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不承认自己猥琐

那人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一步,双手背在身后。

这是一种试图与对方保持距离的姿态。

顺着他的右臂往上看,一张棱角分明的脸映入杨梅的眼帘。

男人约莫二十三四岁,小麦色肌肤,深邃的眼睛,薄嘴唇,猛一看去有些清冷,但就是莫名地让人移不开目光。

顺着这张英俊的脸往下看,是一身墨绿色的迷彩服,黑色马丁靴,一米八几的身高让人非常有安全感,看起来挺拔但又不会显得过于魁梧。

帅哥啊,不知道是不是传说中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呢?

杨梅心里歪歪了一下,眼睛便不自觉地凝神看了过去。

宽肩窄臀,八块腹肌,三角区内......

“唔!”她猛地捂住了鼻子,转身飞快地冲进了卫生间,砰一声关上了门。

留下了门外一脸错愕的杨树林几人。

“呃,君先生,对不住啊,小梅一向胆小怕羞,你别介意。”杨树林有些尴尬地为女儿无礼的行为找了个听起来合理的解释。

女儿自从受伤醒来后就再没闹腾过,对人也和气大方,比以前懂事多了,今天这是怎么了?

君明远瞅了眼卫生间的门,深邃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光芒。

“不要紧,小女孩嘛,怕见生人很正常。”他笑道,走进了病房。

这是间单人病房,本来当时余秀珍打算要多人间的,但刚好没有空床位了,杨梅的情况又紧急,便只好住了进来。

君明远扫了一眼整齐的病床,“看样子今天可以出院了,眼睛已经完全好了吗?”

“是啊,全好了,正打算去办出院手续呢。”杨树林搓了搓手,“说起来还真是要多谢君先生了。”

君明远摆摆手,“杨师傅客气了,举手之劳。毕竟她受伤我也有责任,尽点微薄之力还是应该的。”

听到这话,杨树林一家就更觉惭愧了。

自家这个不省心的孩子,为了威胁父母跑到马路上,差点害人害己不说,现在见到客人连招呼都不打一个就躲厕所了,真是不懂事,哎。

不知道自己被碎碎念的杨梅此时就更郁闷了。

她指着镜子里的自己咬牙切齿:“我说你怎么就那么没出息呢?不就是看见一个长得还不错的小鲜肉么,用得着这么犯花痴吗?”

她刚刚真是不小心把人看光了的,这个透视眼怎么用她还不熟练,只是心里稍微“邪恶”了那么一下下,谁知道就真的看到了人家的裸体,还差点流鼻血...

上辈子也看过不少帅哥,什么花样美男,肌肉壮汉,在她眼里也就那么回事。她是个颜控,唯一交往过的那个男人虽说很渣,但不可否认长得不赖,却从来没有让她有好奇对方衣服里面长什么样的欲望。

是透视眼异能的失误,反正她坚决不承认是自己猥琐。

杨梅双手捂脸,感觉脸上有点火辣辣的。

真是丢人丢大了,幸亏没有人知道。

听到外面传来断断续续的谈话声,再躲在厕所里实在太不礼貌,杨梅定了定神,打开门走了出去。

余秀珍忙把她拉到君明远面前,介绍道:“小梅啊,这是君先生,那天就是他和妈一起送你来医院,还帮忙交了住院费的,还不赶紧谢谢人家!”

杨梅抬头看了眼君明远,脑海中却立马浮现出对方没穿衣服的样子,她急忙低下头掩住眼中的不自在,低声说:“谢谢君先生。”

“那天要不是君先生及时转了弯,你现在哪可能只是伤了眼睛啊,小命都要没了。”余秀珍恨铁不成钢地道,“因为你的莽撞,君先生的车都撞坏了,人家还帮忙送你来医院,今天还特意过来看望你。”

“啊!”杨梅终于明白了,她猛地抬头叫道:“原来你就是那个货车司机!”

君明远扬起唇角笑了,“没错,我就是那个货车司机,也是那个撞到玻璃害你眼睛受伤的人。”

明明不笑的时候一副清冷疏离的模样,笑起来却好似冰雪融化,春暖花开。

杨梅暗暗咽了咽口水,她无法否认,这男人长得真是自己的菜......

余秀珍怕她怨恨君明远,忙解释说:“这事不怪君先生,在那种情况下,要不是君先生及时转了弯,你还不知道会怎样呢,以后可不能再这么任性了。”

杨梅被说得脸微微发烫。

虽然是原主干的事,但是她既然接收了人家的身体,自然也得接收她的过往。在帅哥面前被父母训,一向脸皮厚的她感觉有些不好意思。

君明远看出了她的窘迫,很快就转移了话题,和杨树林几人攀谈了一会就离开了。

他走出医院大门,径直坐进了一辆停在路边的黑色轿车。

“怎么样,看出什么了吗?”驾驶位上穿着白色衬衫黑色西服的年轻男人转过头问。

君明远的手肘随意地撑在车窗的位置,修长的手指弯曲着靠在高挺的鼻侧,沉思了一会才道:“说不好,那家人看起来似乎没什么问题。我们之前也做过调查,杨树林一家确实是普通市民,没有任何迹象显示跟豹子有关系。”

年轻男人皱着眉头拿出湿纸巾递给他,一脸嫌弃,“刚从医院出来,还没洗手呢,别拿手蹭鼻子。你知不知道,医院是细菌最多的地方,而鼻子,是人的身体最脆弱的部位之一!”

“白程宇,你迟早得被自己的洁癖累死。”君明远接过湿纸巾,随手塞到口袋里,“行了,大男人别穷讲究了,说说你的看法。”

“依我看,可能真是事有凑巧了。那天你跟踪豹子的时候,那小姑娘突然冲出来挡了你的道,结果让豹子溜了。就算她是豹子的人,也不至于傻到以身犯险吧?毕竟当时你要是没转弯,她可就没命了。”

豹子是西南边境的一个大型走私团伙的主要成员之一,这个团伙最近被华夏派人歼灭,几个主要成员被杀的杀,活捉的活捉,只剩下豹子还在四处逃窜。

他的警惕性非常高,又有反侦察经验,沿途甩掉了好些人,而君明远身为全球头号赏金猎人,还是“天御保全集团”的接班人,就被公司大BOSS派了过来。

设置
字号 18
颜色