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见了活阎王似的?!

看着吃瘪的陆仙韵,陆云初心情大好地坐上马车,翘着二郎腿,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夏参和陆云初同仇敌忾,一脸亢奋:“郡主,接下来怎么办?”

陆云初摊开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梦境中两个相反的场景相互交替,让人分不清真假。

既然如此,自己便走一步看一步,不让悲剧重演,也不恶意出手伤人。

“要是世子在就好了,不用郡主操心这些,”夏参皱着眉头,略微感叹,“郡主,世子什么时候能够回来啊?”

陆云初眨巴着大眼睛,语气中透露出欣喜:“京都城外土匪作乱,皇上派遣大哥前往镇压,大哥上次来信提及已平定匪乱,想必过些时日将会归来了……”

…………

原山阁内香烟袅袅,淡淡地清香飘荡在空中,渐渐地让人沉醉其中。

定远将军有些不知所措,慌乱中拿起手中的清茶一饮而尽。

不远处的亲信看着他把清茶喝下,嘴角勾起似有似无的微笑,随后恭恭敬敬地站在一旁。

“殿…殿下,你为何一直看着老夫?”定远将军被盯得毛骨悚然,内心慌乱,坐立不安。

——难道是自己做了什么错事,惹恼了殿下?

裴承湛垂眸,遮掩住瞳孔之下利光:“如此看来,定远将军并不知此事。”

“定远将军,书院布局图可策划好?”裴承湛慵懒的调整了一下姿势,不缓不急道。

“啊?哦……”定远将军松了一口气,原来殿下问的是这个。

“回禀殿下,”奇怪,眼前怎么出现了两个太子,且在不断摇晃,“书…书院布局图已经……”

话音未毕,整个人便晕倒在桌子上。

“将军?你……”裴承湛轻轻摇晃着定远将军,竟发现自己也有些头晕,扶额撑头。

片刻,裴承湛也晕倒在桌子上。

“快!拿下太子!”

乔装打扮的刺客面露喜色,纷纷拔出腰间佩刀,砍向裴承湛。

“护驾!”

侍卫时刻保持警惕状态,大喊一声,拔出佩刀,斩杀刺客。

“铿锵——”

侍卫出手迅速,一刀毙刺客之命。

“该死的,中计了!快撤!”刺客看着有备而来的侍卫,惊慌失措,他们竟被反算计。

侍卫并不给他们逃跑的机会,前后夹击。

一阵厮杀,刺客死的死,伤的伤,纷纷败下阵来,最终全军覆没,仅剩一人。

裴承湛居高临下的睨了一眼跪地的刺客:“谁派你们来刺杀孤?”

“你休想知道!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刺客内心慌乱,准备咬破口中的毒囊,服毒自尽。

——四皇子待他恩重如山,就算是死,他绝不会背叛主子。

裴承湛拿着长剑抵在他的咽喉,嘴角擒着若有若无的笑:“把他带下去,切掉四肢,做成人彘,送到四皇子府中。”

不知这份大礼,四弟可喜欢?

刺客瞪大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你…你怎么可能知道……”

侍卫得令,把刺客拖走。

醉香楼欢声笑语,热闹非凡,寻着女子软糯清脆的吟笑声,眼前豁然一亮,楼上楼下香艳妩媚。

恍惚间,一名侍卫穿过人海,慌慌张张地往阁楼里跑:“王爷,王爷……”

“想死是吧?”四皇子裴浩南搂着怀里的十三娘,一脸不耐,“竟敢打扰本王好事?!”

闯进来的侍卫跪在地上,抖抖索索,不敢抬头:“王爷,暗卫传来书信,说是计划失败了……”

“什么?一群废物!”裴浩南猛地把怀里十三娘推开,直冒冷汗。

他快速整理好着装,来不及安慰美人,便匆忙走了。

“王爷……”一名面容妖艳的女子娇滴滴唤着已经跑远的裴浩南,从最初的依依不舍的神色不明,“失败?”

裴浩南一路回府,发现并没有异常,微微松了一口气,想到和神秘人来往的书信还未销毁,赶紧打开房门,却看见血淋淋的人彘摆在正中央。

血色画面冲击感十足,他瞳孔微缩,双腿颤抖跪坐在地。

“啊啊啊——”

“来人,快来人……”

裴浩南慌神大喊,最终受不住吓晕倒地。

躲在暗处的裴承湛冷眼旁观倒下的四皇子,手里拿着侍卫搜集的一封书信。

此场刺杀谋划,可不仅仅是他的四弟一人。

而是有人借刀杀人,想要坐收渔翁之利。一名侍卫恭恭敬敬行礼:“殿下,十三搜集到丞相府密报,已在飘香楼等候,静待命令。”

裴承湛颔首:“走。”

飘香楼内,一名翩翩公子摇摆着手中的玉扇,风流倜傥。

“小二,把所有的好菜都来一份!”陆云初抛玩着手中的钱袋,朝着店小二吩咐道。

“好嘞,客观稍等!”店小二连忙答应,满眼放光的看着钱袋。

夏参一脸无奈:“郡…公子,咱们还没见到王爷便偷溜出来,被发现了可如何是好?”

不过,之前被关在长安寺里练功,确实许久未到京城游玩。

陆云初摆摆手,一脸无所谓:“不用担心,大哥还没回来,便宜爹要忙自己的事,没空管我们。”

一阵菜香扑鼻而来,引得肚中馋虫蠢蠢欲动。

“哇!好香啊!是什么菜肴,回去我也要试做一份!”

陆云初顺着香味走到窗边,由于被窗户遮挡,便微微探头往隔壁间一瞟。

菜倒是没瞟到,却瞟到了一个大熟人。

无意间的对视,让陆云初整个人都吓了一跳。

“虾米?!太子殿下怎么会在这里?不过,这恰好说明他成功躲过暗杀,好事啊……”陆云初神色犹如调色盘,震惊、担忧、窃喜一应俱全。

——不过,他应该不会认出我来吧?!

裴承湛听到陆云初的心声,敛下眸子中的深色:“孤与他见过?他为何知刺客偷袭之事?”

那双似星辰大海的眸子,恍惚间让他想起愿舍命救他的小丫头。

他不紧不慢地站起身子,吩咐侍卫去隔壁间把人‘请’过来。

夏参满脸狐疑:“郡主,你没事吧?怎么慌慌张张的,像见了活阎王似的?”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