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对策

秦怀璧迈步进门,早有宫女挽了珠帘,秦怀璧从绘了双鹤图的红木屏风后探身,对着那坐与上首的杨太后恬静一笑,甜甜糯糯的唤了一声:“皇祖母。”

不过十三的小姑娘,模样又生的顶好,此刻一身红裳,黑发上还落了几点未化的雪花,俏生生的站在透亮的珠帘下,一声“皇祖母”唤的人心都软化了。

宫中妃嫔不多,子嗣也薄弱,但秦昭昭再如何也只是个妃妾所生的庶出公主,即便是被送去嫁予此刻国力不如大魏的南周也不过是顺嘉皇帝一道圣旨的事。

秦怀璧却不同,文慧皇后本是大魏上下无人不赞一声的贤后,一生也不过留下了秦怀璧这唯一的女儿,若贸然嫁出秦怀璧,必然在大魏国中引起轩然大波,更何况大魏昌盛,又何须屈尊下嫁嫡公主来护一国平安。

若是事出秦昭昭杨太后偏袒与陈芷瑶是情理之中,可若是陈芷瑶敢对秦怀璧下手,杨太后必然第一个发落了陈芷瑶。

见来的是一向乖巧可人的嫡孙女,杨太后的神色便缓和了过来。

“温庆,你怎的来了?快让皇祖母瞧瞧。”

秦怀璧步伐平稳的走上前,杨太后伸手握住她的手,关切道:“前几日所发高热可好些了?”

秦怀璧抿唇笑答:“多谢皇祖母关心。”说着又装作惊讶模样的看向跪在地上的慎贵妃和秦昭昭道:“咦,慎母妃和昭昭为何跪在地上?”

杨太后怜爱的抚摸秦怀璧的一头乌发,但话却是刀子般的凌厉。

她对秦怀璧道:“温庆你说说,朝阳这丫头是不是愈加无法无天了!前日你突发高热,朝阳做姐姐的竟趁这间隙偷溜出宫,此事你倒是说说,慎贵妃母女究竟是该罚不该罚?”

慎贵妃的手在袖中猛地握紧。

她自小看着秦怀璧长大,秦怀璧虽是聪颖,但一向是与世无争又过分良善的性子,见眼下这般的情形必然会为自己和昭昭求情。

可杨太后此举必然是意图敲打自己,若是怀璧真的因为秦昭昭出宫一事开口求情,恐怕杨太后会更认为怀璧被自己教养的不得宜。

太后摆明了是意图对自己进行敲打,若因此事受了罚倒不打紧,可若是杨太后以此事为借口将怀璧从荣华宫中接出,母女分离的切肤之痛倒不如死一般了。

慎贵妃双手紧握,掌心已渗出了汗珠,然而那头却只听少女咯咯一笑,语调轻快道:“昭昭私下出宫,母妃和昭昭自然是要受罚的。”

秦怀璧语出惊人,慈宁宫中随着这惊雷似的话而陷入了反常的静寂,连杨太后身侧侍奉的陈芷瑶脸色也因为这意外的话而变了变。

跪在地上的慎贵妃母女亦是怔了怔。

秦怀璧狡黠的冲着秦昭昭一眨眼睛,不慌不忙走到了慎贵妃的身侧跪地道:“只是皇祖母,若是昭昭也就罢了,只是当日昭昭私下出宫违反宫规之事实为迫不得已,若是因此事而处罚了昭昭,那昭昭和慎母妃可当真是要冤到天上去喽。”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