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后位

眼见着屋中气氛肃然,门口为秦昭昭姐妹两人掀了帘子的嬷嬷已是瞧着二人福了福身,极有眼力的中声道:“参见温庆公主、朝阳公主。”

即便长在慎贵妃膝下,即便年岁在秦昭昭之下,可秦怀璧这位嫡出公主在这些奴下心中的地位依旧在秦昭昭之上。

宫中不论情,论的只有尊卑。

秦昭昭打眼便见到了跪在地上的母亲,心中急切登时便忘了规矩,急吼吼的便冲入屋中,跪在地上急促的朝着太后拜了拜,道:“朝阳参见皇祖母,求皇祖母……”

太后凤目一扫,秦昭昭便浑身一颤,慎贵妃连忙伸手拦住了她,无声地摇了摇头,原本想脱口而出的话便哽在喉中,又只得生生的吞了回去。

眼前的场面秦昭昭此刻的孩子心性必然手足无措,然而对重生而来的秦怀璧却不陌生。

前世也是这个时候,太后一心意图利用才及笄的秦昭昭的婚事,欲替顺嘉皇帝稳固朝堂,便借秦昭昭偷溜出宫游玩之事发难,禁足了慎贵妃母女。

等到荣华宫得了解禁的懿旨时,郡主陈芷瑶已经行了册封之礼成了新后。

陈芷瑶本是国舅汝阳王的遗孤女儿,汝阳王为国捐躯战死沙场,唯一留下的便只有陈芷瑶这个女儿。

陈芷瑶自小入宫陪伴在杨太后的身侧,容貌生的美,人又极会讨杨太后的欢心,因着杨太后不舍,因而过了摽梅之年依旧未嫁。

嘴上的借口是杨太后舍不得,但重生之来现在细细想来,这条皇后之路竟是一早为她铺就。

陈芷瑶为人倒还算的安稳,继位中宫后虽未有文慧皇后的贤名,但在她为后期间整个后宫也算的上安稳。

可能够哄的太后将她扶上中宫之位的人又哪有只看表面的呢。

仅凭她孕期苛责奴下一事便知其并不如表面表现出的那般良善。

而她后来所做之事更是让秦怀璧一生都无法原谅。

当日秦昭昭被姬莫为意图污辱,幸得秦怀璧不放心秦昭昭私下出宫这才未成,若用兵如神的镇海候江楚珩那时借此无礼之举起兵的话,必然能够打下当时还羽翼未丰的南周。

可谁料那时陈芷瑶已成功产下嫡子,为了保住自己儿子继位时的荣华,便私下联系了朝中重臣力荐秦昭昭和亲与南周。

若非陈芷瑶推波助澜执意劝说大魏同南周交好,姬莫为又哪能这样轻易的求娶秦昭昭,南周探子又怎会这般轻易的潜入大魏,大魏又怎会这般轻易的因为南周贼子而灭国。

秦怀璧怎能不恨!

她站在珠帘之外,盯着杨太后身侧那素面浅裳依旧难掩姿色的女人猛地握紧了拳头。

可现在不是恨的时候。

眼下的当务之急,便是制止杨太后借秦昭昭私自出宫之事发难慎贵妃,阻止陈芷瑶入主中宫。

秦怀璧定了定神,脱下外头的锦袍搁于茗青的怀里,接着微不可闻的冲着还未进门的唤纹使了个眼色。

唤纹会意,无声退却。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