇形怪状的岩石,还有她倒的位置……

乔玥边回想起来,边面色惊奇。

她算是知道面前这一幕为何如此熟悉了。

这不是她最近在读的偏古早玛丽苏、土甜土甜的霸总小说里,和她同名的恶毒女配回忆part吗?

乔玥,A市乔家的二小姐,也是个养女。

她二十岁生日刚过,也就是今天,仅比乔玥大三个月的真千金,女主乔念念重回乔家。

危机感来袭,就算乔念念不被她的亲生父母所喜欢,乔玥没有身份象征,也是寄人篱下,因而嫉妒的种子就在心头发芽。

乔念念是个好脾气,在没遇到男主之前都是默默承受,就是朵小白花,乔玥也正是借着这一点肆意欺负她。

抢她的未婚夫、抢家产、泼她脏水,继而却反过来向乔家夫妇告状……

装柔弱与卖可怜,是乔玥特有的手段,她也因此成为整本小说心思最歹毒,坏事做尽的恶毒女配。

今晚,也就是此刻,她知晓乔念念的未婚夫郑凛会因乘坐私家车出差,途经这条路,也知道他最怜香惜玉、乐于助人,这样的好男人只能是她的。

她故意在这里晕倒,设计与郑凛相遇,毕竟柔弱的漂亮女孩,最容易激起男人的保护欲不是吗。

想到这里,乔玥先前还站得笔直,此刻却忽的蹲下。

可千万别让郑凛见着她了。

这本小说她还差个番外没看,但恶毒女配的下场凄惨无比。

怀了渣男郑凛的孩子却胎死腹中,因为曾在娱乐圈有一番事业,不仅惨遭全网唾骂,还每天都被旁人诅咒而折磨到发疯。

最终,是男主林泽骁把她丢进精神病院,她恍惚之中坠楼惨死。

死相难看,死前还备受折磨……

乔玥想想就身子打哆嗦,顶着她的名字,但她受不了这苦啊。

当个平凡的老好人不香吗?

事已至此,乔玥虽然有千万的委屈,但迫于无奈,只能接受现实。

她首要的任务还是自救,且远离郑凛那个想脚踏多条船的渣男。

荒山野岭只有一条道路。

道路宽度正好够两辆小轿车行驶,不阻碍车子的往返。

她躺下的位置也正好,就在道路旁边显眼的地方,她记得郑凛的车牌号,到时候避开铁定无济于事。

乔玥探出个脑袋,望眼欲穿山顶的位置,同时内心也祈祷着能有车途经于此。

终于。

山顶晃过一抹灯色,随即,是一辆与夜色融为一体的小车出现。

乔玥见状,连忙站起身来两手举过头顶,朝那辆车不停地挥摆,希望来人能带她离开这片漆黑的地方。

不过开车的人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她,还保持着匀速行驶,连一丝暂停的动静都没有。

“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

乔玥鬼使神差跑进道路中央,张开双臂,是要拦下这辆车。

刺眼的白光车灯一动不动,顷刻投在她身上,提醒挡路的喇叭声没被摁响,距离越来越近!

乔玥霎时感到恐惧了,双眸氤氲起水雾,奈何脚下像是被灌了铅,不得动弹,她两眼一抹黑——

……

再次醒来时,是鼻腔先探到浓烈的消毒水气味。

乔玥一睁眼,就是白花花的天花板。

安安静静的豪华病房,白炽灯很亮,刚刚晕了太久,眼睛一时受不了这样的强光,乔玥刚想抬起右手遮一下,却觉着手背有些泛疼。

她有气无力地垂下眼,看见自己手上扎的针。

乔玥愣了半秒,急忙摸了摸自己娇美的脸蛋,呼,没破相。

不仅如此,身上也没有任何不适,只记得当时,是她自己晕厥来着……

输液吊瓶里的最后一滴吊水滑落,乔玥仰头望着墙上的呼叫器,摁下开关的念头被病房房门“咔哒”一声挥了散。

乔玥匆匆闭上眼,装睡。

豪华病房很大,有两个人站在门口,她只能隐约听见他们的对话声。

“她什么时候能醒?”是一道清冷沉磁的男性嗓音。

极其悦耳动听,特别像小说里形容的天籁之音。

乔玥被引起了注意,竖起耳朵,差点一股脑儿坐起身来,想去看看声音本尊是何方妖孽。

气压有些低,医生紧张地扶了扶眼镜框,回答道:“祁总,那位小姐只是受了点惊吓,自身又有些低血糖,具体什么时候能醒来,我也不清楚……”

男人捏了捏眉心,赶了一天的路实在倦怠:“行了,你下去吧。”

医生:“是。”

待病房门再次被关上,乔玥眯了一条缝的眼迅速紧闭。

感受到男人沉稳的脚步声逐渐朝自己走来,黑影落下,乔玥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起来。”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