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重生而来

深冬,大雪。

地龙烧暖的荣华宫,秦怀璧正抱着小毯子,缩在朝阳殿的软榻上小憩。

“……怀璧?怀璧?”

秦怀璧羽睫微颤,闻声缓缓睁眼,然而看到眼前的画面却是震惊的睁大了眼睛。

眼前一个神态娇憨的粉衣少女正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也不知是想不想让她醒来,只是用细若蚊蚋的声调唤着她的乳名。

看清了眼前的少女,秦怀璧便“嚯”的从榻上坐直,失而复得一般的抓住了眼前少女纤白如玉藕般的手腕。

“哎呦!”少女吃痛的叫了一声,接着皱眉抽回手,不住的揉着被抓红的手腕,“怀璧,你发什么——疯?”

少女话还没说完就被秦怀璧箍进了怀里。

“昭昭,你终于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啊……”

秦怀璧的话里带了些哭腔,但却听的秦昭昭一头雾水。

秦昭昭不知所措的抚着她的背,想了半晌才道:“我不就是出宫取了张画作嘛,等你痊愈了必然带着你,好不好?”

……

秦怀璧就着雪光,搁下了手中的书卷。

昨日抱着秦昭昭哭了大半天,刚开始秦昭昭还能温声细语的哄上两句,但等到她发觉,自己前日才新做的那身云锦缎裙裳被秦怀璧哭湿了一大片后,她还是毫不犹豫的提起织锦小鞋,将秦怀璧这个好妹妹一脚踹出了自己的朝阳殿。

秦怀璧走向雕花铜镜,望着镜中的脸。

镜中倒映出一个方及十三的少女,生的娇似夏花,艳若春桃,虽年岁尚小,却已见其美人雏形。

秦怀璧一向不是个信鬼神之说的人,可是这事实发生在她眼前的事情她又不能不信。

她,温庆公主,重生了。

不知是否是上天对她凄苦的前生生出了恻隐之心,给了她一次重来的机会,让她能够生在一切还未曾开始之前。

温庆公主秦怀璧本是大魏国的嫡出公主,大魏国运昌盛,百姓丰衣足食,顺嘉皇帝同文慧皇后自小青梅竹马,大婚后亦是夫妻伉俪,便致使后宫美妾如云却恍若一群美艳的摆设。

而秦怀璧,便是文慧皇后唯一留下的女儿。

文慧皇后宠冠六宫却是命薄如纸,多年无子,不知吃了多少坐胎药,连新进宫不久的慎贵妃都生下了个秦昭昭她才怀上身孕。

可惜好景不长,文慧皇后临近生产时因生了寒症而冲了胎气,最后虽强撑了一口气生下了秦怀璧却连看都没来得及看上一眼便撒手人寰。

秦怀璧自小长在跟文慧皇后情同姐妹的慎贵妃膝下,父兄疼爱,姊妹无争,除却娘亲早殇,她本以为自己必然会是这世上最幸福的女子。

可一切都停在了她及笄的那一年。

及笄礼还未行,挽发女官的手便被斩落在了地,血洒在了她的裙摆,抬眼,雕花镜后是恍若地狱而来的南周国士兵。

秦怀璧永远忘不了被南周士兵簇拥其中的那张脸长什么样子。

那个人她致死不忘。

南周太子,姬莫为。

那个因求娶她不得便因爱生恨的男人,为了报复自己的求不得,便趁秦昭昭出宫后将其意图强占,强占计策未成,又借求娶之名,将秦昭昭掳回南周活生生的折磨致死……

可怜秦怀璧及笄礼还未过,便被杀入皇城的姬莫为强掳,姬莫为为了折辱这个求而不得的女子,当着秦怀璧的面杀了顺嘉皇帝和诸皇子后,更是出手给秦怀璧下了毒,又活活断了她的双足将她充为下等官妾。

秦怀璧身为亡国公主,即便是被姬莫为下毒致残生不如死也不肯低头,最终在南周官员的后院拖着残躯自焚而死……

重来一世,一切都还赶得及。

南周国此刻羽翼未丰,大魏昌盛,父皇母妃犹在,无辜烂漫的姐姐秦昭昭还是那个本就该安稳一生的朝阳公主。

但眼下不是伤怀的时候。

大魏朝堂人才辈出,文有卢岭王舒子躬,武有镇海候江楚珩,有这两人坐镇,南周无论是用兵还是计策都不该是大魏的对手。

前世南周攻城之事发生的太快太急,快的让人来不及反应过来。

但此刻细想,其中的蹊跷却实在是太多。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