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新生

突如其来发生了这样的事,那几个抬轿子的直接就吓坏了,大冷天的,这水里都结了薄薄的一层冰,人进去了那还能活得了?

他们总不能进去救人吧,这不过就是老爷花钱买的一个玩意儿,犯不着把命都搭上,回去复命,大不了挨顿板子。

“走走走,赶紧走,这事儿可不能沾身,人命官司啊,这么黑,这个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儿,这小妞跳进了水里,肯定是活不成的。”

几个人跑得比谁都快,又想起得把轿子抬走,赶紧回来了,很快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在江家,那几人把人抬走了之后,张氏也就进了里屋,把方氏给松开了,方氏着急往外跑,一下地,腿一软就歪在了地上。

她被绑了一下午,这会儿腿都麻得不行了,哪里走得动道,可她就是爬也要往门外爬。

张氏说道,“老二媳妇儿,你这是做什么?我也是为了雪丫头好啊。”

方氏忙说,“娘,你怎么能这么狠心?竟然让雪儿去给人做妾,这样的事你也做得出来,我平时敬您,您说什么就是什么,可没想到我的闺女却会被你们给卖了,就为了银子,你们竟然这么对雪儿,我要去找村长帮忙,我现在就要去。”

她的腿麻得不行,方氏拼命的揉着,稍微能站起来了,她就往外面走,李氏忙说,“娘,真让她去啊?”

张氏摆了摆手,“人都已经走了这么久了,哪里还追得上?这是咱们自家的事儿,村长也不一定管,你今日拦着,明日也拦着?总是要出去说的。”

李氏跺着脚说,“这怎么成啊,要是让别人知道了,家中有人给人做妾,这名声可不好听,以后承业还要考功名呢。”

张氏一拍桌子,“你做这事儿的时候就没想明白?现在倒是想着你的承业了,我早就跟你说,这事儿是瞒不住的,行了行了,由她去。”

方氏走一会儿揉一会儿脚,终于没那么麻了,她赶紧就往村长家里跑,在外面拼命的拍门。

这会儿夜已经深了,家家户户都已经睡下,只有他们家今晚有事,所以都还醒着。

听到外面有人拍门,家里的狗一阵狂吠,村长一家都醒了,赶紧来开了门,见外面是她,村长忙说道,“大河媳妇儿,怎么是你呀?这大晚上的出什么事儿了吗?”

方氏哭着说道,“村长帮忙啊,快去把雪儿救回来,我娘和大嫂跟外人合谋,把雪儿给弄走了,说是要抬去给人做妾,这事儿我们肯定是不应的,她们还给雪儿下药,村长,求求您了,一定把雪儿给救回来。”

方氏说着,直接给他跪下了,甚至还要磕头,村长赶紧扶住了她,“老婆子,你快出来。”

屋里紧接着就出来了人,大家扶住了方氏,村长大致也知道了这是怎么回事,赶紧去左邻右舍喊了人,拿上棍棒,不知是要抬去哪家,他们只能是顺着去镇上的路找,走快一点儿说不能还能追上,万一中途停下来休息呢?

一共去了十来个人,方氏也想跟着去,村长媳妇儿拉住了她,“大河媳妇儿,你别急,这人都已经去了呢,他们要是能追上,肯定是会把雪儿带回来的,你婆婆也是,怎么能做出这种糊涂事来?咱们响水村穷是穷了点,可还没哪户人家的姑娘给人做妾的呢,这实在太不像话了。”

方氏这会儿哭得昏天暗地的,就怕追不上,她闺女真要是被人给抬回去了,那还怎么能重新嫁人啊?以后都掉进了火坑里,她就那么一个闺女,怎么办啊?

江敬雪刺了自己一剪子,又跳进了水里,只感觉身体不停的下沉,渐渐的就失去了知觉。

她就要死了,就这么离开了人世间,至少没被人给玷污,留住了清白,只是可怜了她的爹娘,他们该多伤心啊?

“看见了吗?这就是你生的机会,她和你一样,有着悲惨的命运,她已经活不成了,可你,可以替她活下去。”

江雪听得有些愣,“重新活一次,还是替别人?”

“是替别人,也是替你自己,你命不该绝啊。”

江雪还是不明白,“什么,老神仙,您说明白一点啊!”

“来不及了。”

话音刚落,江雪只觉得脑袋一阵眩晕,紧接着就是蚀骨的寒冷,这是怎么回事?她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会觉得冷?

有人将她拦腰搂了过去,江雪晕呼呼的,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胸口好痛,身上好冷,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该去向何处。

现在她似乎是在水中浮沉,远处隐隐有火光,看不大分明,渐渐的靠近了,她耳边有人在喊,“救命啊,救命,这里有人!”

远处有人说话,火光越靠越近,身后的人在和他们交谈,江雪知道了,有人在救她。

有人救就好啊,她可以放心的……晕过去了。

岸上两个人脱掉外衣跳了下去,帮助水中的人把人送到了岸边,村长看清了脸,立马喊,“是敬雪,快快快,去两个人,把李老头请过来。”

他们出来就是要去追江敬雪的,没想到在这里遇上了,可却没办法松口气,看这样子,伤得不轻啊,也不知道能不能救活。

村长的儿子背着江敬雪往村子的方向走,其他人在边上照亮,走了几步村长又回过头问,“刚刚救了敬雪的人呢?”

“已经走了,不过我看清了,是墨池坝胡秀才的儿子。”

“那成,看清了就好,得好好谢谢人家才行啊。”

再次醒来,江雪环顾四周,屋里没有人,她也没有出声,她得好好琢磨清楚。

如果她的理解是正确的,那么,现在她应该是……穿越了?

昏睡过去之前的事她还记得,她被炸死了,可遇到了一个老神仙,老神仙说她命不该绝,能再活一次,可还要帮着另一个人活。

如果没想错的话,现在的她,已经变成了另一个人,她,从江雪变成了江敬雪,可以重新体会这世间的琐碎。

江雪微微一笑,这一回,她要好好活啊,毕竟,她还要替另一个人活着。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