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布局

颜莞卿不想将时间浪费在不值得人的身上。

“大姑娘,大姑娘,你不能送我们走······”

张婆子和吴婆子还想拦下颜莞卿求情却被冬清挡住了。

“两位妈妈还是下去好好收拾收拾出发吧,难道说两位妈妈连大姑娘的话都不听了吗?或者是需要奴婢去将公主请来吗?”

今天姑娘终于将这两个成天偷懒耍滑的婆子打发了,冬清别提多高兴了。

又怎么会给她们求情的机会?万一大姑娘又心软了可就坏菜了。

听到冬清搬出长乐公主,张婆子和吴婆子顿时禁了声,只能眼睁睁看着颜莞卿走远。

“这可怎么办啊?老姐姐。”张婆子紧张地看向吴婆子问道。

“怎么办?怎么办?我还能怎么办?谁知道大姑娘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吴婆子愤恨道。

平日里,她们也不曾将大姑娘放在眼里,也不见大姑娘对谁发火,可谁知道今儿这是怎么了?突然揪着她们不放还要打发了她们。

吴婆子只觉得今儿出门没烧香才会这么倒霉。

“老姐姐,难道咱们真的要去桃庄?”张婆子不甘心。

桃庄哪里有府里好?虽然她们只是给大姑娘守院门可这油水却是肥得很。

吴婆子稳定心神讥笑道:“走,咱们去找夏姨娘,咱们可都是为夏姨娘办事的,她可不能不管咱们。”

夏姨娘肯定不会希望她安插了这么久的人就这么轻轻松松被大姑娘给打发了。

“对,找夏姨娘给咱们求情去。”

张婆子对于精明的吴婆子佩服不已。

“走了吗?”颜莞卿素手端起茶盏漫不经心问道。

冬清点头应道:“姑娘猜得真准,吴婆子和张婆子正往夏姨娘的意馨院去。”

吴婆子和张婆子原本就是夏姨娘的人,她们会去找夏姨娘,颜莞卿并不觉得奇怪。

若是不去找反倒是要让她奇怪了。

她真是太傻了,以前夏姨娘明目张胆地给紫竹院塞眼线,而她竟还觉得夏姨娘贴心。

想来前世她会落地那个下场也不冤,只怪她太傻。

颜莞卿全身散发着阴冷的气息令冬清不适应地抖了抖。

冬清不知道为何自从姑娘被高僧唤醒来后总是坐着发呆出神,但她可以肯定是姑娘和以前不一样了。

“冬清,你也下去收拾一下吧,早点儿出城去吧。”

冬清难得回家一趟,想来冬清的爹娘也会捎东西回去。

“多谢姑娘。”冬清应声退下。

颜莞卿看到窗台下的伏羲琴一时忍不住手痒,悦耳悠扬的琴声缓缓响起。

颜莞卿不禁思绪飘远,前世,她这一双纤纤玉指被颜梨一根一根地砍下来后便再也没有弹过琴,如今倒是有些生疏了。

似乎当初那钻心的疼痛犹在,还真是刻骨铭心恍若昨日一般。

颜梨啊颜梨,苍天有眼让我重活一世,我又怎么能放过你呢?还真是期待今生与你的见面。

前世种种,我颜莞卿必当加倍尝还,而今便从你那舅舅开始吧。

前世,颜梨能当上皇后她那舅舅夏傅可是没少出力,这个无耻之徒更是暗地里窥觊她的母亲长乐公主。

回忆前世,颜莞卿星眸中如同烈火燃烧,手指不禁用力拨断了琴玹,这才拉回了颜莞卿飘远的思绪。

“姑娘,你的手受伤了。”不知何时屋里突然多了一个冷面女子。

只见那冷面女子熟练地从怀里掏出一小瓷瓶倒出白色的粉末再拿起帕子为颜莞卿细心地包扎。

“阿晴,我没事,小伤而已。”

颜莞卿倒是丝毫不在意手上的这点小伤口。

方才是她一时陷入回忆当中才会不小心弄伤。

前世,阿晴是唯一一个陪着她走到最后的人,只因她无意间在阿晴落魄的时候给了她一个馒头充饥,于是阿晴便跟着她,阿晴拿性命为她效忠,可阿晴最后却因为她落得个挫骨扬灰的下场,连一个坟墓都没有。

所以,当她有幸能够重生回来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找到阿晴。

前世她欠阿晴的,今生,她只想好好的补偿她,给她一个美好的结局。

再次看到阿晴好端端的在她面前,颜莞卿真心感激上苍。

“姑娘家的手怎可随意损伤?”阿晴抿着唇生硬道。

两个月前,她从东黎国一路逃亡至大周,身上盘缠用尽正是上穷水之时,是颜莞卿将她带回侯府。

让她暂时有个栖身之地,正所谓一文钱难道英雄汉。

阿晴看起来还是和前世一样冷落冰霜,但只有颜莞卿知道阿晴对她最为关心。

“好阿晴,我错了,对了?让你办的事情怎么样了?”

方才确实是她没有控制好心魔才会伤了手,就是可惜了这么好的伏羲琴。

这把伏羲琴乃先皇在世之时为长乐公主寻遍天下所获,后来长乐公主又将这把伏羲琴赠与颜莞卿。

如今琴玹已断只能改日再寻名匠大师重新续上琴玹。

知颜莞卿是为了转移话题,阿晴倒也不说破。

“姑娘吩咐的事,阿晴已办妥,只要姑娘不愿意,任谁也找不到夏傅。”

阿晴将小瓷瓶重新揣回怀里头也不抬道。

颜莞卿闻言不禁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是的,夏傅私吞赈灾款到如今的被朝廷通缉乃是她颜莞卿所布的一个局,为的便是将夏傅无声无息地除掉。

而这仅仅不过是一个开始。

可又有谁能想到现在靠着一个侯府姨娘做到户部郎中的夏傅将在几年之后成为当今四皇子赵楚瑜的左膀右臂,而彼时的四皇子赵楚瑜也成为了当今皇上钦定的太子,大周未来的储君,真是好不得意。

颜莞卿心中冷笑不已,不过,今生的赵楚瑜只怕再也没有那么好的运气成为大周的储君了。

只因她颜莞卿不允许!

“今晚,我想去见一见夏傅,阿晴你安排一下。”

有些事情,她必须亲自确定一下才能放心。

阿晴有些意外颜莞卿想见夏傅,因此有些为难。

“姑娘只怕是有些不妥,那夏傅被我藏在了烟花之地,若是姑娘实在非见不可让奴婢过两天重新找个地方安置夏傅。”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