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 那个知青长她审美上

祝夏夏在空间修炼了一会才出空间。

今天是新来的知青下乡的日子,七十年代知青下乡最多。

祝夏夏穿了一件格子衬衣,喇叭裤,整个人给人的感觉时尚。

周围的人看祝夏夏的打扮,都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看着自己的女儿就会来一句,千万别学祝夏夏,又懒又馋活该被别人退亲。

有着女孩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不会。

祝夏夏心情特别不好,她又懒又馋的谣言到底是谁传出去的?

好像是在退婚前期开始被传出去的。

前期最多就是娇气一些,后面越来越过分了,就好像那人渣退亲,是理所当然的。

祝夏夏气笑了,这事情跟渣男跟三儿没有关系她都不叫祝夏夏了。

“小姑姑,小姑姑……”祝夏夏听有人叫自己,回过头就看到有银几个孩子跑来。

“小姑姑我们去看知青吧,听说都是读书人。”有银对读书特别感兴趣。

只可惜家里头没有多余的钱,不然这几个娃娃都可以去上学。

“走,我们去看读书人。”祝夏夏牵着自己侄儿的手。

两个人来到山丘上往不远处看,大芙蓉树旁边下来了好几个人。

祝夏夏一眼就看到了其中一个男子。

白衣衬衫短发长裤,跟在场的人打扮没有多大区别。

偏偏他穿就跟鹤立鸡群的鹤,一般孤傲决然。

祝夏夏不得不承认,对方的容貌真的是戳中了她的好感。

无论是那清冷孤傲的气质,还是那绝尘不艳俗容貌,无一不让人心动。

额间上又恰巧点了一点红,让他那清冷绝傲的气质,多了几分惹人怜爱的美。

周围不仅仅是祝夏夏被吸引,别的人也一样。

只不过祝夏夏的目光更加肆无忌惮。

申屠献淡淡抬眸,就看到山丘上站着的少女,少女十六七岁的年纪。

简单的双麻花辫子,在配上齐刘海,在别人身上土的要命的装扮跟发型,她却偏偏给人俏皮的宛如一只狐狸。

尤其是那一双狐狸眼勾人心魂,对方在发现自己察觉她偷看时,不仅仅是没有避开,反而冲着自己笑了一下。

申屠献皱了皱眉头觉得,说祝夏夏轻浮,她看自己的时候,清清淡淡就是欣赏,说没有别的心思。

他又看到祝夏夏的眼神,仿佛在说,谢谢款待。

申屠献跟在祝老爹身后。

祝老爹直接让人拿抽签的出来,最后申屠献是抽中了村长家。

当然有人家的闺女想让申屠献住自己家里头,有着婆娘也动心。

要他住自己家里头,她们干活都会更加高兴。

“村长,你是不是作弊了?凭什么小哥不是住我们家里头。”女人指着申屠献,觉得肯定有内幕,不然怎么跑村长家去住了。

有几个男人皱了皱眉头,拉着自己的婆娘,“胡闹,就这样……”

“不行。”女人开始反对,反正家里头要住一个人,住一个好看的自己舒心。

同行的知青生气了,“我说你们这些女人,还不知道他是谁吧?别看他长的好看,他全家可都被关着。”

说话的是一个寸头少年,十七八岁的模样,冷嘲热讽的看着申屠献,“我说得对吧,申屠献?”

一句话让所有祝家村的人都愣住了,“那还是不要了。”

虽然申屠献好看,问题身份不干净,在好看那都是摆设。

倒是还有着一些女子不甘心,她们觉得申屠献这等容貌,就算她们最后什么不要也乐意跟着啊。

“好了,就住个把月,吵什么吵?来年都去知青点住。”祝老爹还是有着威严的。

周围的人撇了撇嘴,带各自的知青回去。

申屠献提着手中的背包,自始至终都不露一句。

祝老爹也感觉晦气,招了一个这样的人进来。

祝夏夏跟几个孩子在家里头,跳花绳。

祝夏夏作为一个工具人,任由几个人把花绳不断往身上拿。

在看到祝老爹的时候,“爸,这就是我们家里头住的知青?”

“是啊。”祝老爹点了点头,看女儿模样,觉得该不会被这小子迷了眼吧?

“别看了,一边玩去。”

奈何祝夏夏没有听话,还冲着申屠献笑了笑,“你好,我叫祝夏夏很高兴认识你。”

“我住哪里?”申屠献没有搭理祝夏夏,他容貌多招人自己知道。

对于见色起意他没有心思理会,反正等知道自己身份,一个个又会倒脏水在自己身上。

祝夏夏看申屠献模样,也无所谓,直接回去做自己的工具人。

“姑姑,你是不是喜欢刚才那叔叔啊?”有珠七岁了,还是可以看出自己的姑姑对刚才那叔叔很高兴趣。

“长的好看,不过别人看不上我。”祝夏夏笑了笑并没有放在心上。

她也只不过是觉得申屠献长在自己审美上。

如果他愿意跟她来一段自由恋爱,腻味的那一天就散了的感情,她是很乐意的。

祝夏夏对着时代的婚姻没有多少兴趣,因为太惨了。

要干家务活不说,既伺候老公又伺候公婆,没有事情还得带娃。

说一句真的,她对这样的婚姻没有兴趣,二十世纪的婚姻都逼她恐婚,更何况是现在。

不过前世母胎单身到三十岁的她,对男人这东西还是挺好奇,毕竟她大学也偷看过一些小黄文。

可惜大学毕业末世来了,末世里头她容貌绝艳,那些人不想恋爱,都想抓自己做禁脔。

导致自己有一段时间狼狈不堪,后面自己实力上来了,对别人用过的男人她不感兴趣,所以目前还单身。

男人有处女情结,她有着处男情结的人,大家都是人,总不可以就对方要求要干净,她就捡不干净的。

当然等自己不是处了,那时候对方不是也无所谓。

“哦。”有珠点了点头。

祝夏夏揉了揉有珠的小脑袋,“记住姑姑的话,找男人要找干净的,无论是心还是身子都得干净,不干净别要,凭什么别人要求你干净,你就不可以要求别人干净。”

有珠眨了眨眼睛,说真的不是很懂姑姑的话,祝夏夏也没有再多言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