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封妃待嫁

紫宸殿里皇上卧床底声问孔公公:

“纳萧耀为太子妃的圣旨写好了吗?”

“回大家写好了,所有东西也都准备好了。”小心伺候着说。

“嗯,这事需快些做,朕怕会等不了末儿成亲。”

“不会的,大家身体好着呢。”看皇上这样他心疼的偷偷抹了一下眼泪。

“朕的身体朕知道,你还是帮朕快些把这事办好了,朕才能安心。”

“是,老奴这就去宣旨。”

皇上轻轻挥一下手让他快去。

热闹的街道上人来人往,大清早萧瑶就被子舒子语从被窝里拉出来,看着挂着将军镖局的门楣萧瑶丢了起床的不快心情很愉悦起来,黑鬼他们办事还是很快也很急,一夜之间就弄好了。

胡风看见萧瑶来了便点起鞭炮,让人舞起狮子锣鼓喧天像模像样的开张。萧瑶直接进了店里看了一圈地方也不小够百十个人住的,该有的东西也都有。

见萧瑶看完了一边等候多时的几个人呼啦都跑过来,他们都是年轻敏捷的人,都是萧家军杰出的拦棋官,现在脱了军装都一身灰衣精打扮。

“将军,我已经打探到文心城东五十里的红光山有一伙土匪,地方我也找到了,估计二十人左右,都是些不中用的泥腿子,要不晚上我们干一票。”说话的是一个长相平凡两眼放光小伙子。

“将军,我这个肥,在城南四十里一个莲花山上,有五十人当家的还是个漂亮女人,我看了可漂亮了,可以抓回来给将军做媳妇儿。”这人说着说着就不正经开起萧瑶玩笑了。

“停。”萧瑶看出来了,这几个人是把城外百里内都探一遍了,一个个的怎么比他还心急,又没人抢那些土匪还能跑了不成。

“爷这是开镖局还是当土匪呢!打人要有理,没理你打人家会被人家反咬一口的。”萧瑶说的义正言辞,大义凛然看的众人直翻白眼。

“咳……那个稍晚点黑鬼你带着一队人出镖东城,胡风你南城,记住出镖要有出镖的样子,武鸣你给他们整镖物,爷银子没有,石头随便装……”话还没说完就见风风火火跑来一个护卫,见到萧瑶行礼说道:

“将军,宫里来旨了,让你快回去接旨。”

该来的还是来了,她点头表示知道了。

“其他人找子语给你们分配,不过要给爷留一镖,回府。”她这一吩咐子语立马被一群粗汉子围着,看着挤挤攘攘的人她淡定从容地吩咐着,好似不是一次两次这样了。

萧瑶骑马就往家赶孔公公带着大队的人正往萧家大厅搬东西。

“哎呦!小心点,轻点轻点,这东西打坏一个你们一辈子也陪不起。”几个夫人看着这阵仗有点懵,不知如何是好,萧楠陪着笑的问:

“公公,这是……”

“等会宣了旨你就明白了。”孔公公也高兴的买着关子。

宫里这阵仗一下惊动了整个文心城,不少高官豪爵都动人打听起来。

“公公请喝茶,舍弟应该快回来了。”

孔公公一边盯搬东西人边抿一口茶水说:

“当真的舍弟快回来了,不是妹妹。”说了又去喝茶,借机看萧楠震惊心慌的样子。

“这……”正在他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萧瑶大步流星走来:

“官家说爷是什么便是什么,你说是不是孔公公。”萧瑶笑颦如花。

“咋家失言了,萧……将军接旨吧!”说着他就站起来从旁边小公公手里拿过明黄色的圣旨。

萧家众人立马焚香跪地扣首,萧楠也被家仆架下轮椅跪地。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闻大将军府嫡长女萧瑶娴熟大方、温良敦厚、品貌出众,朕躬闻之甚悦。今太子年早已弱冠,适婚娶之时,当择贤女与配。值萧瑶待宇闺中,与太子堪称天设地造,为成佳人之美,特将汝萧瑶许配太子为太子妃。一切礼仪,交由礼部与钦天监监正共同操办,择良辰完婚。

布告中外,咸使闻之。

钦此。”

“萧瑶接旨,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众人也一起高呼完万岁才起身。

“恭喜大将军,贺喜大将军。”孔公公眉开眼笑的说。

“同喜同喜。”说着萧瑶偷偷塞给他俩张银票。

孔公公偷偷瞄一眼一百两一张的更是开心:

“萧将军,看咋家给你带回了什么。”说着他挥一下手,一个小太监端上一个红绸布盖着的托盘,孔公公挑开红绸布上面赫然放着萧瑶的兵符印信。

“这……”萧瑶一时看不明白官家的意思了。

“皇上说了,萧家军永远都是萧家的,将军既然是嫡传的便是将军的,谁也抢不走。将军好生拿着吧!皇上还说了,怕将军不知道宫中的规矩特请了皇后娘娘身边的桂嬷嬷来教将军。”一直没人注意的角落里一个严肃的老嬷嬷对萧瑶躬身行了一礼,孔公公又接着说:

“皇上让钦天监看了,下个月初有好日子,便把婚结了。将军好生准备吧!咋家回宫复命了。”

“公公慢走。”

送走了公公桂嬷嬷上前就说道:

“将军,从明日起老奴便开始教将军宫中礼仪。”

萧瑶点头婶夫人立马让人给桂嬷嬷安排住处。

“阿瑶,都是哥哥没用,才让你……”他一心愧疚,帮不上家里还拖累着大家。

“看你说的什么话,能做太子妃那是多少女子梦寐以求的事,我可是未来的皇后多荣耀。”她笑颦如花的说。

“阿瑶,是我们拖累了你,你不想嫁我们便回老家过普通人的生活。”姑夫人歉意天真的说。

“姑姑,不怨你们,这是我自己选的。大好的日子莫说这些丧气话,应该高兴的毕竟我是娶太子的。”天下之大可没有他们一大家的容身之处。

完了,就她这性子怎么做太子妃,莫不会嫁了没两天就给休了吧!众夫人担忧,心想需要好好教导。

“我还有事需要出去,今晚不回来了,不用等我。”说着一溜烟就跑了几个夫人甚是无奈。

“阿瑶……”看着急急忙忙跑走的萧瑶姑夫人立马叫着,而萧瑶充耳不闻。

“姑姑,就由着她吧!也没几日快活日子了。”萧楠心疼的说。

“我是怕她这性子在那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吃亏得教她些。想想她一个女儿家这些年必定受许多许多苦,别人家的官小姐都是深闺里蜜罐里养着的,自己家的却……”不禁黯然泪下,说的其他两夫人也哭

“姑姑,婶婶莫哭了,以后我们多疼她些补回来就是了。”嫂夫人抹着泪安慰着。

“去了那地方,那还能见到人。”说着婶夫人哭的更凶。

“娘,瑶妹妹的嫁妆还需要你和姑姑置办呢!她那把自己当男子的性子怕是连嫁妆都不知道是什么,你们哭坏了瑶妹妹要没有嫁妆就出嫁了。”萧楠这样一说,几人便不哭了,暗暗决定把萧瑶的嫁妆办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把这些东西都搬到阿瑶住处去。”姑夫人吩咐着下人。

“是。”众仆人答应一声就开始搬了。

萧楠做在轮椅上看着忙碌的众人目光悠远呆滞。

萧瑶接了旨就急匆匆赶回了将军镖局,进去一看原本人满为患的镖局现在没人了,连子舒子语都不见了。

“人呢?出来个活的。”萧瑶大叫一声。

“将军,子语军师说镖局马车不够她去买车了,这里只有属下一人了。”一个老实巴交的中年男人跑来说。

“马车不够不是应该买马车吗?为什么只买车。”

听了这话男人像看傻子似的看着他家大将军心想将军什么时候变的比自己还笨了,心里想着口里可不敢说出来:

“将军,我们有的是马,还是好马。”

萧瑶一拍脑袋道:

“你看爷这脑袋,对了,爷让他们给爷留的镖呢?”

“将军,子语军师说城西南二十里的山林有一处镖,还说那伙人不多但最是厉害,要留给将军你一人去,由于镖车不够,将军一人就不需要推车了。将军,你能带上我一起去吗?”说完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可以,牵马我们夜袭。”萧瑶一脸狡诈的笑。

“是。”中年男人憨厚的笑着去牵马。

是夜,漆黑一片山林中猫头鹰毛骨悚然的叫着萧瑶和中年男子小心翼翼的在杂乱的丛林中行着。

“王索东,是不是快到了。”萧瑶小声问着。

“将军,河共拦旗官说的地方就是这一片。”

萧瑶东张西望也没有看到哪里像有土匪的一样。

“将军,哪里有火光。”王索东给萧瑶指着一处破庙。

“走,去看看。”说着就飞身跃起朝火光的地方跳跃过去。

“将军,等等我啊!”王索东一路小跑跟着。

萧瑶来到火光处才看清是一座破庙,两个衣服破烂像猎人装扮的汉子正收拾着野鸡野兔,见萧瑶出现立马拿起棍棒,自治弓箭警惕起来:

“你……干什么的,没事就快走,我们可是山匪。”一个胆大的高声说。

“将军,等等我……”

王索东急急忙忙冲进来停下步子,却见那两个噗通一跪带着害怕的哭腔说:

“将军饶命,我们俩兄弟本是猎户,家里没法过了才带着我们娘来这山上打猎过活,将军饶命。”说着磕着头,把暗处草堆里睡觉的老妇人都惊醒了。

“王索东,这就是他们说的土匪?”怒气说道。

“我……我不知道啊!”好怕怕。

“给他们点银子,走,找子语算账去。”如此坑她这丫头要造反了。

那母子三人楞然地看着王索东放在地上的二十两银子,木然看着两人走都未敢说一个字。

王索东在萧瑶后面紧跟着,看着自己家将军兴冲冲来,气呼呼走心想子语军师完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